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率先上市首款 5G 手机以来,5G 技术连同 NSA(非独立组网)和 SA(组网)的话题算是出圈了——一位手机从业人士曾告诉记者:现在不仅仅是产业关心 5G 技术,连一些三四线的非潜在用户都会问上一句:你们的 5G 网络是 SA 还是 NSA 的?

 

作为联通 5G 技术的手机终端厂商,5G 的发展对于他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5G 技术实质上是一个连接管道,更大的速率意味着管道内可以填充更多的内容,而最终内容的升级将会直接影响用户。从这个角度来看,手机厂商其实是一个连接器,它的左手是用户,右手是应用和内容。

 

Gartner 的一份研发报告曾指出,到了 2020 年,5G 手机的年销量将会达到 6500 万部,届时,产业链渗透率将突破 100%,5G 将成为通信市场的主导技术环节。

 

5G 技术已经是手机厂商们面向未来的必要储备技术。“我们几乎是公司 70%、80%资源都投入到 5G 研发中。”Redmi 品牌总经理卢伟冰对记者说。

 

围绕着未来的用户和内容,中国手机厂商已经展开了一场 5G 军备赛。

 

在这场战争中,有人率先发兵,有人囤积粮草,有人军备实力雄厚提倡军团作战……一切的动作表明:没人会忽视 5G 技术对于手机终端厂商的意义。


先发先有用户 谁率先发布了 5G 手机?

联想是全球第一个推出了可以在市场上拿得到的 5G 手机厂商。”今年上半年,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曾告诉记者,他提到,5G 最早是在美国推出,联想 moto Z3 通过叠加一个 5G 模块,完成了首台 5G 版手机的上市。

 

联想 2019 年 3 月在美国上市 5G 手机,三星 S10 5G 版在 5 月正式登陆美国市场。在美国市场上市的 5G 手机不在少数,原因在于: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特定的城市先规划了 5G 网络,另一方面,在美国市场率先推出 5G 手机也是为了验证技术。

 

所以,中国手机厂商们上半年发布的 5G 手机基本都针对海外市场。

 

记者从公开信息统计:联想 2019 年 3 月在美国市场发布了 moto Z3 的 5G 版;OPPO Reno 5G 版在 5 月瑞士上市;小米 MIX 3 5G 版 2019 年 2 月在 MWC 上正式发布,5 月在瑞士、英国等地正式发售;华为 Mate 20X(5G)也是在 5 月份在瑞士发售。



先发手机意味着先拥有 5G 用户。“面对 5G,用户想要什么,在思考什么,这是手机终端厂商最想了解的东西”——过去,在不少采访中,多家厂商发言人都多多少少都提到了这样的思考。而从手机厂商的另外一个角度,5G 终端的推出也伴随着运营商的阶段规划:率先推出 5G 版也是为了和运营商一起做验证。

 

“让用户用起来,应用的市场才会跑起来。”vivo 通信研究院总经理秦飞提到。

 

从 2019 年年中开始,中国市场上市的 5G 手机不在少数。

 

2019 年 7 月 26 日,华为 Mate 20X(5G)正式发布,8 月正式发售,售价 6199 元——这也是当前唯一商用的支持 NSA(非独立组网)和 SA(独立组网)的 5G 双模智能手机。中兴天机 Axon10 Pro 5G 售价 4999 元起, 8 月 5 日上市销售,被称为“全国首款开售的 5G 手机”。

 

在中国手机厂商中,vivo 在 5G 方面表现得非常激进。8 月 22 日,vivo 正式发布旗下首款 5G 手机 iQOO Pro,最让人注意的是,iQOO Pro 拥有几近顶级的配置,但这款 5G 手机的起售价仅为 3798 元,它“刷新了 5G 手机终端的入门价”。vivo 通信研究院总经理秦飞表示,“作为头部企业,有义务推进 5G 的快速发展。”

 

三款上市的 5G 手机中,最特殊的还是华为:华为自研了巴龙 5000 5G 基带芯片,同时支持 NSA 和 SA 组网。而采用高通骁龙 855 平台手机则是外挂了高通 X50 基带,基带技术来自于高通。

 

据了解到,更多的中国 5G 手机已在路上:比如小米品牌国内的首款 5G 手机“应该就是这一个月了”,荣耀首款 5G 手机 V30 将在今年年底上市。

 

