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新闻缠身,形象跌落

 

一个企业的口碑与形象好比是一把剑,正所谓十年磨一剑,断剑一瞬间。而目前的联想就处在负面新闻的泥沼里,想要爬出来要的不仅是努力,还需要时间的累积。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再提到那个“如果没有联想,世界将会怎样”的联想了,联想是从何时开始进入“人人喊打”模式的?这还要追溯到 2016 年5G 标准投票事件,当时华为以一票之差最终输给高通,而多家网络社交平台爆出联想和旗下的 Moto 把关键性的两票投票给了高通,导致华为错失 5G 标准,瞬间声讨四起。


这不是第一个骂名的开端,更不代表形象破坏结束,联想的高层在媒体面前总是“金句不断”。从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在联想 18/19 财年第四季度财报会议上的“联想没必要做芯片与系统”,到“我们不是一家中国的企业,联想是一家全球性的企业。”到联想前 CFO 黄伟明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的“联想要将工厂从中国搬走”,再到联想断供华为猜想事件。一次次地站在风口浪尖,“卖国论”似乎已经是对联想最大地断定。


是既定事实,是断章取义,是误解,还是造谣误判?“观众”是感性地,可能会对前者买单。而就联想 Q2 财报的亮眼和股价的滑铁卢作对比,多数“看客”又不免与其“卖国论”相联系起来。面对如洪水般的口诛笔伐,联想挣扎了、声明了、澄清了,但显然,效果不佳。


难道,联想的“招黑”是与生俱来的吗?当然不是。

 

图片来源:联想官网


忆往昔


众所周知,联想曾经也像华为一样是标杆级的民族企业,是第一家进入世界 500 强榜单的中国民营企业,是享誉世界的中国品牌。


1984 年是中国现代化企业和企业家诞生最为集中的一年。这一年,柳传志拿着中科院计算所的 20 万元,在中科院计算所的一个小传达室里创办了一家公司——联想的前身。


“那是一个非常寒碜的屋子,里外间加起来一共 12 平方米,砖结构,冬天冷夏天热,一到冬天腿就冻得不好使。” 但是,就是在这个“贫民窟”里,通过卖旱冰鞋、卖电子手表、帮别人检修机器,收获了其第一桶金。


同年,中科院研究员倪光南应邀加入,担任总工程师一职,并在次年推出了第一款产品“汉卡”,这家计算所公司才开始了真正的科研产业化道路。


1987 年,联想成功推出联想式汉卡,并在次年荣获中国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1989 年 11 月 14 日计算所公司改名为联想集团公司。


1994 年,联想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


1997 年,联想集团以 125 亿元人民币的营业额成为中国信息产业界名副其实的 “龙头”。 当年的柳传志提出: “联想有信心争取在 2010 年达到 100 亿美元的奋斗目标,并有望进入世界 500 强企业的行列。”


1998 年,联想获得中国银行 10 亿元人民币贷款,这是当时中行与国内信息产业届的最大一笔贷款协议。同年,联想 PC 机的国内市场占有率已达 10%以上,跻身亚太市场的前 5 名,稳居国内第一电脑品牌的地位。


2001 年,杨元庆出任联想总裁兼 CEO。


2003 年 4 月,联想集团在北京正式对外宣布启用集团新标识"Lenovo",用"Lenovo"代替原有的英文标识"Legend",并在全球范围内注册。


2005 年,联想完成对 IBM 个人电脑事业部的收购。


2008 年 7 月 9 日,美围《财富》杂志公布了 2008 年世界 500 强排行榜,联想以 167.8 亿美元的年销售额排名 499 位。这次上榜,比十年前柳传志的预估,整整提前了两年。


2009 年,在遭受一年的经融危机之后,联想成为了唯一一家下榜的中国大陆企业。随后,柳传志重回联想担任董事长,杨元庆改任集团 CEO。


2011 年,联想宣布将以每股 13 欧元的价格收购德国电子厂商 Medion36.66%股份,交易总价格达到 2.31 亿欧元(约合 3.4 亿美元)。同年,新一期《财富》世界 500 强发布,联想集团以第 449 位的排名再度上榜,比首次入选时提高了 50 位。此后,联想再也没有离开过 500 强榜单。


