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1 月 11 日讯,谷歌此前宣布 21 亿美元收购可穿戴设备厂商 fitbit,但是很多媒体并不看好,认为其收购只要达到 5 亿美元,那这项收购案肯定会失败。

 

ZDNET 发文评价了谷歌收购 Fitbit 一事,其认为 Fitbit 注定失败,因为谷歌曾经收购的几乎所有“东西”都被像垃圾一样丢弃了,或者由于公司无法成功地将收购的业务融入其文化最后变得一文不值。

 

ZDNET 表示,“请原谅我的悲观,我完全可以预想到”这将给 Fitbit 的员工、产品和客户带来毁灭性的灾难。谷歌曾经收购的几乎所有“东西”都被像垃圾一样丢弃了,或者由于公司无法成功地将收购的业务融入其企业文化呆滞最后变得一文不值。

 

可以说,谷歌诞生的头 10 年,核心服务产品(如 YouTube、AdSense/AdWords、Maps/Earth)的合并为其打下了良好的生态基础。然而,谷歌在过去 10 年的收购记录非常糟糕——尤其是以规模达 5 亿美元及以上的收购案为例的话。

 

让我们回顾一下过去十年谷歌最重要的收购案例:

 

2011 年 8 月:摩托罗拉

谷歌以 12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摩托罗拉,以提振其羽翼未丰的移动设备业务。由于无法成功地将摩托罗拉及其产品融入谷歌的企业文化,谷歌于 2014 年 1 月以 90 亿美元的价格转手将其出售给联想。

 

2013 年 6 月:Waze

谷歌以 9.66 亿美元收购了以色列地图导航公司 Waze。从摩托罗拉的失败来看,这是谷歌继以 6.76 亿美元收购 ITA 软件(即谷歌航班)之后最大的一笔收购。直到今天,Waze 还没有将其应用技术完全整合到谷歌地图中。一些 Waze 应用程序功能,如实时交通和事件报告,也只是最近才迁移到谷歌地图。该应用程序仍然是独立的,与谷歌的其他 Android 和 iOS 应用程序的 UX 完全不同。

 

2014 年 1 月:Nest

谷歌以 32 亿美元的现金收购了 Nest——第一批“科技独角兽”之一。在接下来的几年里,Nest 经历了人才流失,其中包括公司的创始人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和马特·罗杰斯(Matt Rogers)。2018 年谷歌最终将其并入了家庭设备业务。在 2019 年,谷歌淘汰了 Nest 云服务,转而支持自己的云服务,这实际上导致与 Nest 生态系统合作的设备都被淘汰了。

 

谷歌还以 6.25 亿美元收购了英国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公司 Deepmind Technologies。截至 2019 年,没有人知道谷歌是怎么处理 Deepmind 的,因为该公司持续亏损且亏损金额巨大。

 

收购 Deepmind 旨在加强谷歌的云平台和分析堆栈,另外谷歌还收购了这些公司:Bebop(3.8 亿美元)、Apigee(6.25 亿美元)和 Looker(26 亿美元)。但是,收购了一大堆公司,2019 年谷歌的云平台业务(运行速度为 80 亿美元)仍然远远落后于亚马逊(330 亿美元)或微软的商业云业务(440 亿美元,包括 Office 365 和 Azure)。

 

2017 年 9 月:HTC

谷歌以 11 亿美元收购了 HTC 的研发和设计部门,以支持 Pixel 手机的硬件业务。

 

根据 StatCounter 的数据,到 2019 年,谷歌 Pixel 手机业务占北美总市场份额的 2.23%。然而,根据谷歌的实际设备业务收入(该公司从未披露,因为其财务数据被算在包括云业务在内的“其他收入”类别中),Pixel 手机的市场份额估计要比实际数据低得多,保守估计可能不足 1%。

 

谷歌首席财务官表示,该公司的 Pixel 手机业务同比整体放缓,2019 年第一季度 Pixel 3 的销量不尽人意。最新推出的 Pixel 4 系列其反响也不及竞争对手苹果的 iPhone 11。

 

2019 年 11 月:Fitbit

谷歌宣布以 21 亿美元收购 Fitbit。

 

谷歌已经推出了 Wear OS 智能手表操作系统,但 WearOS 的合作伙伴生态系统已经分崩离析。开发人员对 WearOS 的态度也是好赖不赖的,许多用户抱怨 WearOS Bug 多、性能表现糟糕。谷歌在安卓生态系统中最大的 OEM 合作伙伴三星(Samsung)已经放弃了其 Galaxy Watch 设备上的 WearOS 系统,转而支持 Tizen 系统——Tizen 是一款基于 Linux 的操作系统,资源效率更高、更灵活、开源。

 

可以说,尽管 Fitbit 的财务前景严峻且设备销售疲软,导致其被谷歌收购;但其产品所搭载的自研操作系统深受用户喜爱。但现在的问题是,谷歌是否会真正的接受 Fitbit?Wear OS 是否会继续研发从而支持 Fitbit OS?对谷歌智能设备合作伙伴而言,是继续投资 Wear OS 相关设备呢还是转投 Fitbit OS 设备呢?如果 Wear OS 停止开发,那不就亏大了?

 

另外,Fitbit OS 是否会开源或授权给 OEM?如果 Fitbit OS 最终被谷歌敲定,未来智能穿戴将搭载这个吸引,那么购买 WearOS 设备的消费者不就吃亏了吗?综合来看 Fitbit OS 可能已经注定了失败——至少作为一个整体平台是失败的。

 

而关于谷歌如何对待用户隐私,也成了用户关心的问题,对基于云的健康数据以及公司在收购后如何使用这些数据,谷歌并没有明确的态度。

 

所以 Fitbit 在被谷歌收购后,能否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