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苹果联合创始人兼前 CEO 史蒂夫·乔布斯去世之后,几乎每个稍懂科技的人讨论起苹果都会带有一个预设的立场:乔老已仙逝,苹果再无令人惊心动魄的产品。
 
从 iMac,到 iPod,从 MacbookAir,到 iPad,是什么造就了最近 20 多年以来大部分革命性苹果硬件产品的成功?
 
有人说,是乔布斯对于“计算设备”颇具前瞻和创造性的认知;
 
有人说,是设计看门人乔纳森·艾维 (Jony Ive) 所坚持的功能主义设计理念;
 
有人说,是蒂姆·库克,苹果前运营高级副总裁和今天的 CEO,在削减成本、缔造供应链和促进销售方面不懈的努力和优异的成绩。
 
毫无疑问,这三个答案都对。但或许,这三者,缺一不可。
 
美国时间周一,《华尔街日报》放出重磅报道(阅读原文):多名苹果内部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上周刚刚官宣离职的苹果首席设计官 Jony Ive,和苹果高层之间的嫌隙已经存在多时。
 
如果要用一句话总结:Ive 对公司最大的诟病,在于他认为苹果已经变成一家运营驱动的公司;相应地,创造优秀的设计和美好的体验,已经不再是公司的核心文化。
 
报道从一个生动的案例展开。
 
2017 年 1 月,苹果高管在几十英里外的旧金山举办一次神秘的会议。原来,负责 iOS 的人机界面设计师需要向 Ive 展示最新的体验和功能,听取他的反馈,并作出重要调整。
 
当年 9 月,苹果就将发布 iPhone 的十周年钜献 iPhone X。在发布前的这段时间里,苹果必须确定 iOS 的软件体验,从而尽快投产。而最初正是 Ive 主导让 iPhone X 采用无桌面按钮的设计,最后必须由他来拍板。
 
在此以前,因为对公司早有不满,以及花费巨大精力在 Apple Park 新园区的设计上,Ive 已经很久没有去过公司总部,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旧金山的家里。因此,这次神秘的会议被放在了旧金山。苹果甚至派出了保安团队押送 iPhone X 的原型机到会议现场。
 
令在座设计师和苹果高管意想不到是,等到 Ive 出现,已经比原定时间晚了 3 个小时。
 
并且,在观看完演示之后,Ive 就离开了会议,丢下了一屋子的人,和他们尚未得到解答的问题。
 
“我们大家都在想: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一位在会议现场的苹果员工告诉《华尔街日报》记者,这样的情况在同僚之间形成了一种“Jony 已经走了,但不愿交出控制权”的感觉。
 
曾经的 Ive 不是这样的。在极其有限的能令他敞开心扉的媒体采访中,对于他的描述都是“对于设计、功能和体验极其着迷。”
 
原报道指出,由 Ive 乔布斯共同缔造的产品理念,曾经力挽狂澜拯救苹果公司于死亡边缘;然而现在他和苹果高管之间的差异愈发明显,不断扩大的嫌隙正在侵蚀这一对于苹果至关重要的理念。
 
根据苹果公司官网新闻,Ive 将于今年晚些时候离职并创办自己的设计公司。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Ive 透露新公司的名字是 LoveFrom,而苹果将会是新公司最重要的客户之一。
 
“Jony 在设计领域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人物,他在苹果的复兴中扮演的角色不容小觑。从 1998 年开创性的 iMac 到 iPhone,Ive 一直投入大量精力和关注,还通过 Apple Park(苹果公司新园区)展现出史无前例般的雄心壮志,”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表示。
 
“通过直接与他合作开展独家项目,并通过他所建立的辉煌而充满激情的设计团队的持续工作,Jony 的才能将继续为苹果带来价值。经过多年的密切合作,我很高兴我们的关系不断发展,并期待与 Jony 展开长期合作。”
 
据《华尔街日报》记者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对多位接近 Ive 的苹果人士的采访,Ive 在近几年里和苹果高层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Ive 因为和乔布斯在设计上的合作而决定加入公司,但是在公司的头几年里,乔布斯正好因为被董事会背叛而流放。1997 年,苹果重新请回了乔布斯,而在大刀阔斧改革公司、砍掉许多产品线的同时,乔布斯并未放弃对人才的重视。而其中一位被擢升的人才,就是 Ive。
 
同年,Ive 升任工业设计高级副总裁,负责大部分重要的硬件产品。两位天才一拍即合,并且确定了苹果未来的产品方向——只生产电脑、娱乐设备、以及手机。
 
Ive 曾如此评价乔布斯:“当我们看一个事物时,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和我们的大脑所认知到的东西,是完全一样的。我们会问同样的问题,对事物有相同的的好奇心。”
 
上任后的一段时间里,库克在一系列媒体采访里经常强调自己和晚年的乔布斯有多么亲近。这些采访中会出现一个颇具符号意义的细节:库克时不时会漫无目的地游走在 InfiniteLoop 总部的走廊,突然发现自己走到了乔布斯的老办公室里。
 
