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宏达电董事长暨执行长王雪红多次强调不会放弃手机事业,不过,宏达电手机品牌全球市占持续滑落、代工的 Pixel 手机订单也被鸿海瓜分大半,虚拟实境(VR)市场又尚未普及,制造部门确实没有大量人力需求。在经济规模及成本考量下,宏达电的制造事业应思考不同的策略。


宏达电股价在 2011 年攀上历史最高价 1,300 元(新台币,后同),当年公司营收达 4,657 亿元,不论在零组件取得或议价,以及经济规模上,加上为确保品质,确实有拥有自己制造部门的需求。


相较去年宏达电营收 621 亿元,仅 2011 年的 13%,不到千万支的数量,手中谈判筹码大为降低。


2013 年是宏达电转亏的转折点,当年第 2 季营收 706 亿元,每股纯益 1.5 元,第 3 季开始进入连连亏损困境,当季营收骤降至 470 亿元,即可看出经济规模的影响性。更何况宏达电去年一年的营收,还不及 2013 年第 2 季一季的业绩。


出货量减少、营收下降,是宏达电不得不裁减制造部门人力的主因。接下来若要达到本业获利目标,制造部门的调整,包括自动化、甚至委外生产,都是可以思考的方向。

 


同时,在“去中心化”的市场趋势下,随边缘运算的兴起,手机本身的运算能力、硬件规格可能不用太复杂,就近交给附近小基地台进行边缘运算回传,即可满足使用者的需求,困难的是介面设计与使用者体验,制造难度降低,更易于自动化或委外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