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没参与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雷军等人都来了。

 

无论是否为人工智能主题的大会,但凡 BAT 等巨头掌舵者到场,AI 都是他们重点探讨的话题。AI 领域在历经疯狂吸金、创企喷薄、AI 成为国家战略后,阿里、腾讯、百度、小米四家共近万亿美元市值公司的创始人话语中透露,AI 现在已到考量落地的时刻。

 

AI 潮流奔腾向前

李彦宏一向在各场合都表示看好 AI 前景,去年人工智能大会,他直言人工智能时代已到。但那或许意味着 AI 领域的玩家只是变多了,毕竟相较社会企业总体量,做 AI 技术研发、平台和生态的公司还是占少数。

 

今年,李彦宏则将现代化定义为 AI 化,他指出,未来几十年间 AI 将为产业和经济发展提供新动能,“未来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宣称他与 AI 无关”。

 

马化腾的观点近似李彦宏,但他着眼的是全球化角度。他提到,人工智能技术是一场跨国、跨学科的科学探索工程,任何企业、城市和国家都不能‘闭门造车’。“人工智能产业全球化趋势势不可挡,从技术研发到应用落地,从软件、硬件到服务,要全球协作才能实现最优化的配置。”

 

马云虽然讲的是人工智能技术对企业的影响变革,不过他主要为他提的“五新”战略发声。他格外强调了新制造,在上个月重庆智博会上,他就指出,新零售之后,新制造是关键。今天他说,AI 等新兴技术若无法推动制造等产业升级,将失去它的意义,而不会用智能技术的企业都将面临失败。

 

雷军对 AI 环境的判断比较简单直接,他认为,现在是人工智能时代,当今全球领先巨头都将人工智能列为公司核心战略。因此,他两年前很焦虑,小米应如何采取行动,最终考量再三,只能也把人工智能列为公司重要战略。

 

AI 并非止于技术本身,还涉及思维、伦理等方面

过去外界对 AI 的理解普遍偏重技术领域,现在 BAT 的掌舵者都把这种技术概念延伸为一种思维方式。

 

天马行空的马云在肯定 AI 势必成影响人类未来生活的技术革命后,他认为 AI 又并非具体技术,“它是认识外部世界、认识未来世界、认识人类自身的一种思维方式”。

 

李彦宏说的范围比马云小,侧重公司企业层面。在他眼里,AI 时代应匹配 AI 化公司,而这类公司首先应具备 AI 思维——从万物互联的角度重新思考公司战略。“企业要在遍布传感器的社会找准自己的定位,互联网提升了人与人的沟通效率,人工智能则会解决人与万物交流的问题。”

 

程序员出身的马化腾表达类似观点时相对务实,他说起微信这个月活连接 10 亿用户的产品,言语中透露人与人连接的极限或许就在这了。但如若增添人工智能这一关键,人与物、人与服务的规模将达几百亿,几千亿量级。“人工智能技术正在通向‘大社交’时代,未来整个人类的‘朋友圈’规模将会从几十亿扩大为几百亿,甚至几千亿。”

 

实际上,自 AI 诞生日起,人类就对 AI 描绘的美好前景抱有想望。但到 AI 真正落地,现实考量的东西并非限于技术。

 

在李彦宏眼里,他将 AI 伦理规划为 AI 公司标准之一,并指出 AI 的最高原则首先是安全可控,AI 企业需牢记安全、伦理和社会关怀,AI 终极理想是为人类带来更多自由和可能,而非取代人、超越人。另外,还包括 AI 技术的平等获取。

 

马化腾则提醒道,充分考虑 AI 发展带来的潜在社会影响,问题主要聚焦在“可知”、“可控”、“可用”和“可靠”四方面:人工智能的算法是否能够变得清晰透明、可解释?如何避免人工智能危害人类个人或整体的利益?人工智能是否能让尽可能多的人使用,共享技术红利,避免出现技术鸿沟?第四“可靠”,人工智能是否能足够快修复自身漏洞,真正实现安全、稳定与可靠呢?

 

马云没有像李彦宏和马化腾一样忧虑机器智能超越人类的事,相较而言,他更担心人类智慧本身停止生长。而针对 AI 这样的创新事务,马云觉得,过去的规则、体系、思考方法和教育都要改变,“要严防叶公好龙,这不仅仅是科学家、技术人员的挑战,也是政府运营巨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