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日之间,小米 IPO 话题似乎就被人写尽的样子。搞得我在回程航班上,只能琢磨边角料了。
 
从小米股价开始说吧,它让一些人看不懂,不习惯也不适应。
 
前日说破发,其实尾盘较发行价仅跌去不到 2%。而一些群友,却像验证某种真理一样兴奋异常。
 
其中一个颇擅财务分析的哥们在群里指点江山说,早就预言到小米会破发,机构将很快抛弃雷军,现在快做空,必将大赚云云;一个洗稿为主的某咨询公号在几个群里不断分发链接,核心观点是,小米 IPO 是一件“荒唐事”。
 
一些人今天仿佛成了哑巴。因为小米股价大涨 18%。其中一个幽幽地说,雷军真他妈会忽悠。
 
总之,小米天生有问题,世界没逻辑,世道没王法。
 
小米看上去动辄得咎的样子了。
 
但跟小米以及它的投资人聊下来,人家对这一幕早有预期。一个小米的朋友在雷军敲锣前跟我说,破发应该是“大概率的事”。一名投资人跟我开玩笑说,“不破发倒不正常”,但投资小米本意就不在此时此刻,这家公司未来的业务形态会有很大变化,相信雷军等管理层的力量。
 
前日晚宴现场,雷军致辞时,开玩笑说,这几天睡不好,毕竟投资人真金白银地认购,不能辜负人心。
 
而当小米破发跌幅仅 1.8%后,他说,“破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小米破发破得算很“优雅”。
 
这表达里,有感激,有情谊,有责任,也有一种自信吧。我想,即便前日破发价位再惨一点,雷军这样的人一定也能圆过场来,传递同样的信息。
 
这里不想继续说股价与市值话题。这种波动要素,除非处于钟摆尽头,几乎毫无意义。相比未来的小米,它们已经不是多么关键的因素了。
 
当然不是说小米 IPO 没意义。恰恰相反,此刻我就想随意罗列几段:
 
一、一种原生的创新力,商业模式的自证与澄明。
去年年会上,雷军说,2017 年,小米获得了文化自信、商业模式自信、价值观自信。我想,这不是偶然的表达,而是走出被动,重新恢复增长后的总结,也是 IPO 前的一次总动员。
 
当然,雷军眼中的小米,跟外界人士眼中的小米,肯定不一样。过去半年多,小米遭遇了诞生以来最大的争议,尤其围绕它的商业模式,讨论无数。
 
看上去,小米非常被动,一些人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其实,回头看,于它来说,实在是一场难得的价值重估与澄明之旅,非常幸运。
 
这说明,不要说大众、媒体,行业人士,竞品也没有完全理解小米的真实面。而最具魅力的成长性、投资价值,就在这种认知的模糊性里。
 
如果每个人都能精益地把控小米的成长。我想,这家公司恐怕早就消失在过去 8 年的行业动荡里了吧。
 
补几句。很多人说,小米产品没苹果赚钱,做不出高端,说没华为核心技术牛逼,缺乏三星星的供应链优势与全球品牌营销网络,产品卖点与营销不如 OPPO 们等等。
 
好像小米一无是处了。但在我看来,这些表达恰恰说明了小米的优势。单一产品上,它不是单一维度的冠军,但是,当你结合性价比、品质、品类、链接力、效率、数据与流量、用户运营看,全球没有一家手机类企业具有小米的综合优势。
 
这里面有价值观与强大的整合与协同能力,它体现在超强的效率。具体分析可以参考我之前的《如何通过“效率”一词透视小米的投资价值?》一文。
 
它当然也是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与商业形态。苹果、华为、三星整体比小米强大,但在商业模式演进上,它们都只是小米的子集。
 
争议就在这种商业模式的统括力与扩展性、商业形态的可塑性中。
 
记得很清楚,当初 360 崛起初期,面对外界不断质疑,周鸿祎反而感到非常高兴。因为,如果人人都能看得懂 360 的商业逻辑,他就没得玩了。
 
从这点来说,此刻,小米与雷军,也应该感到庆幸才对。外界的争议,其实持续抬高了行业对小米的期待。
 
而且,要看到,小米的这种模式与形态,以及未来潜在的业务结构调整,不是 copy to china,而是本土原生的创新力。IPO 也是一场国际化行动,接下来,它的输出价值将会非常明显。
 
