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亏损,越追求利润、营收下滑的越多。
 
十五个季度连续亏损的 HTC 多少让人有点亏损疲劳。当然,亮点还是有的,例如在 Q4 创下历史亏损新高,财报发布后反而大涨了一波。
 
事实上,2018 年 1 月、2 月,HTC 依旧保持营收环比下滑的趋势(15.3%,23.2%)。不出意外,2018 年 Q1 营收又将再创历史新低(HTC 将智能手机业务大部分资产出售给谷歌的交易今年 1 月底才完成,相关利润将被计入今年第一季度业绩中)。
 
 
VR 头显 Vive PRO 4 月才正式上线,而 U12 系列手机外媒预计 5 月才正式亮相。
 
墨菲定律再一次在 HTC 身上应验,害怕亏损,越追求利润、营收下滑的越多。
 
兜里有钱就真的不急?
HTC 宣布和谷歌达成交易后,HTC 智能手机和互联网设备业务总裁张嘉临由于“个人职业生涯规划”辞职,组织结构调整将手机和 VR 业务整合。
 
VR 的盘子太小,手机业务削弱必然直接影响营收,持续下滑也在情理之中。
 
 
令人费解是,HTC 不断出售变卖固定资产(例如 2017 年 6.3 亿卖掉上海工厂),却没有把这笔钱用来进行投资。即使流动资产(现金)不断用来弥补亏损的窟窿,截止 2017 年 Q4,HTC 依旧手握 384 亿新台币(约 82.7 亿人民币)。
 
以钱生钱的思路在这儿并不成立,莫不是兜里有钱才心中不慌?
 
2017 年 6 月 15 日,HTC CEO 王雪红在股东大会上受到一位 80 高龄股东的质问,“你们有什么战略让公司运营重回正轨?”
 
王雪红回应,“我对公司没能盈利一事感到很抱歉,我担任 CEO 一职已经两年时间了,我坚信在第三年 HTC 一定能给股东带来满意的结果。”2015 年,王雪红接任 HTC CEO 一职,如果不想被打脸,2018 年便是“大限之期”。
 
当然着急,也因此无论是手机还是 VR 业务,HTC 的核心思想都是追求利润。然而回顾过往,高价的手机、高价的 VR 硬件、拼命寻找 B 端客户的打法,并没能拯救 HTC。
 
事与愿违谁的锅
越是追求利润,越是亏损。
 
HTC 最大的问题在于,始终没有改掉“自视甚高”的毛病,产品定价与市场实际发展脱轨,还总是沉迷在过去的辉煌之中。手机业务是,VR 业务也是。
 
在多个场合我们总是能看到 HTC 鼓吹自己是 VR 行业的领军者,诚然 HTC Vive 一度被誉为三大头显第一代产品中性能最好,也收获了不少线下 VR 体验店的订单。
 
无论是 Vive X 加速器计划,又或者是 VRVCA 基金,HTC 确实帮助一部分优秀的 VR/AR 创业团队曝光并获得资本青睐,为行业发展做出了贡献。
 
但“骄傲”的 HTC 为了追求盈利,总是落后于竞争对手的降价、抠门的内容扶持让其逐渐丧失了行业的主导权。
 
 
且不论 2017 年 PS VR 超过四倍的销量(200 万 VS 50 万),Valve 发布的 2018 年 2 月的 Steam 硬件和软件调查报告显示,2018 年 2 月 Oculus Rift 在 Steam 上的市场份额达到了 47.31%,而 HTC Vive 的市场份额则为 45.38%(之前 HTC Vive 都是领先于 Oculus Rift)。同时,微软 MR 头显的市场份额也扩大至 5.35%。
 
价格才是目前影响 VR 用户选择的最重要因素,在多轮降价的过程中,Oculus 获取了大量新增用户。2017 年 8 月,降价带来的大量用户让带动了近 10 万 Oculus 用户进入 Steam VR,活跃用户达到历史新高。
 
而 HTC 一度引起为傲的 B 端市场开拓能力也受到国内 VR 硬件厂商的严重威胁,线下店主更青睐性价比高、服务更到位的大朋 VR、Pico、3Glasses 等设备。行业解决方案也是僧多粥少,大打价格战的局面。
 
按理说,地位不保、强敌在前,是应该及时调整。HTC 并没有让大家失望,继续保持莫名的高姿态。
 
2017 年双 12 发布的 Vive Focus 一体机定价 3999 元,4 月 5 日即将上线的 Vive PRO 定价 6488 元(定位和控制器整套系统超过 1.1 万),再次引起了行业媒体的口诛笔伐。
 
自救还是照旧?
2017 年,包括 Oculus、HTC 在内的硬件厂商扎堆争相发布自家的 VR 一体机,这主要是由于目前 PC VR 设备发展进入瓶颈期。性能的迭代和产品形态的变革需要较长的时间,单纯分辨率增加并不足以满足消费者,同时生产工艺尚不能满足大幅降价的需求。
 
VR 一体机正是牺牲一部分性能,在便携性和价格上进行妥协的产物。相对 PC VR 更低廉的价格,优于眼镜盒子和 Gear VR 的体验,Oculus 从存疑到高呼,VR 一体机是打开消费者市场的未来。
 
然而相较于 Oculus 携手小米,准备开拓千元一体机市场的做法,Vive Focus 3999 元的价格很难让消费者们掏腰包。
 
另一方面,Vive PRO 顾名思义,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二代产品。正如上文所述,单纯提高分辨率,尚无其他重大突破,同时继续维持高昂售价显然无法被 C 端用户所接受。
 
现阶段的 VR 硬件设备和内容体验尚不达标,也不像手机一样是消费者群体的刚需,坚持高价、无疑作茧自缚。这也是 VR/AR 遭遇的共性问题,例如售价上万的 AR 眼镜其实更多应用于工业等领域。
 
综上所述,HTC 始终没能改掉老毛病。
 
 
王雪红在前不久 2 月举办的 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专题演讲中表示,Vive Reality 会结合 VR、AR、5G 与 AI。云端运算结合 5G 传送速度后,可将每个 AR 与 VR 终端转变成运算威力强大的装置(也就是所谓的 MR)。届时智能手机可能不再是大家所熟悉的模样,或许变成眼镜的形状,让大量资讯通过 5G 传输送至眼前。随后 HTC 的官方 Instagram 帐户也转发了这个观点。
 
合并手机与 VR 业务,也佐证了在王雪红未来设想中,手机会与 MR 设备最终合二为一。2017Q4,HTC 运营成本由一年前的 59 亿元新台币降至 47 亿元新台币,研发开支与 2016 年同期持平。这也意味着原本手机业务的研发投入一部分增加到了 VR 业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