作为共享单车市场占有率最多的两家企业,摩拜ofo 究竟还能撑多久?这是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也许会有人会觉得很遥远或者说完全没有必要回答:以摩拜和 ofo 的估值及市场占有率,这两家企业的地位几乎是稳如泰山,怎么可能就倒下。一个互联网公司拥有如此大的体量与估值,怎么可能轻易倒闭?
 
如今的互联网企业早已和原来不是一回事。虽说投资机构越来越多,但是投资者被教育的也越来越多,不盈利或者未来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的互联网企业融资将会越来越难。摩拜和 ofo 虽说拥有着许多互联网难以企及的体量和用户,但是每天所需要的运营成本以及固定资产损耗都小不了。
 
简单来说就是盘子越大赔的越多,钱再多也烧的完。
 
如果说单单是赔钱还不会令人联想到摩拜倒闭,但来自摩拜内部的一个小消息却令我大吃一惊。2018 年有摩拜的小伙伴传来消息说摩拜的年会非常简单,而原本该有的众多福利和年终奖被砍掉大半。
 
看到这条消息,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摩拜不是要倒吧。想想还是仔细分析一下,最后发现,不仅胡玮炜的摩拜可能要倒,戴威的小黄车似乎也不能幸免。
 
像此类互联网科技公司,其年会一般是非常热闹,而且奖品丰富,随便拍个照发朋友圈都能羡慕死一片人。而此次摩拜据说是高层举办了一场篮球赛就草草结束,丝毫没有互联网大公司该有的大气。高调的年会对员工而言也是一种激励,摩拜选择不举办年会并且砍掉大部分福利及年终奖,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摩拜没钱了。
 
ofo 就更不用多说,戴威这个年想必是过的不安生,抵押自己的全部身家抱着马云爸爸的大腿求包养。
 
古人说管中窥豹可见一斑。通过摩拜的内部消息以及目前公开资料,对摩拜和 ofo 做一个简单预测,一家之言,欢迎高手在留言处留言指正。
 
先说说摩拜
摩拜单车创立于 2015 年。创始人胡玮炜的一句“创业不成功就当做公益”的公开发言在互联网广为流传,摩拜单车也备受人们喜爱。
 
当时的摩拜是不缺钱的。许多投资机构是提着猪头进不了庙门,有钱你也投不进。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曾说投资摩拜这样的企业无疑是非常正确的,可见当时的摩拜是有多火热。
 
然而,正是从摩拜的融资上可以看出一些衰退的端倪。
 
2015 年 10 月,A 轮,数百万美元;2016 年 8 月,B 轮,数千万美元;2016 年 8 月,B+轮,数千万美元;2016 年 9 月,C 轮,1 亿美元;2016 年 10 月,C+轮,金额未定;2017 年 1 月,D 轮,2.15 亿美元;2017 年 2 月,D 轮,新引入新加坡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 的股权投资 1 月至今金额超过 3 亿美元;2017 年 6 月,E 轮,6 亿美元。
 
从摩拜的融资节奏上不难看出,自 2016 年 8 月份开始,少则一两月,多则三四月摩拜就会获得一次融资,这与摩拜大幅扩张的节奏有关。一个正常的公司总是保持着自己融资节奏。摩拜在 2017 年 6 月份进行 E 轮融资后却再无其他融资,时间上已经过去有近 10 个月的时间。
 
临近春节时,网络上一直流传摩拜下一轮融资已经完成,金额更是高达 10 亿美元,腾讯美团皆有投资,但随即美团表示并未参与摩拜的融资。这表明,所谓的 10 亿融资大概还在合同上,很可能是摩拜放出来安抚供应商以及员工的烟雾弹。
 
据公开数据显示,目前摩拜已经在全球 200 多个城市投放了约 800 多万辆单车,日订单超 2000 万。如此庞大的数量,其运营成本(车辆投放、损耗及调度维护等)肯定是没办法小下来。
 
而摩拜 10 个月还没有融资,以摩拜的体量来说日子可能得紧着点过,这也是为什么摩拜并未举办年会。还有一个现象也可以说明这点:过完年后,摩拜已经取消月卡优惠,月卡充值从每月 1 元或 2 元变成正常的每月 20 元以及包年 240 元。也就是说,摩拜在融资无望的情况下得靠自己营收,只是这点钱靠谱吗?
 
