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日给外媒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华为高级副总裁余承东再次强调华为不会放弃美国市场。

 
早些时候华为发布旗舰 P20、P20 Pro 后,余承东曾向媒体表示,华为将会成为世界第一,即使没有美国市场。
 
但现在他又改变了说法,公司高层意识到华为在美国市场并不知名,所以需要去建立起品牌。这可能是华为主动与外媒沟通的原因之一:你们不要瞎写啊,我们对美国市场持开放态度。
 
 
回顾过去三个月华为在美国市场遭遇的一系列挫折,也能理解余承东的坚守与无奈,以及为何不断改变说辞。
 
今年 1 月,华为高调宣布将与美国运营商 AT&T 合作推出 Mate 10。然而就在 CES 开幕前一天,AT&T 单方面撤销了同华为的合作。
 
随后就有政界人士提议全面禁售中国电信设备供应商华为及中兴的产品,另一大运营商 Verzion 也在几天后响应。
 
2 月中期,包括 CIA(美国中央情报局)、FBI(联邦调查局)、NSA(国家安全局)等美国多家国家级别的情报机构主管参加了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持的听证会。
 
他们在听证会上建议美国用户不要使用华为的产品或服务,并明确表达了对华为及中兴通讯的不信任,尤其是两家电信企业在公开服务和国家情报方面。
 
对此,余承东一度强势回应(取消合作)剥夺了客户的选择权利,还表示竞争对手使用政治手段将华为排挤出美国市场:
 
“我们的竞争对手使用了一些政治手段,试图把我们挡在美国市场之外,但事实上我们没有任何问题。我们是透明的……我们是一家领先的高科技、创新公司,竞争对手无法在产品、技术和创新上与我们竞争,因此和我们玩起了政治手段。”
 
然而华为另一位高级副总裁、公共及政府事务部总裁陈黎芳却表示,华为并未授权余承东代表公司评论美国,也不认同他的观点。
 
随后余承东对他的说法表示赞同及支持。当然主要原因还是要看任正非的脸色:“总有一天我们会反攻进入美国,光荣去走进美国市场,潇洒走一回。”
 
 
继在英国市场追加 30 亿英镑之后,华为表示也将继续投资美国市场。销售和营销主管徐钦松称华为今年在美国的智能手机销量将比去年增长两倍。“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紧张,他们太紧张了。”
 
3 月底,美国零售连锁品牌百思买也表示不再销售华为公司的手机产品。要知道百思买是华为在美国市场最重要的第三方零售伙伴之一,损失这个渠道将会大大影响销量。
 
不过华为还是一副被打掉牙往肚子里吞的态度:公司非常重视与所有合作伙伴的关系,充分理解并尊重其选择——真是美帝虐我千百遍,我待美帝如初恋。
 
步步退让并不代表华为就是软柿子,谁想捏就能捏。在美国政府多次以安全为由封杀华为之后,这次余承东终于出手了。他在邮件中表示这是毫无根据的质疑和相当不公平的对待,希望媒体能帮助华为讨个公道。
 
余承东表示,“安全风险问题是基于毫无根据的怀疑,而且非常不公平”“如果是基于事实的话,我们欢迎公开和透明的讨论”“我们致力于美国市场,并致力于赢得美国消费者的信任,始终专注于提供世界一流的产品和服务、创新,我们永远不会损害这种信任。”
 
当然华为公司也没忘秀肌肉,目前华为在全球已与 46 家跨国电信运营商合作,具有相当好的安全记录,另外华为在美国设立有 13 个办公室,有超过 1000 名雇员。
 
为了建立品牌,华为还对高层进行了部分调整。华为终端 CMO 张晓云已被调整为副部长,并重新任命为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品牌官,主要负责华为终端产品的全球品牌推广工作。
 
 
此外,尽管遭遇了美国政府的封杀,华为还是交出了一份相当亮眼的 2017 年年报。报告显示,华为运营商、企业、终端三大业务在 2016 年的基础上实现稳健增长,实现全球销售收入 6036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15.7%,净利润 475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28.1%。2017 年华为研发费用达 897 亿元人民币,占销售收入的 17.4%。
 
具体到业务方面,2017 年,华为运营商业务实现销售收入 2978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2.5%,在企业业务领域,华为实现销售收入 549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35.1%;消费者业务全年销售收入 2372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31.9%,华为(含荣耀)智能手机全年发货 1.53 亿台。
 
据说去年荣耀贡献了一半的出货量,华为品牌还要继续努力呀。当然手机出货量想要继续增长,只有打开美国市场——500 美元以上高端机型的必争之地。
 
最后附上华为高层新的全家福。这座次排位很有意思,三位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居中而坐,新任董事长和任正非女儿分坐两侧。
 
华为真正的话事人任正非在后面站着,余承东居然也有座了(此前都是站着的,下课传闻不攻自破),也可以理解为完全按照名义上的职位高低排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