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 12 月,当航空公司宣布禁止携带配备电池的行李登机时,Josh Udashkin 仿佛看到了不祥之兆。

 

 

三年前,他创办了一家规模不大的智能行李箱创企 Raden。时髦、坚硬的外壳,配置了手机充电头,能够给行李秤重,用户可以在手机应用上追踪行李的位置。当然,这些功能都要依赖内置的电池。“航空公司的新规定对我们这家创企来说,好比灭顶之灾。”Udashikin 说,“当时我们都在观察,看政策出台后行李销量是不是会下滑。果然 ......”

 

Udashkin 回忆说,新政策紧紧扼住了 Raden 的喉咙。昨天,他的公司正式关闭了。Raden 的在线销售网站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给顾客的一封伤心满满的便条:我们非常感激过去三年里支持我们的客户。我们不是另一则警示故事。请继续支持年轻品牌和创新产品,我们会开发新产品的。

 

Raden 是第二家因为航空公司的新规定而倒闭的公司,之前还有一家叫做 Bluesmart 的。这家公司同样开发智能行李箱,5 月 1 日命运断送。两家公司都致力于给行李箱配置高科技功能。在就 Bluesmart 而言,他们的电池是不能移除的。而 Raden 的可以,但是如果没有电池,那和普通的行李箱还有什么差别?

 

产品转型问题

Udashkin 说,如果他能拿到另一轮融资,Raden 转型或许有戏。当时他只融资了 500 万美元,而 Raden 最重要的竞争对手 Away 从风投那里足足拿到了 3100 万美元。如果手头资金宽裕,Udashkin 或许会把 Raden 包装成一个生活方式品牌,开发出别的高科技功能。但 Udashkin 自创业之始,就刻意尽量少依赖风投的资金,因为他不想面对投资人不切实际的期望。因为没有傲人的业绩,维持公司运营本身已经不容易了。“当时的我,日以继夜地工作,得卖出足够多的行李箱才能给员工发工资啊。那是一个相当压迫人,永远看不到尽头的循环。”Udashkin 说道。

 

不过归结起来,Udashkin 相信,即便手头宽裕,也只是推迟死亡的时间罢了。现在他认为,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在互联网上卖行李箱。电商创企用在收获新客户上的成本非常高,然而和时尚品牌不同的是,衣服可以每季出新品,行李箱却不需要经常购买。

 

Udashkin 算了一笔账。直接销售到消费者手中的行李箱目标市场相对比较窄,这不是一个需要大量采购的产品。你的目标消费者是拥有足够的闲钱,愿意花 200-400 美元买一个行李箱,并且需要是数字时代的新新人类,习惯网上购物,而不是跑到实体店。而当创企成功吸引到消费者购买之后,双方之间的关系也就断了。

 

努把力的话,Raden 或许还能靠销售鞋旅行配件赚钱。但和其他品类相比,每一位消费者的生活方式价值相对较小。M.Gemi 这样的奢侈品鞋履品牌可以以每双 300 美元的价格,让女性一生中每年买两双;Everlane 可以做到让消费者每个月给自己的衣橱添点新东西。

 

“但行李箱做不到这样,它无法算作时尚产品。”Udashkin,“纽约和旧金山的千禧一代没地方放一大堆箱子。”

 

仍然值得探索?

不过,这些问题并没有阻拦新的行李箱创企出现。比方说,上个月早些时候,一家名叫 ROAM 的创企横空出世,其目标是制作完全定制化的行李箱。Nomad Lane 和 FUGU 也在 Kickstarter 上发起了众筹活动,试图开发智能打包系统。另一家公司 Valeto 想要设计一款能变身儿童高脚椅的行李箱;Modobag 给行李箱装上了马达,能带着你满机场转。

 

Udashkin 相信,这些品牌将面临和 Raden 一样的挑战。

 

结合 Udashkin 上述所说的话,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他对行李箱行业的发展如此悲观。不过,仍然有一个值得问的问题是:如果一家智能行李箱创企走的路都是对的,消费者一生中只需要一只行李箱,那么这些公司要怎样维持发展?

 

这是一个行李箱公司都要回答的问题,当然,前提是他们还没倒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