在融资无望的情况下,摩拜急功近利想要打造完整出行平台,其目的很明显,借助共享汽车完成一个简单的出行闭环,并借此打破目前共享单车面临的困局。
 
于是乎,整个 2017 年,摩拜都在快马加鞭地从共享单车向出行平台转型。2017 年 5 月,摩拜宣布神州专车入驻摩拜“生活圈”;9 月,摩拜又与首汽约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 APP 中新增了网约车入口;10 月,摩拜与滴答拼车达成合作,在摩拜 App 新增“拼车”服务入口;12 月,摩拜在贵州省贵安新区正式启动了其共享电动汽车业务。
 
但是,自 2017 年 12 月 29 日摩拜宣布共享汽车项目以来,共享汽车版图迟迟未扩张。目前,项目仍在试运营阶段。相反,摩拜共享单车却呈猛烈的扩张趋势,3 月 8 日,摩拜单车又宣布,在国外智利首都圣地亚哥正式投放单车。
 
这就有点看不懂了,从摩拜共享单车与共享汽车布局体现出的快慢两面来看,似乎与摩拜 CEO 王晓峰所说的理想“摩拜要建立一体化的绿色智慧交通立体模式”还有不小的差距。而且摩拜大力度拓宽海外市场也面临着不少的问题,比如单车停放管理、相关政策以及人为损坏单车等问题依旧存在,这也给摩拜增加了额外负担。
 
摩拜希望依靠共享汽车来改善目前的状况似乎过于理想,共享汽车的水不比共享单车浅。目前已经入局的老牌强者如滴滴出行、美团、携程等都不是好惹的,摩拜想要从中分一杯羹难度不小。
 
相较于 ofo,摩拜属于重资产运营。不仅自己建设自行车工厂,还在富士康有着自己的生产线,这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摩拜的负担,特别是在没钱的情况下。
 
再说说 ofo
讲真,ofo 的危机比摩拜更大。对 ofo 而言,合并是不错的选择,这对摩拜也是如此。朱啸虎一直不遗余力的推动双方进行合作,真格基金徐小平也在公开场合表示双方将会合并。
 
合并对企业有好处,对投资人收益最为明显,量更大,寡头效应更加明显,估值又将上升一个层次。但是对于创始团队而言却未必是件好事,很可能需要一方创始团队出走,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大众点评的张涛,去哪儿创始人庄超辰。
 
而摩拜与 ofo 的合并,创始人胡玮炜和戴威估计都会出局。因此戴威坚决反对合并,而是要按照自己的理念打造公司。
 
无奈,没钱啊。因为粗放式的扩张,后续运营成居高不下且车辆损耗十分严重,ofo 比摩拜还缺钱。
 
网络上风传 ofo 融资因为滴滴的不签字而罢休。然而快要过年时,戴威给滴滴来了一记狠的。为了绕开滴滴的阻挠,戴威将公司动产全部抵押给阿里巴巴以此来获得阿里巴巴的投资。3 月 14 日,ofo 宣布完成 8.66 亿美元的 E2-1 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
 
这笔钱可谓是救命钱,让 ofo 在春天重新缓回了一口气。而 ofo 的老对头摩拜却没有得到融资,接下来戴威想必是可以尽情的使用资本碾压了吧。
 
但是,戴威这样干真的不是在饮鸩止渴吗?就像口渴的人喝海水一样,最终结果就是越喝越渴。
 
工商信息显示,ofo 创始人戴威早已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两次将其资产共享单车作为质押物,换取了阿里巴巴共计 17.7 亿元人民币的融资,而此次融资也包含在本轮融资之中。也就是说,ofo 戴威选择的是股权与债权并行的融资方式。然而事实上,股权与债权并行融资并不像媒体报道的那样完美简单,说难听点这就跟借高利贷一样。
 