你能看到,李嘉诚投资了小米,而且长实也跟小米建立了战略合作。这里面,有双方的互补空间在。苹果、三星、华为的全球化,各有自己的风格。但苹果区域、人群覆盖有限,三星、华为商业模式、落地运营远不够丰富,更像硬件公司。小米的服务带有整体的输出价值。

 

二、走向透明的小米,必将走向卓越与伟大。
小米 IPO 前夜,华为终端老大余承东的言论,颇有些酸溜溜。他平常倒反而不是这种风格。在我们看来,无论华为多么牛逼,此刻,面对小米 IPO,应该祝福才对。因为,至少小米开始走向透明。而华为虽然标榜透明多年,但至今并没有获得更高认同。
 
这不是说 IPO 是唯一的透明化道路,但既然承认它是一种选择,就应该看到小米 IPO 案例中,一家中国土生土长的公司,正在置身于一个透明、负责的全球化舞台。
 
这一定会提升小米公司的治理结构。小米是港交所首个“同股不同权”的案例。这本身就是一种治理结构的升级。加上合伙人制,它们对应着一个充满想象空间的开放的商业形态,会倒逼小米的创新力。之前 5%的综合硬件净利红线,事实上也已经是内部的约束机制。
 
这种制度的变化、治理结构的提升,事实上,也是对中国新的融合经济发展模式的验证。小米 IPO,于内于外,都具有丰富的话题价值。
 
三、一种融合经济的趋势、风向标价值。
小米 IPO 是整个互联网与实体经济各自转型、融合枢纽期的典型符号。它是趋势、风向的象征。
 
最近几个月,本地互联网企业 IPO 案频频。但在我眼中,没有一家比小米更能体现这个变局周期的风貌了。
 
这一维度上,我甚至认为,它的风向价值丝毫不逊阿里等巨头。事实上,一些商业理念的演进上,小米本来就不遑多让。举例说,雷军谈“新零售”,早于马云半年。小米线上线下融合的商业实践,虽然业态远不如通过资本强力涉入的阿里更丰富,但个案进展比阿里还快。
 
这一枢纽期的 IPO 价值,就在于,小米比其他诸多互联网公司更能代表当下中国融合经济模式的发展趋势。同时,它也最能体现出此刻资本市场对于新的商业模式与商业形态的渴求。
 
小米能撬动两地资本市场,后两者甚至为此加快制度变革的节奏,能让人感受到整个宏观层面的象征意义。
 
当然,小米自身也在持续微调。比如招股书中,它努力强调自身的“互联网企业”属性,在数据、技术、变现策略等层面,这符合它的特征。但“互联网”本身也在面临升级,这一概念已很难真正涵括一种融合经济模式的风貌了。
 
小米开始自称“新物种”。我对这个概念有些不同意见。但它毕竟已流行起来,足可模糊地描摹一种形态。而“模糊性”,一直是我最为崇尚的商业美学。
 
小米的成长价值,就在于一种具有强大号召力与想象空间的新商业形态。
 
当然不独它一家,阿里们更甚。而美团们,以及诸多中小型互联网企业,甚至新创公司,从诞生起就开始呈现出不同于过去 20 多年的互联网发展路径,非常具有想象力。
 
而这种模糊性、不确定性,恰恰隐含着隐秘的商业价值。这一周期,充满焦灼,但它却给投资人创造了富足的空间。它们更重视趋势、硝烟。
 
许多人至今还把小米视为手机企业。事实上,小米生态链企业群像已经树立起来。未来两年,出货总量将有望超过小米手机。手机虽然营收规模大,现金流强,也是持续扮演小米技术创新与商业模式的渊薮,但未来智能互联网时代,只会是整个小米开放平台上的服务品类之一。
 
四、创业家、企业家创新精神的薪火相传价值。
前晚晚宴,我被安排在小米员工与投资人一场,看到了雷军强大的朋友圈。但相对那些投资人,我更关注小米与它的生态链企业,雷军与他的创业伙伴以及创业的东西们。
 
