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9 月 19 日讯,iPhone 11 系列日前刚刚发布,除了后置三摄的浴霸设计争议,被国内用户吐槽最大的要数不支持 5G。这在众多国产手机厂商争抢发布 5G 手机的姿态形成鲜明对比。

 

2019 年被认为是 5G 商用元年。全球各大运营商都加快了 5G 部署的步伐,手机厂商也纷纷参与 5G 智能手机市场的争夺战。令人意外的是,作为行业巨头的苹果却迟迟没有向外公布其 5G 手机的发布时间,甚至部分媒体以及分析人士称苹果 5G 手机的推出将在 2020 年。笔者认为,苹果推迟发布 5G 手机,

  

苹果 CEO 库克在谈到 5G 时表示,5G 技术目前有些超前,不管是基础架构还是芯片都还没有足够成熟,还不足以推出一个高质量的产品。

  

 

这固然与苹果目前还没有研发出自家的 5G 基带芯片有关,而库克所言也是实情。虽然华为、vivo 等已经先后在国内推出 5G 手机,但 5G 芯片还远远未到成熟的地步,一是集成 5G 基带的问题,二则是 NSA/SA 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今年 6 月刚刚发布 5G 商用牌照,国内运营商在基站建设上仍旧处于早期阶段,5G 套餐也并未放号。


  

 

中国信通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 年 8 月国内 5G 手机出货 21.9 万部,2019 年 1-8 月国内 5G 手机出货 29.1 万部,甚至远不及 2G 手机的出货量,5G 手机的普及之路刚刚开始。

  

厂商态度不一:有激进 有谨慎

如果说苹果在 5G 战略上较为保守,那么国产厂商们可谓十分激进。

  

典型的代表要数华为,由于在网络、芯片、终端各个方面的能力支撑,华为也是最早推出 5G 手机的厂商之一。

 

华为 Mate 20 X 5G 手机
  

早在今年 2 月的 MWC 上,华为就推出了其折叠屏 5G 手机 Mate X,原计划于今年年中开卖。不过由于折叠屏产品的成熟度问题,该产品的开售一再延期;Mate X 之后,华为在今年 7 月推出了 Mate 20 X 5G 版,并在 8 月正式开卖;而这个月,华为的第二款 5G 手机 Mate 30 系列也即将发布。

  

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曾表示,今年华为的中高端手机会全面支持 5G。他还预测,明年整个产业会全面转向 5G,2000-3000 元的产品也会支持。而荣耀手机总裁赵明则向新浪科技预测,明年中国 5G 手机市场出货量将破亿。

  

vivo 也是国产厂商中对 5G 十分激进的。

 

vivo iQOO Pro 5G 手机
  

今年 8 月,vivo 推出了其首款 5G 手机 iQOO Pro。超出外界预期的是,5G 版本售价 3798 元起,远远低于此前外界对 5G 手机的 6000 元以上的预期,甚至降低至 4G 旗舰手机的价格水平;而日前,vivo 也推出了其第二款 5G 手机 NEX 3,5G 版本起售价为 5698 元。

  

vivo 通信研究院总经理秦飞也曾向新浪科技预测,今年中国 5G 手机的出货量在百万量级,明年可能达到数千万甚至上亿部。虽然今年 5G 手机的出货量并不大,但是提前抢占品牌和用户心智,可为明年 5G 手机爆发打下基础。

  

不过也有厂商对 5G 手机持一定的谨慎态度。

  

苹果没有上马 5G,有着 5G 基带芯片进度的客观原因。而 OPPO 早前就表示,将于今年第三季度在国内发布 5G 手机。但让业内意外的是,日前推出的 OPPO Reno 2 并没有支持 5G;据悉,OPPO 将在 10 月发布的 Reno Ace 也将是一款 4G 手机。

 

OPPO Reno 2
  

实际上,OPPO 今年的 5G 战略有所调整。OPPO 副总裁、全球销售总裁吴强解释称,Reno 2 不支持 5G 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时间点的选择问题,目前国内的 5G 生态仍旧需要构建。他还预测,从 4G 转向 5G 不会一刀切,从长期来看,4G 手机与 5G 手机并存仍将持续一段时期。

  

值得注意的是,华为发布的麒麟 990 系列芯片包含了一颗 4G 版本;vivo 的 iQOO Pro 和 NEX 3 也提供了 4G 版本可供选择。两家厂商虽然相对激进,但并没有在今年完全转向 5G。

  

OPPO 副总裁、全球营销总裁沈义人则认为,OPPO 的策略调整主要是基于消费者体验。“如果消费者拿到 5G 手机但没有对应的 5G 网络,第一印象肯定是信号不好,影响体验。”

  

网络、芯片等产业链仍未完全成熟

虽然国内已经有多部 5G 手机问世,但 5G 产业链仍不能说已经完全成熟,需要运营商、通信设备商、芯片商、手机厂商等上下游的共同推进。

  