这样的融资方式可能出现在传统行业,但是在互联网科技行业应该是第一例。之所以说可能会越喝越渴是因为这笔融资还有着条件,就跟对赌协议相似。
 
想想看,ofo 是靠什么向阿里巴巴借钱,没错,是这些小黄车。那么当 ofo 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其他事先约定的情形时,作为阿里的债权人便可以与担保方协商以抵押物折价,或者拍卖、变卖取得相应价款。也就是说,与传统融资模式不同,此轮融资不仅包含传统的投资占股过程,还包含投资人和被投公司的债务关系。
 
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一笔高利贷。如果到时候戴威不能还钱,那么阿里巴巴就要把小黄车收走,这也就意味着 ofo 彻底没有翻身的可能。戴威估计也是被逼的没办法,这才来破釜沉舟一招。要么浴火而亡,要么浴火重生。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年内,ofo 基本不大可能再获得其他的融资,如果不能依靠这两轮融资干掉摩拜,那么 ofo 自身的处境就会很危险,其命运堪忧,改名换姓也可能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但是 ofo 真的有这样实力一举干掉摩拜吗?恐怖不见得,只怕最终的结果会是两败俱伤,反而白白便宜滴滴的青桔单车和阿里巴巴的哈罗单车。
 
多方绞杀
摩拜和 ofo 的风险还不只是来自于双方,在二线梯队上,滴滴的青桔和阿里巴巴的哈罗正在被孵化出来,而且渐渐有后来居上的感觉。
 
目前,哈罗单车作为阿里巴巴的亲儿子,待遇自然和 ofo 不一样。2017 年连续获得多笔融资,2018 年刚过完年,在老牌对手摩拜和 ofo 月卡上涨到正常的 20 元每月时,哈罗单车反其道而行之,开启全国免押金免费骑活动。
 
哈罗单车方面表示,这项活动预计到今年年底辐射 1.6 亿骑行用户,免除押金总额超过 300 亿元。可以预见,在如此强力的活动下,无数的用户将会转身投入哈罗单车的怀抱。不要把用户想的那么复杂,在明显的对比面前,用户的选择往往非常简单。
 
此外,哈罗单车的免押金活动对于用户而言也是不小的诱惑。
 
2017 年被称为彩虹大战的一年。从刚开始的混战到最后一种又一种颜色慢慢消失,用户对共享单车的押金安全十分担忧。一旦共享单车企业倒闭,怎么把押金退回来是一个问题。经历过酷骑和小蓝单车退押金后,用户对于不要押金的共享单车会更加放心。
 
而滴滴自己孵化的青桔单车活动跟哈罗单车几乎一模一样。用户争夺大战再次开启,而摩拜和 ofo 却只能够靠吃老本度日。
 
在完成出行闭环上,滴滴也比摩拜更具优势。滴滴出行作为网约车的龙头老大,配合青桔单车短程出行,一个完整的闭环似乎已经实现,而摩拜在发表宣言表示启动项目后却没了声响。
 
除此之外,押金将面临监管也将是制约摩拜小黄车发展的一环。
 
例如摩拜的押金需要 299 元,乘以巨大的体量也是一笔不小的流动资金。尽管摩拜单车称,始终把“保障用户押金安全”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并确保用户可随时退押金。但这只是提到押金安全有保障、可以实现秒退,押金是否他用依旧不清楚。随着押金监管的落地,摩拜小黄车的可用资金将进一步减少。
 
总而言之,结合上文所说的已知条件,我们做出一个大胆的预测:摩拜和 ofo 已经离死不远,2019 年将会出现明显征兆,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反而便宜滴滴和阿里巴巴,不信的话一起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