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1999 年 9 月,马云领着 18 位创始人成立了阿里巴巴集团开始,时至今日已有 20 个年头了。即将 20 岁的他就像是一个朝气蓬勃、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大刀阔斧誓要为自己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在阿里交出的 2019 年第一季度成绩单中,亮眼数据可圈可点,连续第三年保持 50%以上的增长速度,已让对手视阿里的存在犹如魔鬼一般恐怖。
 
 
从财报当中,可以看到,2019 年财年营收达 3768.44 亿元,第四季度收入达 934.98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均达到 51%。
 
同时,阿里将旗下业绩分为四大版块:核心电商、云计算、数字传媒娱乐、创新及其他。尽管业务多元化,但核心电商作为业务主引擎,增长还是十分强劲的。从财报可以看到,2019 年,核心电商收入 3234 亿元,已占总营收的 85.8%,比上一财年的 2140.20 亿元收入同比增长 51%。
 
可以看出,电商作为阿里的核心业务依旧稳坐帝国的第一把交椅。
 
下沉市场,带来的上升趋势
 
 
在财报中显示,天猫淘宝过去的一年中,新增了超过一亿的用户,为品牌和商家带来超过 9000 亿增量生意。截至 2019 年 3 月底,淘宝天猫移动月度活跃用户达到 7.21 亿,比去年同期和上一季度上涨 1.04 亿和 2200 万。
 
对于本就拥有着数亿用户基数且成长多年的阿里来说,一年的时间还能够增加上亿用户,着实不易。尽管这过亿的新用户中,有 77%是来自下沉市场。
 
这从侧面也证明了,去年阿里 CEO 张勇反复提到的“下沉市场”,即“新增用户主要来自下线城市和农村市场”这一方案的正确性。
 
说到下沉市场,就不得不提到拼多多。
 
当年它剑走偏锋,利用下沉市场,依靠着三四线甚至是五线城市用户迅速崛起。
 
商业逻辑也很简单,一二线城市的电商市场已经饱和,持续开发下去,会使整个市场逐步进入倦怠期,从而影响整个电商行业的前进。
 
而拼多多的成功,引起了阿里电商部门的注意,同时也让它深受启发,找到了新商业体系的业务下沉目标。
 
阿里财报中也称,淘宝对下沉市场的加速渗透,是阿里核心电商业务高速增长的重要引擎。
 
随着淘宝逐渐实现了无线化,不断丰富其内容体系。现今的淘宝已经将自己打造成为集商品、交易、分享、互动、视频、直播于一体的消费平台。
 
为了更好地发展下沉市场,淘宝还迎合了广大下沉市场地用户娱乐需求,不断地更新并迭代出了直播、好物分享等平台,推出娱乐小程序,不断探索新的商业途径。
 
而淘宝直播是一个很适合下沉市场获客并转化的产品工具。
 
官方数据显示,2018 年淘宝直播平台带货已超千亿。所以正在面对 3-5 线城市市场的电商,电商直播成为了连接它们关系的一副锁链。
 
与小红书社区性质相似,淘宝直播和好物分享,两者都是通过 KOL 分享自身的体验感,来增加用户的购买力。
 
 
前不久,被称为“口红一哥”的李佳琦,成为了淘宝直播带货第一人。网红直播带货,也成为淘宝中吸引用户消费的一部重头戏,同时也是各路带货王发挥实力的温床。
 
当然,电商直播还会带上低价、限时促销等标签,这样的举措面对品牌方有更大的议价能力,也可以拿到更多的价格优惠,从而吸引更多消费者的注意。
 
在淘宝的 7 亿用户中,还活跃着大量爱参与评论、买家秀和分享的消费者,他们热衷发现、并向好友分享淘宝上的好物。而淘宝上的好物分享功能,则能让这些热衷于晒物与产品体验分享的用户,通过新的内容生产,重新聚集流量并精准地分配到潜在客群中,非常高效。
 
报告就指出,淘宝天猫过去一财年新增超 1 亿用户,为品牌和商家带来超过 9000 亿增量生意。截至 2019 年 3 月底,淘宝天猫移动月度活跃用户达到 7.21 亿,比去年同期和上一季度上涨 1.04 亿和 2200 万。截至三月底,年度活跃消费者达 6.54 亿,比去年同期增长 1.02 亿。
 
但是,有利就有弊。下沉市场为淘宝天猫带来了过亿的新增客源,但同时,每单的成交单值也下降了不少。这也是下沉市场后,所产生的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
 
阿里的 CFO 武卫称,来自于下沉市场的订单数只占总体的 20%。换句话说,就是针对一些快销和高频销品类上,还存在着上升空间。这也提醒了阿里,在未来的市场投入中,提高下沉市场留存和复购率,也将是精细化深耕的重点。
 
阿里云增长艳惊四座
 
 
电商一直稳坐龙头老大的位置,但是对于云计算的探索,阿里从未停止过他的步伐。
 
作为继电商外最具有潜力与价值的阿里业务板块,云计算作为阿里重点培育对象,在过去一个季度的业绩表现上,也是异常凶猛的。
 
谁曾料想,自 09 年开始创立,无论内部还是外部的人都不看好的阿里云,在经历 3 到 4 年的市场争议后,存活下来的阿里云,能在 10 年间,从无到有,涅槃而生,并成为市场最瞩目的焦点。
 
在过去 5 年中,阿里云不仅实现了全球市场份额增长 12 倍,在市场份额上,更是超过谷歌和 IBM 等公司,居于全球前三大公有云厂商的位置。
 
而回看当年 BAT 三巨头在深圳谈及云计算时,马化腾还认为云计算确实有很大想象的空间,但是还需要长时间的研究才能卓有成效。至于李彦宏则说,不客气一点讲,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只有马云认为这是云计算才是未来,要坚持不懈地投入下去。
 
