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资金链危机的金立再度传出裁员消息。4 月 11 日,有消息称,金立总部开始裁员,裁员比例为 50%。4 月 10 日深圳总部、北研所等开始约谈员工,并给出了补偿方案。

 
记者 4 月 11 日就此事联系金立方面,对方表示,“4 月 10 日开始,与部分员工沟通,协商解除劳动合同。解除合同充分尊重员工意愿,接受‘N+1’补偿协议的,会在近期办理手续;希望留下的,可继续在本职岗位上工作。”至于裁员比例,金立相关人士表示不清楚。
 
金立的危机始于去年底,当时金立被曝因拖欠供应商欠款而资金链断裂。有报道称,金立总共欠下超过百亿元的债务,其中拖欠银行 86 亿元,拖欠供应商近 40 亿元。
 
工厂裁员 50%后,金立总部也大幅裁员
“4 月 10 日下午五点半左右接到的裁员通知。”金立总部研发部门的田峰(化名)告诉记者,公司将按照“N+1”标准补偿被裁的员工,“赔偿金最多分期 8 个月。以一个有 4 年工作年限的员工为例,赔偿金为 5 个月工资,这笔钱要分期 5 个月给员工。如果是一个工作年限 10 年的老员工,可以拿到 11 个月的赔偿金,这笔钱分 8 个月支付给员工。
 
金立总部的李明(化名)也在本周接到了通知,如果不接受上述方案,可以留下来继续工作。“但是公司没钱,不接受也没办法。”
 
4 月 11 日下午,田峰再次接到通知,若同意该方案可于 4 月 12 日领取离职交接表,并在三天内完成离职流程;若接到通知两天内不签署协议,默认继续留在公司工作,至于未来是否还会裁员,需要重新审核名单。
 
这并不是金立第一次裁员自救。4 月 2 日,金立集团官方微博发布信息称,公司已于 3 月 31 日发文,对东莞工业园区部分员工通过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未来工业园将保留 50%左右的员工保证生产线正常运转。
 
田峰说,他所在的部门这次裁员比例在 50%左右,“有的部门已经达到 80%-90%了,我觉得 50%可能只是个平均数。有的 20 多人的部门,就留两三个,也有的是整个部门都裁掉了”。
 
“早在清明节之前,每个部门就已经统计过人员的去留问题”。田峰告诉记者,4 月 10 日部门负责人告知他要离开公司,赔偿金分期 8 个月支付,并要求他立刻回答同意还是不同意。“工作年限短的员工可能觉得无所谓,年限长的员工不是很愿意。大家主要的担心是如果公司经营状况不好,不能按约定时间支付尾款怎么办?”
 
他向记者表示,“公司现在有困难了,分 8 个月(支付赔偿金)我是能接受的。大家主要还是担心这笔钱不到位。”李明也有这样的担忧:“如果未来离开深圳了,出现问题还要专门跑回来要钱。员工都不愿意承担这个风险。”
 
部分门店销量走低,有的已断货
“金立没有了,看看别的吧。”4 月 10 日,记者来到位于国美电器北京西坝河店的手机区域时,被销售主管这样告知,“春节前到了最后一批货,之后就再也没有了,现在一台金立手机都没有”。他表示,国美电器的金立手机专柜是金立官方直接供货的,国美其他门店的金立手机也同样面临断货。
 
“你也别等了,不如看看其他品牌,”该销售主管告诉记者,金立方面并未对断货的原因进行任何解释,也没有告知何时会继续供货。
 
记者在门店看到,卖场中的其他手机品牌专柜中大多有专门的销售人员值守,展示台摆放的体验样机也大多是真机。但金立专柜并没有安排专门的销售人员,展示样机也都是仿真模型。
 
记者还在北京走访了苏宁电器学院路店和国美电器双井二店,两家店的金立专柜均没有销售人员,但其他品牌的销售人员表示,金立“金刚”“S 系列”等型号的手机有货。
 
“没有店员是因为养不起”,上述销售主管向记者介绍起金立手机的销售情况,“这两年,金立手机的销售情况比较一般,在一线城市金立手机对消费者的吸引力不大,价格相对便宜的机型相比其他品牌竞争力也不大。”
 
“问金立的人特别少,开店以来我只卖过两台金立手机”,在长沙开了三年手机店的汤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金立市场份额太少了,没什么卖头”。长沙另一家手机店金立柜台的销售员告诉记者,2014 年金立手机每个月都会有四五十台销量,从那之后,销量一年不如一年。“现在老板几乎不会进金立手机了,说要撤柜。”
 