晨兴资本刘芹说出了我的现场感受:雷军身上体现了顶尖的企业家精神。
 
当然,很多人肯定有争议。因为,若你将雷军置入柳传志、马云、张瑞敏、马化腾、李彦宏等人之列,能感觉到他的气场还不够。
 
但此刻的雷军,相比上述风云人物,他身上的“创业家”气质要更为浓厚。小米应该是雷军最后一个亲力亲为的公司了,在他与小米身上,此刻,所展示出来的最丰富的一面,就是这个时代的属于中国的创新、创业的传奇。
 
我这里用了“传奇”,一点都不觉得矛盾。小米确实崛起于风口,但 8 年来,小米带给整个行业的冲击与荡涤,推动了许多层面的创新。我们说苹果有苹果概念股,事实上,小米创新、孵化的生态链品类,要远大于苹果。而它借助平民精神所触达的土壤,也比苹果更深更为辽阔。苹果是普罗大众的敌人而不是朋友,小米才是。
 
IPO 现场,我看到了小米生态链企业群。晚宴时,更是看到多年来围绕金山、雷军、小米建立起来的丰富的生态体系,诸多 70 后、80 后创业家、企业家排队向雷军敬酒。
 
我见过类似的场合。雷军的气质要比马云们更接地气。他与周围的关系,更像一种命运共同体而不是个人崇拜式的敬仰。与许多擅长渲染战略与格局、表达力更强的企业家群体比,雷军有他的短板,但他与创业者群体的这种关系,使得此刻的小米与他本人,具有超越整个群体的意义。
 
这得益于雷军的心胸与小米的开放维度。在这个层面上,小米与雷军确实是两位一体的。
 
过去 8 年,小米能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市场崛起,虽有雷军当初的风口选择,但今日的小米绝不是纯粹的风口产物。
 
我算不上雷军的粉丝,但我不惮以说自己是小米的拥趸。它未来的商业形态,不一定成功,但至少是在实实在在地不装逼地区实现某些只在科幻作品中预测过的生活,一个智能互联的世界。
 
当然,你尽可以嘲笑小米没有这家没有那家的硬件核心技术,但不要轻视一个科技的、智慧的小米。“科技”的概念,无论内涵还是外延,都远大于技术。小米的创新力,这个周期体现在商业模式上,未来一定也会体现在局部的技术创新上。
 
这里面有创业者的基因与气质。小米不是那种盲目追求技术的公司。这个阶段的小米,是一家最擅长挖掘技术商业价值的公司。技术常常产生冗余,而过去 8 年,小米的价值就在于,它在移动互联网的世界,最大限度地让产业具有经济的价值。
 
这里面就是人的力量。所有的商业传奇的演绎,都在于人本身。
 
前晚,有一幕让人感动。晨兴资本刘芹在台上致辞时说,尽管晨兴投资小米收益很丰厚,但相比小米人本身做的工作,不值一提。他说,他最崇拜的人是当年一毕业就拿了嫁妆钱认购小米股权的女员工管颖智。刘芹现场特意向她表达了敬意。
 
这决不是作秀。因为,早期的小米,找核心团队的标准正是“要股权还是要现金”。一个苍茫的未来,投入现金,意味着没有多少回头路,只能死心塌地地干活。
 
这里面隐含着世俗的智慧,也是人性的一面。
 
如果雷军本身没有号召力,如果林斌、黎万强等合伙人没有薪火相传的精神,没有 all in 的心态,整个小米绝不可能有今日的局面。老实说,当我看到金山家族、小米生态链家族,以及俞永福、傅盛等诸多年轻一代的创业家现身,颇为感动。
 
我说小米故事是个传奇,就在这点。这里面,如果再归约为一点,其实就是梦想的力量,价值观的力量。
 
若按年龄,在第一代互联网人中,雷军不是最大,他也不是第一批风光对策互联网企业家。但小米 8 年,再度将他推向了产业前沿。这里面,我并不觉得是什么产业趋势或商业逻辑使然,我更愿意相信这是梦想、责任、价值观甚至商业伦理的驱动力。
 
相比小米与雷军对创业者群体的感召力,此刻的 IPO、小米的股价与市值,只是注脚罢了。我想,雷军虽然不如马云马化腾们更有气场,但这却是他企业家精神中最为可贵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