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低利率、技术性颠覆与监管压力,所有这些因素均导致利润率的收缩及成本的增加,而由此形成的市场环境将提振整个金融行业在 2018 年及未来的并购活动。
 
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贝克·麦坚时”)与牛津经济研究院联合发布的全球交易展望预计,2018 年金融行业的全球并购交易额将从 2017 年的 4620 亿美元增长 25%至 6160 亿美元。同样地,由于许多亚洲金融科技独角兽企业将通过融资开展技术变革,受此主导,2018 年金融行业的全球 IPO 交易融资额预计增长近 40%至 840 亿美元。
 
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前,许多银行从净利差(客户存款与贷款之间的利差)中获得了很大一部分利润,但由于 2009 年以来美国与欧盟央行为应对危机而实行的超低利率,这些银行就不能再这样做了。
 
“这种情况已经破坏了许多银行的基本业务模式 — 而新技术、技术性颠覆与穿透式监管导致挑战不断升级,使得这一问题更加严峻,”贝克·麦坚时伦敦金融行业专家 David Brimacombe 律师表示。“因此,银行业将见证大量国家及地区级别的整合。”
 
随着数字竞争与不断变化的监管要求,在低收益环境中挣扎的寿险企业也在上演类似的故事。随着被动投资与吸引客户的新数字竞争兴起,资产管理公司也面临着盈利能力下降的局面。
 
在银行、保险企业与资产管理机构之间反复出现的一个话题就是旧系统升级所带来的挑战,这些系统是为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出现之前的时代而设计的。那时,硅谷以及中国逐渐崛起的科技巨头还没有利用最先进的数字技术进入到利润丰厚的金融服务产品。
 
应对这一挑战的部分解决方案将来自金融科技企业,他们能够提供数字客户体验方面的专业知识和新的技术方案,使现有银行能够解决包括支付方式在内的旧问题,以及与客户需求匹配的快速产品识别能力。大多数现有的金融机构充分意识到进行这些内部升级任务的艰巨性,并倾向将收购或与金融科技企业合作作为维持生存的途径。
 
“由于与人工智能及大数据的需求互不相容,传统的 IT 系统限制了现有银行进行创新的能力,”贝克·麦坚时全球金融机构部门主席 Jeremy Pitts 律师表示。“而新进企业拥有极大的优势,因此现有银行与金融科技初创企业之间的联合往往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由于技术与监管合规成本正以指数级增长,金融机构之间的合并已成为另一项重要的生存战略。例如去年英国金融机构标准人寿(Standard Life)与安本资产管理公司(Aberdeen Asset Management)之间价值 47 亿美元的合并创造了欧洲第二大基金管理公司。
 
与此同时,欧洲与亚洲今年出台的一系列新的金融规定通过资本要求与无数条例提高了合规成本。这些新规将推动小型机构的合并,包括欧盟修订后的金融工具市场指令(MiFID II),零售及保险产品投资法规(PRIIPS),支付服务指令(PSD2)以及英国的开放银行计划(Open Banking Initiative)。
 
 
来源:牛津经济研究院
 
2018 年金融行业并购:主要驱动因素
2018 年,我们预计北美地区金融行业的并购交易额将增长至 2590 亿美元,占全球所有行业交易的 40%以上,预计欧洲地区的这一数字将达 1957 亿美元,紧随北美之后。而亚太地区则为 1227 亿美元,拉丁美洲地区为 292 亿美元,非洲及中东地区为 90 亿美元。
 
2018 年,我们预计北美地区金融行业的并购交易额将增长 15%至 2590 亿美元,而在 2019 年下跌至 2140 亿美元,在 2020 年下滑至 1678 亿美元。
 
在需要高资本配置的波动交易收益与更稳定的轻资产财富管理业务之间实现更好的平衡后,美国的全球性银行即将进入一个拐点。它们的平均股本回报率接近或超过 10%。然而,对于中小型市场银行来说,还不能得出类似的总结。随着分行数量的减少与数字化导致的投资成本上升,这些银行仍将面临合并的压力。
 
“美国联邦企业所得税率的大幅降低,以及在新政府下联邦金融服务监管的缩减趋势将使许多银行与保险企业获益,”贝克·麦坚时芝加哥并购合伙人 Craig Roeder 律师表示。
 
美国基金将在全球变得愈发活跃;成功的基金拥有大量的投资资金,在全球范围内为更大型及更广泛的并购活动提供动力。
 
我们预计欧洲金融行业的交易将获得最大涨幅,其 2018 年并购交易额将从 2017 年的 1008 亿美元增加近一倍至 1957 亿美元。
 
新的监管、竞争与技术,以及去风险,较低的股票估值,难以实现的持续盈利能力,和欧洲银行处理 1 万亿美元不良贷款组合的需求均会引发更高水平的交易活动。欧洲银行业的整合已经蓄势待发。由于意识到欧元区严重的产能过剩,欧洲中央银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已经在一年多前就预料到了这一转变。
 
“目前的情况不能使欧洲的银行业维持下去,特别是对于小型银行来说,它们需要足够的规模来实现一个可接受的回报,而在这个数字化并高度管制的时代,这一目标受到不断增加的成本与投资的抑制,”行业专家 David Brimacombe 律师说道。
 
