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 23 日,在第十二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倪光南发表《科技人员与知识产权保护》的主题演讲。
 
现场,倪光南竟爆出一条咋舌的信息:“联想公司利润过去是靠创新产品,但是现在靠什么?现在它最稳定的利润来源是融科智地房地产,而它是靠获取计算所 6 万多平米科研用地起家的。”
 
有些人质疑倪的说法,毕竟柳传志刚拍胸脯说,联想是要做百年老店的。难道是房地产百年老店吗?
 
而就在上个月,联想控股下的弘毅投资联合境外机构收购了位于北京东二环的合生国际大厦北楼项目,这个项目为北京写字楼市场近年规模最大的单栋交易。
 
倪光南口中的“融科智地房地产”成立于 17 年前,其前身实为联想工业实业有限公司,作为联想控股的一个业务单元,融科智地最初并非想在房地产捞一把。
 
当时,融科智地开发了一些服务联想产业链的园区,比如今天熟知的联想上地总部、神州数码软件开发中心、融科资讯中心等。
 
这些地方原本是打算做联想的品牌基地,拿的地价也是按工业用地的价格走,也就是倪光南所说的“科研用地”。
 
随着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如果按老马说的“资本如果有 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 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 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的话,融科智地投入房地产是理智之举。
 
那十年,中国房地产行业毛利率上升至 38%,净利润率上升至 14%。
 
就连冯仑都说:这段时间,一有暴发户的丑闻,大家都会联想到地产商。
 
面对房地产开发带来的超额利润,部分高科技企业还是爱上了这个香饽饽,这不是个别现象,除联想外,海尔、格力也都亲赴了这场地产盛宴。
 
融科智地最初只尝试开发写字楼,到 2003 年为了加快发展,开始进入住宅领域,并迅速进入北京、天津、重庆、武汉、长沙、合肥等城市。
 
背靠联想,这样的资源优势也降低了联想融科智地的拿地成本。
 
2012 年,融科智地进入武汉,用约 8 亿左右价格拿下武汉光谷两个地,当时楼面价分别为 2558 元 / 平方米和 2662 元 / 平方米。但今天,武汉光谷的楼面价已经翻了十倍。
 
业绩太好,2005 年联想融科智地提出要上市。但最终,联想控股决定整体上市,融科智地成为联想控股的一个重要的上市资产包。
 
值得一提的是,2013 年,融科智地的净利润为 12.8 亿元,占了当年联想集团 63514.80 万美元总利润的 32%。
 
“其实企业都要居安思危,时刻聚焦,保持冷静,不要盲目扩张,乐观过头。” 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说起身边企业家身价锐减时提醒到。
 
不知道柳传志是不是属于乐观过头,这一年,柳传志兴奋地表示,联想的房地产可以做得更好,房地产在近十年还会继续兴盛。
 
但“猪不可能一直在风口上”,老爷子说这话的一年后,融科智地的净利润突然腰斩,接下来的一年利润 5 亿还不到。
 
发生这样的情况除了全国“地王”靠高财务杠杆,疯狂争夺地块外,真正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公司越来越专业,不管是管理能力,还是人才建设,面对竞争激烈的同行,融科智地不像前几年那样游刃有余。
 
“柳总表示,联想控股还是要做好投资业务,联想集团的 IT 业务也不会放弃,地产该是放弃的时候了。”联想内部人士表示。
 
到了 2016 年,联想融科智地上半年营收 44.87 亿元,利润未知,但从联想内部人士这番话,可略知一二。
 
果然,同年 9 月的一个夜晚,融创中国和联想控股发布联合公告宣布:融创以 138 亿元整体收购联想地产业务。
 
 
两个月后,杨元庆变提出联想集团“三波战略”,分别是核心 PC 业务、智能手机和数据中心业务、自然语言交互和人工智能业务。
 
虽然明确了 PC 业务的核心地位,但 2017 年 PC 报告显示,联想 PC 端的主要业务在第一、二季度出货量都被惠普反超,着实让人尴尬。
 
此时,杨元庆又提出所谓新的“三波战略”,分别是:保命的电脑业务、提升未来发展的手机业务,以及重点布局的智能设备和“设备+云”,希望通过新的技术来实现联想移动业务盈利。
 
就目前情况看,除了电脑业务,联想在后面两项业务上,并无显著建树。
 
用倪光南的话说:“联想自己丧失了机遇,在历史交汇期擦肩而过,那就没办法挽回了”
 
倪光南是曾主持开发联想汉字系统的集团总工程师,和柳传志曾是亲密无间的战友,但联想走到创立的第十年,两人由于在研发路线上产生意见分歧,渐生不和。
 
当时,倪光南对标英特尔“芯片”技术,希望全力开展“中国芯”工程,却被柳传志当场泼冷水:“有高科技产品,不一定能卖得出去,只有卖出去,才有钱”。
 
在柳传志看来,彼时联想的实力无法匹配“中国芯”工程的需求,出于工业基础、技术储备、资本实力等方面的欠缺,中国公司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改变国际电脑行业格局。
 
1995 年 6 月 30 日,时任中科院计算所所长、联想董事长曾茂朝再开会议,宣布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倪光南被免去总工程师的职务。
 
据说,会议之前就得知倪光南会“出局”的柳传志当众掩面而泣,掏出手绢来擦泪,令所有在场的人目瞪口呆。倪光南则无动于衷,后他称柳传志“流泪只是表演”。
 
然而,“赢家”柳传志面对被媒体戏称的“企业家和科学家”之战时,曾无限伤感:“不把我打入监狱,倪光南绝不罢手”。
 
其实分歧发生在联想进入发展瓶颈期,当时联想汉卡产品江河日下,面临转型,倪光南想进攻,柳传志想防守,无谓对错,毕竟通向罗马的路不只一条;
 
但今年,中兴事件和联想 5G 投票事件再次敲醒警钟:如果无法解决核心技术问题,最后我们可能还是受制于人。
 
“如果你只要贸易不要技术,那么你怎么赚钱,别人一样能做。如果有模式创新也可以,要是模式也没创新,大家都是同样的产品,怎么赚钱?”
 
而作为当年倪柳之争的“出局者”,倪光南到现在依然坚持“中国应该坚持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想法。
 
做个大胆假设,如果被踢出局的是柳传志,联想还会是今天的联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