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新发布的年度财报中,拥有着巨型体态的华为向外展示了自己仍能“跳舞”的实力。
  

此前从华为内部流出的 2018 年销售收入目标中,企业业务的目标被定在了 106 亿美元(约 668 亿元人民币)。“我们对外说的是今年要跨越百亿美元,但实际上我负责的 EBG 业务要远远大于 106 亿美元这个数字。”在 4 月 9 日举行的华为企业业务业绩沟通会上,华为企业 BG 总裁阎力大在接受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华为在数字化转型领域发力速度并不慢,甚至早于互联网公司,但在过去,数字技术是辅助的技术,而到了今天,数字化技术开始真正成为生产系统的一部分,这是新机会。
  

但在华为企业业务面前,并没有一个像“苹果”一样清晰的对手,老牌 IT 企业的整体低迷和互联网新秀的猛烈攻击不免让外界对于华为的“硬件出身”存疑,但对于华为来说,不作为、不试错、不驶入无人区,也许机会点会消失得更快。
  

“苹果是手机行业里改变规则,把产业做大的,谁可以在数字化转型行业做大?我想,华为要担当这个使命,做领头羊。”阎力大对记者说。
  

“做最肥沃的黑土地”  
“走向智能社会的路程中,每一步都充满挑战,但不可否认其中诞生的种种,会成为新一轮增长的机会与拐点。任何企业要抓住机会,必须成为数字化的组织,也唯有如此才能不掉队。”在一场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在智能社会中任何企业都无法独善其身。他甚至表示,希望 IT 厂商之间的竞争来得更加猛烈些,倒逼行业加快数字化的同时,华为才更有可能实现自身业务数字化转型需求。
  

也正是基于对这种趋势的判断,华为在 2011 年正式成立企业 BG,主要在内部担任着华为 ICT 转型的重任。
  

但外界对于这项业务起初并不看好,2014 年的时候,作为华为企业市场当时的竞争对手,思科原 CEO 约翰·钱伯斯在一场演讲中表示,在过去的几年中,思科最初的竞争对手大部分已经被市场淘汰,而到了 2018 年其他竞争对手将所剩无几,其中就包括华为在内的众多厂商。
  

但从现阶段的发展来看,显然思科轻敌了。
  

这一切都缘于 2014 年的转型。在刚开始的三年,华为的企业业务主要是在卖“盒子”(硬件)。2014 年 3 月,阎力大出任华为企业 BG 总裁,并在当年 10 月召开干部大会宣布正式从卖盒子向做平台进行转型。
  

“当我们说我们要做平台的时候,很多人都会问你和其他平台有什么不同?借用友商 IBM 的一个调研结果,未来数字化转型的主导权将回归到传统企业手中。”阎力大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数字化进入深水期,不是说企业开一个网店或者商城,把销售环节数字化了,真正的数字化是生产流程再造、创造新的业务或者全新的产品,这是一个完整的过程,这时候最难的是对这个行业的理解。
  

阎力大认为,纯粹掌握数字技术的公司无法真正深入行业的内在。“我认为未来的数字化转型更多地来自于业务的驱动,传统企业、传统经济将会拿到数字化转型的主导权。”
  

正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内部讲话中所说,“华为的实质是通过聚焦 ICT 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一块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的‘黑土地’,这块最肥沃的‘黑土地’上可以种玉米、大豆、高粱、花生、土豆,是让各个伙伴的内容、应用、云在上面生长,形成共同的力量面向客户。”
  

百亿美元下的挑战
在华为的 2017 年财报中,华为企业业务的销售收入达到 549 亿元,同比增长 35.1%,销售收入两年翻番,其中 197 家世界 500 强企业、45 家世界 100 强企业选择了华为作为数字化转型的合作伙伴。
  

同为华为轮值董事长的胡厚崑在此前的新年献词中提到,5 年内希望企业业务可以成为公司业务的顶梁柱。
  

面对业绩增长压力,阎力大对记者表示,2018 年的 EBG 占华为整体比例将超过 10%,在整个公司的占比会继续提升。但每个业务有每个业务的特征,我们一直说感谢苹果,苹果改变了整个产业的格局,甚至照相产业都被吸到手机终端产业,产业的领导者值得受人尊敬,他们改变了整个产业的格局,把饼做大了。
  

“现在 EBG 面临两个挑战,一是传统 IT 占的比例仍然很重,我在传统 IT 竞争中一定要取胜,才能维持每年 30%~40%的增长。另一个挑战是,如何把数字化转型的蛋糕做大,不仅是我一家公司,而是靠整个产业的齐心协力,共同把蛋糕做大。”阎力大对记者表示,“我经常被问到如何让企业业务实现指数级增长,我认为拐点是数字化转型全面实践的来临。今天只是初始阶段,我们看到的是行业领军企业在探索和创新,在做数字化转型。”
  

但可以看到,传统的 IT 厂商面对投入有着自身的困惑。“资本的天性是追逐利润的,在短期内看不到清晰的回报的时候,很难让这些传统的企业有更大的转身空间,特别是在华尔街里。”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 IT 行业人士对记者如是说。
  

而面对利润的问题,华为企业 BG 邱恒对记者表示,企业 BG 在 2015 年已经实现盈利,但利润并不是我们当前最关心的问题,在行业蛋糕被做大后,合作伙伴、商业机会和利润都会随之而来,而目前行业需要解决的仍然是蛋糕问题。他认为,在一个小池塘里当一条大鱼还是小鱼不重要,未来在大海中处于什么位置这是最关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