受中国对外投资提振,我们预计 2018 年亚太地区金融行业的并购交易额将比去年增长 60%。根据标准普尔指数,以资产规模计的全球五大银行中有四家是中国银行,一家是日本银行,这彰显了亚太地区金融行业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以资产计,世界上最大的银行是中国工商银行(ICBC),其在 2007 年完成了第一宗对外并购,当时它买下了印尼 Halim 银行(PT Bank Halim Indonesia)90%的股权。
 
“作为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印度尼西亚已经成为许多外国银行的目标,最近汇丰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与三菱东京 UFJ 银行的并购交易也证明了这一点,”贝克·麦坚时雅加达成员事务所 Hadiputranto Hadinoto & Partners 银行与金融合伙人 Erwandi Hendarta 律师说道。“我们预计这类交易将持续数年。”
 
日本大型银行十分关注国际市场,并很可能进一步开展战略性投资。亚洲金融服务行业的其他同行虽属于市场新秀,但他们将在 2018 年及未来显现全球影响力,并由两大不同的阵营主导。
 
第一大阵营包括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与支付宝,它们已经开始实施全球惠普金融战略。蚂蚁金服为印度最大移动支付和商务平台 PayTM,菲律宾电子钱包 GCASH,韩国支付平台 Kakao Pay,以及泰国支付公司 Ascent Money 提供一些技术支持力量。阿里巴巴不久前计划收购美国公司速汇金国际,不过该交易被美国财政部的外资投资委员会出于战略考虑而否决。第二大阵营包括腾讯与微信支付,其在中国拥有近 10 亿客户,且年收入增长屡屡达到 50%。微信支付正在开展全球扩张,并专注中国出境游客,同时与全球支付服务商 Ayden、CITCON 与 Airwallex 进行合作。
 
奋迅律师事务所顾问樊磊补充道:“另一方面,中国也在加大对金融领域的开放程度,以进一步放宽外资准入。例如,中国证监会就于近期发布了《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是证监会对《外资参股证券公司设立规则》(以下简称“《外资规则》”)的修订,并以《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的名称重新发布。作为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证券公司进行股权投资的主要法律依据,《外资规则》(2002 年 6 月 1 日由证监会发布)曾跟随中国证券行业对外资开放政策的演变,先后于 2007 年、2012 年经历了两次修订。2017 年 11 月,在中美两国元首会晤中,中国承诺将外资对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 51%,并在实施三年后,完全放开投资比例限制。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即体现了上述证券行业相关承诺的落地。”2015 年,奋迅律师事务所与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共同成立了中国首家联营办公室,为客户提供综合性的国际与中国法律咨询服务。
 
我们预计 2018 年拉丁美洲地区金融行业的并购活动略微下降至 292 亿美元。而随着该地区经济持续回弹,其并购交易额将在 2019 年上升至 350 亿美元。该地区银行跻身全球利润最丰厚银行之列,并吸引了大量来自欧洲的对内投资。然而,巴西、哥伦比亚与墨西哥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所带来的宏观经济风险,可能不利于交易环境。
 
“金融服务企业希望开展大型交易,但他们仍在持续观望以待形势明朗,以防在付诸努力,花费大量时间与金钱之后却发现相关监管规定阻止他们在日后完成交易。”贝克·麦坚时拉丁美洲并购部门主席 Liliana Espinosa 律师表示。
 
我们预计 2018 年非洲及中东地区的金融行业并购将下降至 90 亿美元,较 2017 年的 295 亿美元有大幅下滑。去年的总交易额因一宗大型交易被抬高:即阿布扎比国家银行与第一海湾银行之间价值 140 亿美元的合并交易。2019 年,我们预计该地区金融行业的交易活动将略微上升至 103 亿美元,而在 2020 年下降至 66 亿美元。
 
 
来源:牛津经济研究院&A BY Region (US$ Billion
 
2018 年金融行业 IPO:主要驱动因素
2017 年,金融行业 IPO 交易总融资额从前一年的 472 亿美元增长至 511 亿美元。我们预计 2018 年该行业的 IPO 交易融资额将进一步上升到 840 亿美元,这是多重因素提振的结果,包括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被国有化的几家大型银行进行的再私有化,以及许多金融机构的资本结构调整。
 
成立于几年前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也将为上市交易融资额的增加提供助力,因为他们的规模在增加,并希望通过 IPO 筹集额外资金或为他们的私募股权与风险投资者提供退出机会。
 
“根据交易背后的驱动因素,资金通常用于偿还政府在 10 年前出面给予金融机构的救助,以改善资产负债表,或为金融科技行业的风险 / 私募股权投资者(VC/PE)与创始人提供退出机会,”贝克·麦坚时全球资本市场部门主席 Koen Vanhaerents 律师表示。
 
在亚太地区,许多金融科技企业也正在进入 IPO 市场。而保险企业也是如此,在像印度这样的国家,这一行业正在快速成长,同时估值也在飙升。
 
展望 2018 年及未来
在经历 2018 年的交易活动高峰之后,我们预计 2019 年金融行业并购与 IPO 交易额将有所下降,这与全球更广范围内发达市场交易活动冷却的大趋势一致。凭借大量的投资资金与现金储备,由私募股权驱动的交易可能会是一个例外。而如果欧洲银行业联盟计划得以实施,欧洲的合并也将打破这一趋势。
 
随着利率上升,全球贸易与投资增长放缓,以及股票价格回调,我们预计金融行业的并购交易额将在 2019 年下降至 5690 亿美元,到 2020 年将下滑至 4500 亿美元。我们预计该行业 IPO 交易将在 2019 年下降至 824 亿美元,随后在 2020 年将进一步下滑至 593 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