根据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在此前国新办发布会上公布的消息:目前约二十款 5G 手机可上市,5G 设备与终端均已步入成熟阶段。

 

而在短时间内,快速稳定的推出 5G 手机终端,本身就是对厂商在设计、研发以及生产等多个领域的考验。

 

走出不同的路径

手机终端厂商们在干什么?从手机产品的角度其实更好理解。

 

以 vivo 为例,作为手机终端厂商,第一要务是如何服务好用户。从终端研发的角度考虑,比如工程团队如何解决手机天线问题,对 5G 手机的耗电量进行测试,与运营商开展连接稳定测试,测试应用的体验等。

 

OPPO 曾提到,5G 通信标准的复杂性给手机设计带来很多难题,比如手机内部天线数量、射频器件数量大幅增加。另一方面,当前 5G 集成也给手机内部设计提出高要求,比如 90%以上的全面屏设计会进一步挤占天线的净空区,阻碍 5G 信号的发射。

 

一位通信领域的媒体人也曾对 PingWest 品玩提到,5G 芯片在散热和耗电上比之前还是要增加了不少。

 

当然,解决产品研发的问题只是第一步,在手机产品研发之外,终端厂商也要覆盖应用。

 

根据 OPPO 向 PingWest 品玩提供的一份资料,OPPO 将利用 5G 技术在应用场景方面探索更多可能,比如针对 5G 大带宽、低时延的技术特征,在 5G 3D 视频、5G AR/VR、5G 云实时游戏、5G 边缘计算与 AI 等方面正在开展探索。

 

除了智能手机这一传统移动终端形态,OPPO 也在积极探索适合 5G 应用的新型终端形态,如 VR/AR 设备、用户物联网设备等。

 

OPPO 5G,图片引用自网络


据了解,手机终端厂商参与 5G 产业链的角色主要是:参与中国标准制定测试,推出手机产品,研发 5G 终端上的应用等。

 

不过,5G 技术联通手机厂商,但有的手机厂商研究的不仅仅是终端技术。5G 不仅仅是消费,也有商用,围绕 5G 商用、民用技术,在 5G 方向上各家的路径也所有不同。

 

比如 5G 和物联网技术连通,联想的目标之一在于行业智能。“联想有更大的企图心,在 5G 的基础架构方面,我们的网络虚拟化技术(NFV)会促进网络设备的标准化,我们在这方面做了一定准备。”杨元庆对记者说。

 

小米研究的 5G 技术和 AIoT 紧密关联。“我们集团今年开始更新的未来五年的战略是手机+AIoT,其实 5G 是覆盖这两块都串联其中的。”小米集团公关部总经理徐洁云告诉记者。

 

搞“特殊”的还有华为。“华为不是为了 5G 而去追赶做 5G。”华为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记者透露,他提到,华为的 5G 更具系统性。

 

有分析认为,中国第一部传统意义上的消费者版 5G 手机,其实来自于华为:一是因为产品核心部件全自研(麒麟和巴龙 5000 芯片),不会被卡脖子;二是因为中国市场上市的时间点,卡着运营商的节奏来。而此前在 2019 年 MWC 上展示的 5G 产品,大多数都是针对海外市场,中国市场的产品则慢了很多。

 

除去手机终端所在的消费者业务,华为的 5G 业务更多的体现在运营商业务当中。

 

“这也是华为和其他手机公司最大的不同”,他提到,华为是从 5G 整个产业系统的做 5G,而不是只有 5G 手机。他的感受是:别人是 5G 来了,怎么去追赶一下,华为是 5G 还没来的时候,从通信技术、终端、产品等方面系统的投入做点东西。

 

快和慢,深和浅

华为在 5G 上投入了多少资源?华为 5G 产品线总裁杨超斌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自 2016 年开始,华为就在 5G 方面投入了与产品相关的开发工作,主要涵盖核心网、承载网、接入网,也包括我们的手机终端。

 

“我们纯粹看系统侧,华为 2019 年在 5G 系统侧投入,人数差不多是 1 万多人,因此,整个预算的金额,在 5G 系统侧不含终端,整个研发费用的投入超过 100 亿人民币。”

 

这其中包括研发人员成本、大量的仪器设备以及海思半导体在芯片开发和投入。

 

