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为的禁令将令美国硅谷产业链损失数百亿美元。

 

华为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制造商,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每部华为智能手机当中有约三分之一的零部件来自于美国的供应商。2018 年全年,华为手机出货量超过 2 亿部。根据 IDC 发布的 2019 年第一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仅今年第一季度,华为出货量就达到 5910 万部。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去年年底曾表示,ICT(信息通信技术)行业高度依赖全球供应链,华为同样如此。他当时透露,华为在全球拥有 13000 家供应商,供应链遍布中国、日本、美国和欧洲以及其他地区。去年全年采购支出达 700 亿美元。

 

从这个角度来看,华为的创新一方面是自身努力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与全球 13000 家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所体现的全球价值链的优势。

 

在华为去年采购的 700 亿美元零部件当中,约 110 亿美元零部件来自于高通、博通等美国芯片供应商,同时也包括微软和谷歌安卓等美国软件服务公司。

 

Canalys 分析师贾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的供应商主要是提供芯片以及手机屏幕的元器件,虽然华为可以将一部分供应链转到全球其他地区,但是需要时间,而且要全部转出去难度很大。”

 

特朗普的禁令阻止了美国供应商向华为供货,也将影响超过百亿美元规模价值的收入。国际律师事务所 Dorsey & Whitney 合伙人 Lawrence Ward 表示:“美国政府的禁令打乱了全球产业的供应链,因为外国公司将无法向华为出售包含美国零部件的产品。这也意味着,即便华为要向中国台湾的芯片供应商购买芯片,如果这些芯片当中含有美国的零部件,也是不能被允许的。”

 

以高通为例,华为向高通的采购占到高通总收入比重的接近 10%,高通上周最后两个交易日股价下跌近 5%。光电器件制造商 Lumentum 收入的高达 15%都是由华为贡献的,该公司股价上周最后两个交易日下跌近 20%。华为的其他供应商包括赛灵思、Qorvo 以及 Skyworks Solution,这些公司股价上周最后两个交易日也都出现 10%以上的大幅下滑。

 

周一盘前,上述公司股价也都出现 2%至 8%的大幅下跌。

 

胡厚崑在去年的采访中表示,供应链越是国际化,也意味着可能越容易受到冲击。正是因此,华为从 10 年前就已经开始自主开发全面综合有效的供应链管理体系。这些管理体系覆盖了研发、采购、生产制造、物流和服务。过去 10 年,华为也已经利用这一管理体系启动了应急预案,比如日本海啸、泰国洪水和尼泊尔地震等天灾;也有一些包括恶意软件攻击等在内的人为事件。

 

胡厚崑还表示,华为的供应链策略是多元化的,也就是说在选择技术解决方案的时候,会与不同的供应商合作,选择不同地区的网络,此外,华为尤其关注产品的生命周期,并且会备足存货应对不时之需。

 

胡厚崑指出,ICT 行业的全球供应链是相互依存的,如果其中的某一环断了或者受到阻碍,那么对与整个产业链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甚至影响相关国家的经济发展。他认为,为了全球和整个个人类社会的利益,参与该产业链的国家应该联合起来。

 

Eurasia 集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把华为列入实体名单,不仅将对华为造成伤害,更会对华为全球的客户产生影响,因为华为可能无法更新软件,或者进行例行维护和硬件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