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AR/VR 行业的一些人认为,AR/VR 技术未来将会融合在某款设备上,但移动 AR、智能眼镜和 VR 技术可能在中期(至少在商业上)出现分化。

 

预计到 2023 年,AR(移动 AR,智能眼镜)的安装基数将超过 25 亿美元,营收将达到 700 亿至 750 亿美元(注:安装基数不同与活跃用户)。VR(移动,单机,主机,PC)安装量将超过 3000 万,收入将达到 100 亿到 150 亿美元。这种差异是由已安装的基数、形式因素、价格、应用、业务模型和单元经济学驱动的,单从数据上看两者差异巨大,那么为什么它们如此不同呢?

 

资料来源: Digi-Capita AR/VR 分析平台和增强 / 虚拟现实报告

 

移动 AR 是大众消费市场

移动 AR 看起来像是 AR/VR 的发展中期大众市场,在去年年底拥有超过 8.5 亿的安装基础,到 2023 年,Digi-Capital 预计将超过 25 亿(ARKit, ARCore, Facebook Spark AR, Snapchat Lens Studio, web AR 等)。在无所不在的智能手机上作为一个自由软件平台有着天然的优势。(注意:移动 AR 安装基础是兼容 / 配置的设备,而不是活动用户。)

 

移动 AR 面临的挑战是关键应用,以用户关心的方式转换用户体验,而这是其他任何方式都无法做到的。《精灵宝可梦 Go》、messaging filters 和谷歌地图只是一个开始,但还需要额外的关键应用。

 

电子商务销售和广告支出可能成为主要的长期移动 AR 商业模式。电子商务 / 零售领域的移动 AR/ 计算机视觉已经为 Houzz、Olay Skin Advisor 和沃尔玛(Walmart)提供了服务。对于 adspend 来说,今年的 F8 主题演讲展示了 Facebook 的 adspend 资助的消息平台是如何利用 Spark AR 的——类似腾讯的 Snap。

 

从长期来看,来自应用内购买和高级应用的移动 AR 应用商店收入仍将是一个主要驱动力。尽管目前人们主要关注 AR 游戏比如《精灵宝可梦 Go》,但 Digi-Capital 预计,到 2023 年,在 20 多个应用类别中,非游戏类应用将占据移动 AR 应用商店收入的一半以上。企业移动 AR 软件 / 服务也可以成为长期组合的一部分。

 

智能眼镜是一款中期硬件 / 企业产品

智能眼镜在很大程度上是面向企业的,其短期安装基数从数万个(如 Vuzix、谷歌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到数十万个(微软 HoloLens 2 与美国陆军签订了 10 万套合同)。Digi-Capital 预计,在微软、谷歌和一系列初创企业的推动下,到 2023 年,企业智能眼镜的用户将达到数百万。Magic Leap 目前专注于开发者和企业,其消费游戏具有中期前景。

 

Digi-Capital 在三年多前首次预测,苹果将在 2020 年底推出智能手机系固式智能眼镜,但只有蒂姆•库克(Tim Cook)和他的核心圈子真正知道这是否会发生、何时发生,以及会是什么样子。如果它们作为一款高端智能手机外围设备推出,那并不是每个人都乐意购买或携带两款设备,比如 Apple Watch。

 

到 2023 年,苹果仍有可能向早期用户销售数千万部 iPhone,这也可能推动“bring-your-own-device”的企业需求。作为大众消费智能手机的替代品,独立智能眼镜似乎已经落伍了。

 

像 app store、电子商务销售和 adspend 这样的大众消费收入流需要数亿至数十亿的用户才能扩大规模,而目前看来,智能眼镜市场还不具备这样的规模。因此,智能眼镜的主要收入来源可能仍将是硬件销售和企业软件 / 服务。

 

面向早期用户和企业的 VR

2018 年,移动和主机 / pc 端的 VR 设备安装基数不足 2000 万部,销量仅为数百万部,而且流失率相对较高。Facebook 推出的高端独立的 VR Oculus Quest 今年的销量有望达到 100 万台,主要面向早期用户(Quest 的售价比竞争对手任天堂 Switch 游戏机高出 100 至 200 美元,并且需要两套或更多的耳机才能与朋友在 VR 中一起玩,不像 Switch 在非 VR 模式下那样)。

 

市场的拐点可能需要第二代高端独立的 VR 设备在 2020/2021 年左右出现,其性能更好、内容更好、价格更低。

 

VR 的大部分收入来自硬件销售和游戏 / 娱乐,而企业软件 / 服务在其中所占比例越来越大。虽然 VR 仍在探索其他应用,但三年后,这可能仍将是 VR 的商业道路。

 

一个统治他们的平台

长期来看,人们有望打造一个宏大的、统一的 AR/VR 平台,但目前却有三个完全不同的平台(同样是商业上的)。但在早期市场,这样的分歧是件好事,因为它为下一代科技巨头的出现留出了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