如果把 5G 研发比作马拉松长跑,谁会获得最后的胜利其实并不是谁在起步时更快决定的。“如果想要比一下谁做得深谁做得浅,其实还是要看全面的信息,比如投入的人力、资金,就算是专利,也要看关键技术的掌握情况。”这位华为内部人士透露。

 

对于华为来说,5G 研发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华为研发的技术会辐射到各个业务线,比如海思半导体、运营商业务的 5G 基础设施、华为赋予荣耀的技术授权,消费者业务的 5G 终端等。

 

公开信息显示,华为一年研发投入上千亿,记者很难找到华为在单独 5G 终端上投入资源的情况。这也意味着华为作为一家手机终端公司,在 5G 手机研发上特立独行的一面。华为消费者业务一直强调“全场景智慧连接”,所以 5G 技术在多设备终端体验上,也有一定的发挥空间。

 

iQOO Pro,图片引用自网络


记者试图根据公开信息整理出各家手机厂商研发投入的大概数据。比如华为在 5G 系统侧就超过 100 亿(2019 年 6 月份提出),万人左右研发团队;OPPO 2019 年研发预算投入 100 亿,“其中很大部分资源都将投入到 5G 中”(2019 年 4 月份);vivo 2019 年研发预算投入超 100 亿,vivo 通信研究院是负担 vivo 在 5G 标准方面工作的主要部门,拥有数百名专业技术人员(2019 年 3 月)。

 

小米 CEO 雷军曾提到,“过去三年,小米在研发费用上累计投入 111 亿元人民币,仅去年就投入了 58 亿元。”(2019 年 4 月),而卢伟冰对记者提到,“我们几乎是公司 70%、80%资源都投入到 5G 研发中了。”

 

在 5G 相关标准和专利数据方面,PingWest 品玩整理公开数据显示:中兴手机在 5G 领域的专利申请已经累计 3500 件(2019 年 5 月);OPPO 已经向 3GPP 提交了超过 2600 篇技术提案,并拥有全球超过 2000 族专利申请(2019 年 6 月);vivo 已经向 3GPP 标准化组织提交了 2200 多篇技术提案。

 

亦有分析人士向记者表明:关键是核心专利的数量,还是要看质量而不仅仅是数量。



专利数据公司 IPlytics 曾发布一份报告,截至 2019 年 4 月,华为拥有 1554 项 5G 标准必要专利,中兴拥有 1208 项,OPPO 拥有 207 项。中国有四家公司拥有全球 36%的 5G 标准必要专利,最后一家是中国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

 

前景和未知

数据显示,从 7 月 26 日发布到 8 月 15 号,华为 Mate 20 X(5G)在中国预约数已近百万。

 

在京东平台上,仅仅是一天时间,vivo 的 5G 手机 iQOO Pro 已预约了近 10 万台。

 

中兴天机 Axon10 Pro 5G 已经正式上线销售,暂未透露具体的数据。无疑,华为、vivo 以及中兴三家已享有 5G 手机的先发优势。尤其是华为和 vivo,他们已拥有一大批 5G 用户。

 

vivo、中兴和众多采用高通骁龙 855 平台的手机厂商类似,其产品采用外挂高通提供的骁龙 X50 5G 基带芯片,而相比起来,华为 Mate 20X(5G)配备的麒麟 980 处理器,其外挂的巴龙 5000 是业界首款 7nm 5G 单芯多模终端芯片,它把 2G/3G/4G/5G 集成到了一块芯片上,在能耗、设计管理上享有优势。

 

高通已经宣布全球发布第二代 5G 基带芯片 X55,7nm 工艺制成,支持 2、3、4、5G 全网络,并支持 NSA、SA 组网,但相关手机产品上线时间应该在明年。那些希望使用上高通 X55 平台方案的手机厂商,他们应该会选择等待。

 

通信产业网发布的《5G 手机发展白皮书》提到:之所以目前的 5G 基带芯片并未完全整合,并非厂商能力不足,而是厂商考虑到 5G 最终的标准还未完全落地,频谱的分配方案和 5G 牌照的相关发放工作还在梳理,运营商的组网方式也在测试过程中,这时如果完全押宝一种方案,则存在的风险无法评估。

 

关于产品、5G 芯片、标准必要专利以及抢占用户的战争还在继续,仍有太多未知。

 

但在这场长跑中有一个公认的东西——还是得跑起来,研发投入不能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