2014 年,联想以 29.1 亿美元收购了谷歌的摩托罗拉移动智能手机业务,以 23 亿美元收购了 IBM 低端服务器业务。


2019 年 11 月 1 日,联想成立 35 周年时,联想 CEO 杨元庆发内部邮件称,联想已经是一家年收入超过 3500 亿人民币的全球化高科技公司。在 180 个市场开展业务,拥有 5.7 万名员工。


联想是否真的一无是处?


这一家 35 岁的科技公司真的一无是处吗?人们谈论的是否只是一鳞片爪?


从建立至今,联想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把市场需求作为发展的指标,集权与分权共存的起步阶段,第二阶段是的贸、工、技的市场扩张阶段,第三阶段是由“多元化”转战“国际化”的转型阶段。


有人说联想实施多元化后,PC 业务消沉,多元化低迷,是一场失败的变革,并抛出了自我认识不清、市场调查不足、对前景过于自信等理由。说的头头是道,让各位不得不承认联想是在走下坡路,然而最近的“一个大会”+“一份名单”却打击到了部分“看客”,媒体的声音也开始慢慢回暖。


一个大会


2019 年 11 月 14 日,姗姗来迟的第五届联想创新科技大会(Lenovo Tech World 2019)吸引了来自各行各业的四千余名企业代表、专家学者和媒体。在这个会议上,联想试图用实力摆脱贸、工、技的朴素形象,展示了大量科技前沿产品和战略落地成绩。

 

图片来源:联想官网


一份名单


全球超级计算机排行榜 TOP500 日前发布了全球超算 500 榜单,除了“神威太湖之光”和“天河二号”入围前十以外,联想也是今年超算榜单的一大亮点。何出此言?因为在这份榜单中,联想出现了 178 次,这意味着在超算建设领域,联想占比接近 36%。有没有觉得有点牛逼了?


下面是超算前一百榜单中联想的战绩截图:

 

信息来源:全球超级计算机排行榜 TOP500


联想在路上(战略与成果集锦)


财报分析 

 


图片来源:联想官网


11 月 7 日,联想集团发布了其 2020 年第二财季的业绩报告,数据显示,在截至 2019 年 9 月 30 日的第二季度中,营收达 948 亿人民币,同比增幅为 3%。税前利润 21.7 亿元,同比增长达 45%,净利润实现 14.2 亿人民币,年同比增长达 20%。其中,今年 6 月份刚刚成立的数据智能业务集团额增长 76%,智能化变革初现成效。


产品线分析

 

图片来源:联想官网

 

  • To B 业务——智慧中国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曾公开表示,“未来 IT 的机会一定是在 To B 上。一方面 To B 的市场更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 To B 的盈利性更好。所以,这是我们更看好的一个方向,尤其是智能化解决方案,发展潜力无限。”他表示,联想未来会围绕智能物联网、智能云基础设施、智能垂直行业解决方案来重点布局 To B 业务。


2019 年年初,联想集团提出了智能物联网(Smart IoT)、智能基础架构(Smart Infrastructure)和行业智能(Smart Vertical)三个维度组成的 3S 战略,并建立了支撑该战略的“端 - 边 - 云 - 网 - 智”架构体系。


2019 年 5 月,联想调整了组织架构,以配合 B 端的发力,将原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集团(PCSD)、移动业务集团(MBG)合并,整合成立新的智能设备业务集团(IDG)。


2019 年 11 月,在第五届联想创新科技大会上,联想分享了聚焦办公场景的 thinkplus 智能会议一体机,并现场展示了其与 ThinkVision 智能大屏组成的智能会议解决方案。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在会上表示,“智能变革带来的是一个新的蓝海市场,远超 PC 和移动互联网,而联想希望在 3 年内来自智能物联业务的收入占比超过联想中国总收入的四分之一,与智慧生态链上的其他企业合作,共建智慧中国。


