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爆出裁员消息。

 

4 月 3 日,AI 财经社从多个消息源获悉,小米于 3 月 30 日解散了位于河南的一支营销团队,该团队 40 多名员工中,大约 80%的员工遭到辞退,其中包括部分刚刚递交转正申请的员工。

 

小米方面当日回复称,这属于正常的工作调整,河南团队并未解散,被辞退的人系不符合公司要求,未达到转正的标准。

 

 

来开月度会议,领到离职协议

2018 年 3 月 29 号晚上 5 点多,正在工作的韩奇(化名)收到一条来自小米部门主管的工作通知,要求包括他在内的多名员工于 3 月 30 日赶到郑州办事处开会,会议主题是 “月度会议和人才盘点”。韩奇告诉 AI 财经社,邮件要求分布在河南各地区的员工:“没有高铁的城市可今晚抵达郑州,其他人员明在 10 点前到达郑州”。为了 30 号的会议,“好多人还特意回去拿了工服”,韩奇回忆道。但等待他们的,并不是一场简单的“月度会议。”

 

(通知部分截图,来自受访者)

 

让韩奇没有想到的是,30 号赶到郑州后,他们被分别叫进办公室,签署了一份“离职协议”,协议给他们每个人提出了赔偿金额,“每个人不太一样,有 3000 多的,有 2000 多的”。签完协议后,韩奇随即落入失业大军。

 

据多名被辞员工介绍,他们于 2017 年 10 月前后,与小米签订了三年的劳动合约,双方的合约将会终止于 2020 年。不曾想,2018 年 3 月 30 号,这 40 余名员工中的 30 多位,就接到了小米的辞退信。根据另一名被辞员工林泉(化名)的说法,剩下的十几名员工,将放在第二批次被辞退,目前辞退消息还未到。

 

据介绍,这支团队的设立,与小米在河南的线下渠道布局有关。

 

早在 2016 年下半年,小米就开始布局线下销售渠道。目前已有的小米之家、小米授权店及小米小店,覆盖了从市到县再到乡镇社区的全方位销售网络。2017 年 9 月,小米在河南成立了一个主管团队,其主要职能相当于线下代理,网格化管理销售经营。据员工介绍,小米分三批招募了 40 多名员工,招聘活动一直持续到 2017 年 10 月底结束。

 

“当初是河南大会战,所有人听到消息都争相加入了小米团队,半年转正期,结果转正前就被辞掉了。”作为被辞退的员工之一,袁林(化名)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仍唏嘘不已。

 

林泉告诉 AI 财经社,按照合约中试用半年的规定,2017 年 10 月底签约的他,本可以在 2018 年的 4 月 29 号转为正式员工,“转正申请都递交了,没想到辞退消息先来了。” 他拿到了 3000 多元的赔偿金,“按照我每个月 5000 多元底薪的 60%,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差不多这么计算来的”。

 

如此低的补偿金和如此快的辞退速度,让人不禁咋舌。“那会儿脑袋都是懵的,领导让签,签完就收起来了,我们手上也没存协议”,韩奇这样说。

 

据林泉介绍,负责人当时还给出了一些承诺,称在接下来的招聘中会优先考虑这批被辞退的员工。不过,该承诺仅仅是口头做出,并未有文字。

 

4 月 3 日,亦有部分被辞退员工在小米董事长雷军的头条号下留言称“放弃自己的员工,就地解散河南团队,怎么想的?”,“昨天还在为你的事业奋斗的兄弟姐妹们,今天领到的就是一纸辞退书,考虑过这么多人的感受么?”

 

 

小米称系正常工作流程

对于一夜之间解散该团队的决策,4 月 3 日,小米官方向 AI 财经社发布独家回应称,这只是很正常的工作流程。

 

小米方面称,去年,公司对河南市场进行深耕,所以在河南划分了网格主管,来进行正常的经营作业,经过考核,部分员工通过了试用期,已经获得转正。但是也有部分不符合要求的员工,未达到转正的要求,公司感谢他们的付出并给出了补偿。

 

小米方面还否认了解散河南团队的说法,称河南团队不仅没有解散,而且相比去年之前队伍更庞大,在河南的市场渗透也比去年之前更深更广。

 

北京道生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密认为,如果双方已经签署离职协议,达成了解约,劳动者再想通过劳动仲裁得到彻底翻盘的机会十分渺茫;目前看,他们已经错失了最佳时机。

 

多位被辞退的员工表示,他们尚未确定是否继续向小米争取赔偿或继续履职的机会。“先稳住脚再说吧。”袁林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