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 AI 的加持,陷入沉寂的 AR(增强现实)正在回温。
 
继 2017 年谷歌发布 ARCore、苹果推出 ARKit 后,更多的 AI 公司开始加入 AR 的竞争。2018 年 6 月 27 日,AI 独角兽公司 Rokid 发布带有人脸识别的 AR 眼镜,6 月 25 日,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推出 AR 特效平台 Byted Effect,今年 4 月,另一家 AI 独角兽公司商汤科技,也推出了旗下的 AR 开发者平台 SenseAR。
 
据第三方数据平台 Digi-Capital 预测,至 2018 年年底,苹果 ARKit、谷歌 ARCore 和 Facebook 的 AR 相机平台 Camera Effects 平台将累计超过 9 亿用户。
 
相比重点在虚拟环境里沉浸式体验的 VR(虚拟现实),AR 与现实的结合更加紧密,与 AI 技术的关联也更加直接。AR 初创公司徕创创始人李树欣告诉记者:“AI 中的语音、视觉识别技术和人机交互等技术能够非常有效的提高 AR 产品的体验。”
 
而两年前与 AR 一同火热又一同遇冷的 VR,依然沉寂。多位行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VR 就是一个游戏机,应用场景较窄且不是刚需,再加上技术短时间内很难突破,VR 的起势仍然需要漫长的等待,而 AR 能够在工业、教育、医疗、交通等多个领域,解决问题。
 
嗅到机会的创业者们开始迁徙,关注新技术的投资人开始重新考察 AR,科技巨头们搭建的 AR 平台逐步成熟,AR 即将重新站上风口。
 
AI 技术加持
“AR 与 AI 之间的结合非常紧密,”红点中国合伙人张涵对记者说道,“AR 直接体现的就是图像识别技术。”
 
AI 产业的发展已经进入新的阶段,从比拼技术过度到技术落地。承载语音识别技术的智能音箱,今年一季度全球出货量已经接近千万台,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 2018 年整体出货量将超过 5000 万台。而图像识别技术也已经渗透到安防、医疗等领域,据《财经》记者了解,安防领域的 AI 技术订单,已经有不少千万人民币量级的。
 
技术开始实现商业化,意味着 AI 技术已经在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可用”。这对于 AR 产业来说,是一针强心剂。
 
有了 AI 技术,AR 的想象空间也将更大。智能手机替代 PC 成为新一代计算平台后,智能手机行业也逐渐进入饱和状态,不少人都开始猜测谁会成为下一代的计算平台。
 
一位曾是谷歌虚拟现实部门创始成员,后又回国创业的 AR 创业者告诉记者,智能手机的便携性,让用户的使用时长大大增加,但其信息交互是方式是“触摸+位置”,仍然有局限性,而视觉信息占人类输入信息的 80%以上,AR 眼镜能够让视觉实时在线,大大增加在线的时长与维度。
 
他认为,视觉技术的加入,让 AR 眼镜有希望成为下一代的计算平台。
 
AR 能否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还是一个未知数,但可以肯定的是,AI 技术能够为 AR 的应用提供更多机会,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也在公开场合提到,更好的 AR 需要更好的 AI 来实现。
 
AI 技术在某些领域实现“可用”,但 AR 技术目前整体来看还不够成熟,这受制于多个因素,例如,李树欣提到,在 AR 环境里,摆动中的汽车仪表盘还不能被很好的看清楚,但这也是受到网络带宽的影响,因此,包括他在内的 AR 从业者们,都在期盼 5G 时代的快速来临。
 
三大运营商之一的中国移动就在重点探索 5G+AR,中国移动咪咕公司副总经理王刚在 6 月 27 日的 GVRC(全球虚拟现实大会)上提到,咪咕正在深入研究 AR 技术与体育产业结合的模式,包括更加丰富的赛事直播模式,以及为训练、健身提供虚拟场景等等。
 
“在 5G 通信网络的支持下,用户体验会有明显的提高,AR 技术也能为体育、电竞产业带来新的发展点。”王刚说道。
 
AR 比 VR 实用性更高?
创办徕创之前,李树欣曾经创办小米生态链公司摩象科技,负责小米的 VR 产品,2017 年 7 月,他离开小米,转型做 AR 创业,“AR 的应用场景比 VR 更丰富。”他说道。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尽管最适合 VR 的游戏、娱乐领域蛋糕巨大,但能吃这块蛋糕的人并不多。“VR 的突破需要有高质量内容的刺激,而有能力做高质 VR 内容的公司并不多,门槛极高,投入成本非常大。”一位 VR 行业人士告诉记者。
 