只有他和极少数人可以进入这间办公室,而他经常在这里回忆乔布斯还在的时候——苹果员工都知道库克是个工作狂,作息时间极为残酷,日常早上四点回邮件。这样的他仍然对乔布斯如此膜拜,凸显了他作为乔布斯门徒的地位。
 
但是,苹果的核心仍然是它的产品。而当我们讨论产品时,只有 Ive 才是乔布斯产品理念的真正门徒。他和乔布斯的关系就像记者和编辑:编辑给记者以概念,记者把概念落实成文字,而编辑让文字变成作品。两者是相互依存,是互补的。
 
而正是从工程师出身、在过去 20 多年时间里缔造了苹果全球无敌供应链的库克,对公司潜移默化的改变让 Ive 感到不适。他认为苹果已经转变成一家运营驱动,而非以创造具备优秀设计的产品和美好体验为使命的公司。
 
《华尔街日报》报道试图用硬件产品的销量和话题来证明这一论点。
 
乔布斯去世之后,苹果发布了包括 Apple Watch、AirPods 等在内的多款具有苹果代表性的硬件产品。然而它们当中没有一款在革命性和受欢迎程度等指标上,达到了乔布斯的临别神作 iPad 的水平,更别提追赶 iPod、iPhone。
 
与此同时,在乔布斯去世后诞生的 iPhone 产品,因为软件漏洞、续航和服役一两年后体验就显著下降的“计划报废”等备受诟病;笔记本电脑产品 MacBook Pro 连续三年深陷键盘质量控制丑闻,以至于苹果在最近推出的键盘退换项目里,直接加上了最新发布的一代 MBP 产品。
 
不过,这些产品仍然不断帮助苹果突破新的营收记录,一次又一次超出分析师的预期。在本财年的前两季度,苹果营收已经超过 300 亿美元。
 
暴涨的营收,是靠优异的 AppStore 表现弥补出来的。iPhone 销量在最近一年开始显著下降,快要退到 2014 年的水平(下图)。实际上,苹果在最近已经不再是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
 
Fact Set research analysts estimates
 
Ive 在最近几年时间里对设计工作表面上的不管不顾,看起来像是自暴自弃,实际上是对库克的一种情绪报复。
 
在乔布斯的时代,因为他经常造访设计工作室,员工总是有东西可以拿给他看,得到他的反馈。知情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库克上任后,设计工作室员工很少见到他,因为他似乎对这里发生的事情并不感兴趣,而这一情况让 Ive 感到很沮丧。
 
但是 Ive 本人并没有主动放弃。接近他的一位苹果高级员工透露,苹果对 Ive 的安排让他可以有更多时间远程工作,而他仍然很努力,特别是前年落成并对员工开放的新园区 Apple Park,耗费了他很大的精力。“他只是累了,”这位员工说。
 
令人遗憾的是,Ive 所熟悉的工作环境已经随着库克的上任发生巨大的改变。曾几何时,设计师是苹果公司的“神”。《华尔街日报》原报道引用一位硬件工程师的话,“不要让众神失望。”
 
在 Ive 离职之后,今后将由苹果工业设计副总裁埃文斯·汉基(EvansHankey)和人机交互设计副总裁阿兰·代(Alan Dye) 共同负责。二人将向苹果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汇报。
 
——没有什么比上述汇报安排,更能体现苹果现在是一家“运营驱动”的公司。
 
压倒 Ive 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和苹果其它高管对于 Apple Watch 的认知差异。他想要像乔布斯那样继续推动计算的边界,让 Apple Watch 成为独立的设备,而其它苹果高管希望把手表作为手机的扩展。
 
最后,双方达成了一种无奈的妥协:Apple Watch 需要和手机连接才可以初始化和使用,这一情况直到 Series4,也即这款设备诞生的四年之后,才终于得到改变;而在 2015 年,苹果同意推出搭配爱马仕皮带,价值 17,000 美元的纯金 Apple Watch。
 
Ive 不再出现在那些需要或不需要他出现的场合上,包括每月一次的“设计周”活动,以及最一开始提到的那次 iPhone X 人机交互演示会。
 
曾负责 iOS 拍照 App 的 Johnnie Manzari 告诉《华尔街日报》,“我们并非真的需要 Ive 来做每一个决定。但是他能挑战我们,帮助我们做到更好。在公司里,他是无可替代的。”
 
自从 Ive 淡出产品决策,每一个成功发布或被扼杀在襁褓之中的苹果硬件产品都只能用平庸评价。
 
HomePod 销量不足 50 万台,在智能音响市场中只占到无足轻重的 3%;能同时支持三台设备的无线充电板 AirPower,也因为设计缺陷导致发热严重,最终在几次推迟上市之后被干脆腰斩。
 
Ive 未能出席今年五月在新园区举办的音乐会,这场活动标志着 Apple Park——他的心血结晶——正式启用。
 
同月的苹果 WWDC 大会,作为演示视频“御用声优”的 Ive,声音没有出现在任何一个视频里。
 
上周四,他正式告诉了手下的设计师,自己将要离职的消息。
 
在乔布斯和 Ive 离开后,属于苹果设计的时代也随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