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还说在产品上,锤科很多方面早就超过苹果了,如果再考虑价格因素,那就远胜苹果了。
 
5 月 21 日晚,锤子科技 CEO 罗永浩在与蓝港互动创始人、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的“王峰十问”对话中提及自己创业几年的艰辛、锤子科技的资金情况,以及对新产品的释疑和未来的规划。
 
一向心直口快的老罗在此次对话中又说出什么惊人言论?面对前不久锤子发布会后产品遭到质疑,老罗又是如何回应的?
 
锤子已经不亏损了,但资金仍然紧张
在对话中,罗永浩表示,目前锤子科技已经不亏损了,不用融资也能走下去。但是为了研发投入和尝试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所以资金还是挺紧的。
 
关于当初见了很多投资人都吃闭门羹一事,罗永浩表示:“我们做的不是风口上的项目,如果不考虑远大的计算平台理想(其实这个他们听不太懂,但这很正常),那看到的只有一片红海,所以多数机构都不想投是正常的,合乎投资逻辑的。”
 
罗永浩指出,很多成功的主流机构吹嘘自己很少错过重要项目,其实他们为了维持这种名声,也经常是到了谁都能看懂的后期阶段,求爷爷告奶奶硬塞进去一些钱,然后再吹这个牛。
 
另外罗永浩表示锤子科技的投资者,有些是看好公司的长远前途,并对此有充分的准备。
 
还有些是因为投资周期的关系,需要在一定的时间内退出的,这种我们会尽量想办法帮助需要退出的投资者退出。有时候,一些新投资者希望前面的股东退出,这时候就比较好处理,否则还是挺麻烦的。这样的时候,就只能坦诚沟通,争取相互理解了。
 
TNT 的核心是革命性的操作系统,嘲笑语音交互的傻 X 会被丢进历史的垃圾桶
 
 
针对媒体质疑 TNT 价格过高、外形和 Surface Studio 雷同、语音交互是否足够方便的问题时,老罗表示 TNT 工作站贵的不是那块一万块的屏幕,而是革命性的操作系统。“我们的屏价格贵不贵,根本就不是问题所在。”
 
并且老罗表示未来将与合作商即将推出从 500 元到 5000 元的全系列产品。“不管你的预算是多少,总有一款适合你。”
 
另外老罗表示长得像 Surface Studio 确实很遗憾,“坚果工作站是六个月弄出来的第一代 TNT 概念机,这个周期实在太短了,所以我们就找了一个做过类似底座转轴方案的供应商,用最快的时间赶出来了一个。后续迭代的产品的样子,会非常不一样。”
 
最后在回应语音交互问题时,老罗举例“大家都用马车的时候,全世界只有几个造汽车的疯子觉得人民需要汽车,就像大家都用键盘的时候,全世界都觉得鼠标是玩具,不是干正事儿的”。
 
老罗认为如果严重地改变交互方式,工作效率真的提高百分之三百到五百后,怀抱着腐朽的键鼠嘲笑语音操控的傻 x 们,会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去。
 
整个人类的工具进化史,就是一部直觉战胜非直觉,低学习成本战胜高学习成本,便利战胜非便利的历史。
 
老罗认为百分之三百到五百的效率提升,足以让每个人都戴上耳麦,足以让每个员工把工作拿回家做,足以让每个老板都给工位加上隔断 ......
 
老罗还表示锤子未来会涉足区块链手机,但目前详情还不方便说。
 
曾投资数字货币赚数十倍,不太会和员工私下接触
罗永浩在做锤子科技的初期,跟着朋友起哄稀里糊涂投了点数字代币,过了几年发现那一百多万变成三千多万了。“我不喜欢投机生意,所以不会花精力去炒币,国家相关的政策正式出台之前,也不会考虑做 ICO。”
 
虽然不会再涉足数字代币,但罗永浩看好区块链技术能改变世界,并且一直在积极研究和学习。
 
另外老罗表示自己不太会和员工相处,“看到陌生的面孔跟我微笑打招呼,我又知道他们是公司的同事,这时候我不认识对方就会让我很愧疚和尴尬。”
 
平时不会开大会给同事洗脑,只有年会才上台讲两句,最喜欢的活动是发红包(因为能少说话并且快速活跃气氛)。
 
自己从没打过脸,产品早就超越苹果
有媒体曾总结过罗永浩的一些特点:
 
1. 热衷于打自己脸。曾经说锤子手机“如果低于 2500,我是你孙子”,结果,就有了坚果手机不到 1000 的最终售价;曾经说“水粉色系就是臭土鳖喜爱的颜色”,结果,就有了粉红色的坚果手机。
 
2. 喜欢自吹自擂。曾经说“我们做两到三代产品之后,灭掉苹果是没有问题”,“乔布斯死了之后,赶超苹果也只是迟早的事。希望我们崛起前苹果不要走下坡路,免得赢了也没什么意思。”
 
对此老罗表示自己从来没“打脸”,“不低于 2500 元和孙子之间的关系,是指发布时的开售价,不是后来公司出事要倒闭了的时候被迫甩货的价格;坚果一代不是水粉色系,只是网上的一些图看起来很像,那个红色版本实际是接近 Airbnb 的肉红色,不是粉红色。”
 
老罗还说在产品上,锤科很多方面早就超过苹果了,如果再考虑价格因素,那就远胜苹果了。
 
未来会做智能家居,有钱想找陈冠希做广告
在问及供应链问题时,罗永浩表示很惭愧,自己并不懂,全靠供应链团队做得好,主要是负责人吴德周和严敏善的功劳。另外,供应商合作伙伴也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老罗表示锤子未来也会涉足智能家居领域,除了已经发布的空气净化器之外,之后还会做“最好的加湿器、新风机、旅行箱包、智能音箱等等。暂时没有计划做路由器和电视机,但不排除合适的时候做。”
 
看到友商铺天盖地砸广告时,老罗也希望未来在公共场合和网站、电视、应用里,到处都是锤子的广告牌,“除了帮我们做品牌,卖东西,它们还会显著地改善市容市貌,改善视容视貌,毕竟我们是一个设计驱动型的公司。”
 
在代言人方面,老罗表示为了和我们的品牌调性相符,会找一些有名气有态度的公众人物,比如朴树、陈冠希、李宇春等等,“我们也很认真地考虑过任志强,只怕请不动他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