而 AR 的应用相对就更加广泛。在制造业领域,技术操作过程中可以利用 AR 实现不同岗位的人员协作,在销售大型设备时,也可以通过 AR 进行展示,免去了繁杂的运输过程。在教育领域,AR 技术可以为线上教育提供真实的线下场景。在汽车行业,AR 不仅能够辅助驾驶,还能在汽车维修方面实现远程操控。
 
但应用场景丰富,AR 的从业者们也并非一帆风顺。
 
李树欣在过去一年里,接触了各个行业的客户,但他发现阻力非常大。“大家都觉得 AR 很酷,都想用,但是每个客户都有不同的需求。”他说道,“比如说有的要求续航能力要够,有的又要求可以录像,还有要求 AR 眼镜戴上能够和普通眼镜完全看不出区别的。”
 
当技术还不能实现通用时,就需要聚焦,此时,有细分行业经验的公司,有一定的优势。
 
美国工业软件公司 PTC 很早就看到了 AR 的方向,2015 年,该公司收购 AR 设计平台 Vuforia,随后推出了企业级 AR 平台 ThingWorx studio。
 
工业是 AR 应用的重点领域,AR 技术可以用于在物理样机制造之前,进行设计创新或改型,也可在已经制造出来的设备上进行改装设计,能够节省新设备的上市时间和成本,加速创新。在销售环节,可帮助用户或销售人员进行交互式、虚拟化的选装选配,同时,还可帮助企业进行产品的发布,让观众更好的体验新产品的功能、优点。
 
“通过视觉来交互,是比通过耳朵、嘴巴等等其他方式快得多的办法”,PTC 执行副总裁 Matthew Cohen 告诉记者,“就好比闭上眼,再睁开眼,你就可以立刻知道这个房间正在发生什么,而如果通过阅读来了解,你也许要花一分钟时间才能清楚。”
 
目前 PTC 的 AR 业务已经实现了 2000 万美元的营收,并且增长迅速,Matthew Cohen 透露目前的增速在 80%-100%。
 
AR 在 B 端应用的关键,在于垂直行业公司的推动,而在 C 端被熟知和接受,就需要手握大量用户的巨头来主导。
 
在 C 端,AR 与智能手机相结合是最自然的方式,苹果与谷歌是智能手机时代的霸主,占据了 iOS 和安卓两大入口,他们在 AR 的推动上有先发优势,例如苹果手机实现 AR 功能后,使用 AR 的用户可以短时间内突破数亿人次。
 
硬件仍然薄弱
在苹果和谷歌的引领下,中国的科技巨头们也在跟进。去年 8 月,淘宝推出 AR 开发者平台 AR Buy+,希望提升线上购物体验;去年 11 月,腾讯推出 QQ-AR 平台,为开发者提供 AR 基础技术;去年 12 月,京东也发布了 AR 开放平台天工,着眼于新零售升级。
 
与 VR 更多是各个公司自己埋头苦干相比,AR 行业已经开始呈现出相对成型的体系——巨头打造平台、行业公司深耕行业应用、硬件公司打磨产品设备。
 
而目前,其中最薄弱的一环就是 AR 硬件产品——目前市面上还找不到可以量产的消费级 AR 设备。
 
AR 领域最受关注也饱受争议的明星公司 Magic Leap 承载了 AR 硬件制造商的角色。截止目前,该公司共计融资总额超过 27 亿美元,是近几年美国融资最多的科技创业公司之一。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谷歌、高通等大量知名投资方,截至目前成立时间超过 7 年,但没有仍然没有一款设备正式上市。
 
一位 AR 行业人士告诉记者,Magic Leap 的快速大额融资和迟迟未能拿出可量产的产品,这是在消磨整个 AR 行业的耐心。而另一位行业人士则认为,做硬件需要有大量资本的支持,如果 Magic Leap 都做不出来,“那创业公司里还有谁能做?”
 
今年 3 月开始,就陆续有 Magic Leap 开始量产 AR 设备的消息,6 月,该公司发布了较为详细的产品细节,但具体定价和上市时间仍是未知数。
 
仅仅依靠智能手机,无法完全体现出 AR 的技术效果,整个行业都在期待新设备的诞生。此前,彭博社透露苹果的目标是在 2019 年储备好 AR 眼镜技术,产品有望最早在 2020 年发货。
 
巨头已经入局,行业需求明显,硬件设备正在逐步突破,AR 行业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成长,“当然现在 AR 还是很早的阶段,但是我认为 AR 的成熟曲线会更快,因为潜力巨大。 ”Matthew Cohen 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