在当年的互联网巨头里,阿里巴巴是少数坚定押注云计算的一个。正如当时大家觉得去 IOE (IBM、Oracle、EMC) 也很难,阿里还是做到了。大家觉得去思科、爱立信很难,华为还是做到了。
 
正是阿里云的多年坚持,后来也才有了云计算的时代大幕逐步拉开,开始形成一个真正的多元化市场,并随着众多巨头的加入开始良性竞争。
 
在 2018 年年末,BAT 三家巨头陆续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无一例外地将云计算放到更加重要的战略位置。阿里云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腾讯云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百度的智能云事业部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
 
从业绩来看,2018 自然年,阿里云营收规模达到 213.6 亿元,首次突破 200 亿大关,4 年间增长了约 20 倍。
 
但阿里云在面向下一个十年时,又将会如何作出新布局?这成为了行业所关注的重点。
 
2015 年,阿里云曾在 CDN 领域大举扩张,以多次主动大幅降价抢占市场,这一举措促使了其他云计算厂商纷纷跟进。这是阿里以一体化方式进攻部分垂直市场,并挤占传统厂商市场空间的开端。
 
2017 年 Q2 开始,阿里云计算 EBITA 亏损一直不断增加,从 1 亿到 4.9 亿的亏损并没有让阿里退步,反而愈挫愈勇。
 
2018 年 Q3 起,云计算亏损骤然收窄。2018 年 Q4,EBITA 亏损 2.7 亿,亏损率 4.1%;
 
当 2018 年年末,阿里云升级成为阿里云智能,首席技术官(CTO)——张建锋(行癫)也被委任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直接向 CEO 张勇汇报时,内部级别的提升,无疑将阿里云推上了更大的平台。
 
尽管在 2019 年 Q1,EBITA 亏损 1 个亿,亏损率仅为 2.1%,但营收增速却超过 77%,高速的增长数据,让阿里云迈上了一个里程碑式的台阶。

 

 
现今,阿里云业务已服务了中国一半以上的 A 股上市公司,以及 80%的中国科技公司,在 1688 企业采购中也斩获了超 300 家百亿级以上客户,全球工业 50 强占 7 成。
 
在《财富》全球最受赞赏的公司中,阿里巴巴合作伙伴更是超 50%。
 
尽管阿里云仍处在亏损的状态,但是骤然回温的趋势,也让各路投资者看到了希望,阿里云计算很有可能在 2020 年财年报道中出现转亏为赢的现象。
 
阿里云的下一个十年
 
 
至于目前,阿里云正在从单纯的云服务,升级为云智能服务,并从竞争提速,走向了冲刺。
 
在阿里云的规划蓝图中,阿里云未来将成为阿里巴巴经济体的技术底座,作为阿里生态的最佳实践。
 
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张建锋也明确表示,目前,阿里巴巴大约三分之二的业务跑在公有云上。而在未来的 1 到 2 年内,阿里将实现 100%基于公共云,全面成为「云上的阿里巴巴」。
 
当把阿里的技术和阿里云的技术完全打通,实现云智能升级后,阿里集团所有的技术的输出,产品的输出,对 to B 的服务,未来都必须通过阿里云智能这个平台实现。
 
未来达摩院也将成为前沿技术的输出中心。三年投入 1000 亿的达摩院,在机器学习、芯片、量子方面已经有不少成果。这些尖端技术和阿里云的结合,可以让云保持技术的代差优势。
 
阿里云首席技术官(CTO)——张建锋也介绍,“从芯片到操作系统到网络,到的神龙服务器,一层一层,阿里云正在逐步构建我们端到端的核心技术能力。 ”
 
王侯将相,各司其职
 
 
众所周知,阿里的涉猎的范围一向很宽泛,包揽着新零售、数字媒体、娱乐等其他业务。阿里巴巴正日益成为中国消费的日常代名词,过去的一年中,全年活跃消费者达到 6.54 亿。这足以看出阿里的野心。
 
新零售是以盒马鲜生为代表的全能型,线上线下不分家,生活购物平台和商场。
 
数字媒体、娱乐包括了 UC 浏览器,优酷土豆,阿里体育,阿里游戏和阿里巴巴影业集团等。针对上个季度的部分收入对比所得,同比增长只有 8%,与上一年相差无几。
 
众所周知,数字媒体、娱乐的行业竞争甚是激烈,在视频领域,阿里优酷、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已然形成了三国鼎立的局面。
 
虽然去年的版权成本对比之前有所下降,但是三家都在迅速发展属于自己网站的自制内容。在这样一个以内容流量为主的时代中,各自建立属于自己的 IP 帝国,是一个需要大量烧钱,却又不能短期见效的事实。
 
至于社交通讯行业,几乎被腾讯微信垄断之后,阿里一直未作出什么大动作。钉钉作为独立的办公社交软件,极有可能会成为阿里下一个重点关照的产品项目。
 
除了新零售、数字媒体和娱乐之外,阿里在其他的项目上,上季度收入为 12.07 亿美元,同比增长 22%,只占阿里总营收的 2%。
 
但是对比上一个财年,菜鸟新增的 75 万进出口商家,和钉钉 700 万企业的数字化升级,可以算得上长势喜人。换句话说,这些项目,在未来的发展空间还很大,很有可能成为 2020 财年报表中的黑马。
 
纵观阿里财报的整个营收数据,最闪亮的莫过于电商业务中新增的过亿新用户。这些用户的出现,说明了下沉市场对于已经饱和的电商体系来说,确是一味良药。
 
但是此药治标不治本,当再次面临饱和状态时,阿里与它的智囊团军师们,有将会拿出怎样的锦囊,来迎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