对于金立手机的市场销售情况,田峰并不感到意外。他说,“手机行业竞争很激烈,员工加班加点很常见,但去年突然间项目进度没人催了。12 月的时候有一些媒体报道出来公司出现了问题,后来有供应商来公司要钱。”
 
一位前金立手机销售人员杨磊(化名)告诉记者,相对好卖的金立手机是主打性价比的金刚系列,“购买这一机型的消费者大多为中老年人”。
 
2017 年下半年,金立在门店开始主推定位年轻人市场、价格稍高的 S 系列,这让杨磊所在的专柜销售情况恶化。“年轻人对金立这个品牌没什么感觉,”杨磊指出,主打年轻人市场的战略让他的门店失去了中老年消费者,却没有迎来更多年轻人。
 
金立危机因何而起?
金立成立于 2002 年,是一家老牌的国产手机厂商。金立手机虽然未曾跻身手机品牌第一阵营,但也曾风光无限,请刘德华代言、销量每年几千万,董事长刘立荣更是在媒体面前高谈阔论。然而,如今金立可能真的遇到了 16 年来最艰难的时刻。
 
金立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公司内部流传了多个版本。田峰认为,金立的运营如果稳扎稳打,不做一些冒进的事情,是不会有太大问题。
 
另一位金立员工向记者表示,“金立前两年走了一些弯路,以前年轻时尚这块没做起来,后面主打商务,主打续航、安全,我觉得走得比较正确,在行业中还是比较有知名度和特色的。”
 
对于金立危机的原因,通信专家康钊认为,金立高估了自己的旗舰产品的销量,去年大打广告,最后销量是不太好的,造成了产品的积压,资金的浪费。另外,建设大厦占用了大量的资金,造成资金周转困难。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金立今天遇到的问题并不是一个常规性的衰败,是突发性的,并不是简单的库存压力和步子迈得过大。田峰认为,金立的销量在同行业中并不是不堪一击的,销量排行榜还是前 10。不可能仅仅是库存导致的,肯定是有其他原因。
 
今年 1 月,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被爆出 41.4%的股权已被法院冻结,时间为 2018 年 1 月 10 日到 2020 年 1 月 9 日,冻结期 2 年。金立公司回应称,由于目前该事件已进入司法程序,公司不便进一步回应,公司将积极配合司法工作,尽快解决此事。在此之前,刘立荣曾陷入澳门赌博欠债传闻,金立方面后来发声明否认。
 
天眼查显示,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共有 18 名股东,均为自然人,作为金立公司的创始人,刘立荣持股比例 41.40%,为公司大股东、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断臂自救能否让金立“起死回生”?
 
进入 2018 年,魅族也传出裁员消息。金立和魅族的开年不利,背后折射出手机行业的焦虑。
 
第一手机研究院孙燕飙认为,“手机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整个手机行业势头都不太好,2017 年整个国内市场都遭遇了下滑,还有一个关口就是去年非全面屏向全面屏转型。金立在营销上的投入偏大,行业又在变革和下滑,几个因素加起来才导致金立的危机。金立不是处于防守而是处于进攻的态势,这样的话它的资金周转就会出现压力。”
 
孙燕飙认为,目前处于 4G 的收官阶段,整个市场产品的同质化非常严重,所以市场拼的往往是炒作和营销。“金立和魅族虽然不是行业的第一阵营,但也算是第二阵营的排头兵,中国市场太过于聚焦,所以在激烈的竞争下中国市场一旦下滑,金立没有应对之招。华为、vivo、OPPO 海外布局比较好,可以一定程度上分散国内手机市场增速下滑的风险。手机研发费用非常大,如果有中国市场和海外市场共同来分摊,那么这个压力就会变得小一些。”
 
金立该如何走出危机,康钊认为需要从三方面下手,解约开支、盘活现有资本、引入外来资本。“首先要尽量清理库存,能回多少款回多少款。其次,现有园区建设等任务尽量跟别人合作,研发也不要全部自己来。第三是寻找融资方,出售股权,或跟地方政府合作。”
 
金立也想到了类似方法。今年 1 月金立董事长刘立荣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将分三个步骤来解决资金链问题:“首先,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市场在就有未来;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增加公信力;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
 
田峰对金立度过危机还是充满信心,“以这么多年的积累,老板的为人,应该还是能度过危机。我觉得老板口碑还是不错的,如果老板变卖股权,问题应该不大。只要老板能够筹资,有人愿意接盘,把欠的债给还了,危机就不大。”但也有其他员工认为,金立起死回生难度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