今年 6 月,工信部正式向三大运营商发放了 5G 商用牌照,开始了国内 5G 商用的进程。运营商们也纷纷公布了各自的 5G 网络建设计划。

  

中国移动年内计划建设超过 5 万个 5G 基站,实现超过 50 个城市 5G 商用服务;中国联通今年计划在 40‐50 个城市建设超 4 万个 5G 基站;中国电信则计划初期在约 50 个城市开展 SA/NSA 混合组网,在重点城市的城区实现规模连片覆盖。

  

40-50 个城市,10 万量级的 5G 基站,这意味今年内中国 5G 网络的覆盖仍旧处于早期水平。作为对比的是,截至今年 5 月,全国建成 4G 基站已达 437 万个。

  

运营商在 5G 建设上也面临着一定的困难。一方面是 5G 的商业模式还未特别清晰,三大运营商的 5G 套餐也还未正式问世;另一方面,5G 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而三大运营商今年上半年无一例外都出现了营收下滑,资本支出压力很大。

 

作为全球最早研发 5G 技术的公司之一,华为在 5G 领域有着整体性的技术领先优势,这将是其抢占市场份额最可靠的保证。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 18 日就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表示,5G 的部署虽然在加快,但需要等到明年才能更加清晰,届时中国第一批的 5G 网络部署基本告一段落。

  

从芯片商方面来看,虽然目前已有华为、高通、联发科、紫光展锐、三星五家企业具备供应 5G 基带的能力,但能够商用的产品仍旧有限。联发科和紫光展锐的 5G 芯片仍未量产商用,华为的麒麟芯片则不对外销售,大多数手机厂商需要依靠高通 5G 芯片。

  

不过目前高通的 5G 解决方案也并未完全走向成熟。一方面是需要外挂 X50 基带来实现 5G,存在耗电、发热等问题;另一方面是 X50 基带只支持 NSA,不支持 SA。

  

据悉,高通的下一代骁龙 865 处理器将实现集成 X55 基带,并支持 NSA/SA 双模,但明年才能商用量产。高通日前也刚刚宣布,骁龙 7 系 5G 移动平台将是集成 5G 功能的 SoC 系统级芯片,OPPO、realme、Redmi、vivo 等企业搭载该 5G SoC 的相关产品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开始陆续商用上市。

  

等待杀手级应用

对于手机厂商来说,目前关于 5G 的应用场景还有一些争议。甚至观点认为目前并没有出现一个杀手级的应用能够驱动用户用 5G 手机替换掉手中的 4G 手机。“现在 5G 最大的应用可能就是测网速软件了。”有业内人士调侃道。

  

OPPO 副总裁、研究院院长刘畅认为,“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过程”,回顾过去几代通信技术,都是先有技术的准备,然后才有了各大超级应用的诞生;vivo 通信研究院总经理秦飞则将其形容为:先有“机”,后有蛋。只有大家都用上了 5G 手机,才能谈后续产业发展。

  

目前来看,5G 在视频上的应用可能是目前最能可见的 5G 手机使用场景。

  

OPPO 副总裁、全球营销总裁沈义人认为,未来视频一定是消费者最能直接感受到的 5G 场景,而从视频的观看、制作、分享都会成为 5G 应用的第一个关键的门槛。

  

在 OPPO Reno 2 上,虽然并未上马 5G,但 OPPO 升级了拍照和视频硬件,甚至推出了自研的视频拍摄剪辑工具 Soloop 即录;更早之前,OPPO 还推出了短视频内容聚合平台优喱视频。至此硬件出身的 OPPO 已经覆盖视频内容拍摄、剪辑、分发的全环节。

  

实际上,小米也早已在短视频领域开展布局。


今年 3 月,新浪科技曾独家报道了小米收购九维宽频获得网络视听许可证的消息。而有了资质的同时,小米推出了短视频内容分发 App 朕惊视频,其同时还拥有小米视频 App 和小米直播 App 。

  

有意思的是,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此前收购了锤子科技的部分专利,并将试水硬件。也有报道称,字节跳动在做的是一款儿童手机,主要是针对教育领域的尝试,而不是进军手机硬件。不过目前字节跳动在硬件上的具体布局究竟如何,仍不为外界所知。

  

这样的业务交叉也正在家电行业发生。为了为 5G 时代的 IoT 爆发做准备,华为荣耀、小米 Redmi 等手机厂商纷纷涉足电视、甚至更多的家电品类,与家电企业展开正面竞争。

  

可以预见,在 5G 时代,手机厂商们在探索应用场景的同时,业务边界也会越来越广,并与一些互联网企业甚至是家电企业存在交叉。而毫无疑问,在 5G 竞争中赢得胜利的玩家,也将在手机、IoT、互联网服务等方面迎来全面爆发的新机遇。

 

与非网整理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