此外,在上节中提到的全球超算 500 榜单也体现了联想 B 端业务——数据中心的亮眼成绩。

 

  • To C 业务——个人智能大厦


面对 C 端市场的疲软,联想推出了个人智能大厦的概念,杨元庆认为:以人为中心的智能体验始于智能设备,建筑在智能设备与应用服务之上。未来,智能设备的外观形态、个人数据管理、设备间的协同方式以及所连接的应用与服务将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因此,联想将围绕着四个关键要素(简称 DEEEP 战略),即智能设备(smart Device),设备协同引擎(cross-device Engine),智能家庭服务器(home Edge server),以及应用服务(app/service Ecosystem),来打造以人为中心的个人智能体验(People-oriented smart experience)。因此,联想首先将继续专注于让 PC、平板和手机等核心智能设备更智能,同时不断推出多样化的新型智。


战略需要通过实践来验证。


2018 年联想推出了全球首款 AI 电子墨水双屏智能笔记本电脑“YOGA Book 2”, YOGA Book 2 的诞生伴随着 82 项发明专利加持,是一段探索技术无人区的旅程,为商务人士和创作者提供了全新视角的使用体验。


2019 第五届联想创新科技大会上,联想展示了全球首款折叠屏笔记本电脑 ThinkPad X1 和 motorola razr 折叠屏手机。同时,提出了 All in 5G 的概念,这意味着,联想在国内将不再推 4G 手机,而到明年上半年官方将不再有 4G 手机库存。此外,还发布了面向全场景智能的跨设备互联操作系统 E4 智能协同引擎和智能协同平台联想一联 APP(Lenovo One)以及联想智能家庭服务器中的第一款产品:联想个人云存储。


从全球首款 5G PC,到不断进阶的双屏电脑,从设备协同引擎 Lenovo One,到首款智能家庭服务器产品联想个人云存储,再到一体化的设备、应用与服务,都体现了联想近阶段的战略布局与努力,具体效果如何?等待公众验证。


国内外形势


据 Canalys 的数据显示,台式机、笔记本电脑和工作站在内的全球 PC 市场在 2019 年第三季度增长 4.7%,达到 7090 万台。联想以总出货量 1730 万部位居第一,惠普以出货量 1670 万部位居第二。但 Canalys 认为这是一次短期的提振。


此外,IDC 中国高级分析师郭天翔也表示,整体来看 2019 年第三季度中国平板电脑市场表现高于预期,主要依靠消费市场新品上市的刺激拉动,但商用市场持续低迷。

 


数据来源:canalys


未来在智能设备端的竞争可能会拓展到整个智慧生态圈,而这是一场行业的变革,市场环境复杂,联想的尝试在继续,但还有多少次尝试的机会?答案可能是一两次,否则就会被巨浪吞下。


写在最后


没有了联想,世界会怎样?


没有了联想,世界会变得更好!


你们是认真的吗?有没有想过再培养一家“联想”的代价?其实作为一个科技型企业,能有实力贯通上游至下游产业链固然是好,但未必适应每一个企业,在这个层面上,我们不应该“绑架”联想战略。


我们可以放联想战略以自由,不用每项技术都掌握在自己手里,甚至是说可以用投资的方式进入这些环节,事实上,联想也是这么做的,比如先后投资孵化了蔚来汽车、face++旷视科技、寒武纪等。但是中国的企业一定要有国家意识,本土企业不会说断供就断供,也不会说加税就加税,所以战略性的团结还是有必要的,不是吗?


引用人民网发表的评论:与其坐而“联想”,不如奋起“华为”,小伙伴们,你们 Q 到其中内涵了吗?


PS:


虽然我对联想持相对积极的态度,但有两点不得不吐槽。


其一:作为科技型公司,联想的研发投入比例确实是个槽点,二十一世纪了,人才战略的重要性路人皆知,销售先行的策略还行得通吗?


其二:国外“低价高配”和国内“高价低配”,你们的定价、促销部门是几个意思?不是国内的成本更低吗?想要获得美国市场可以理解,但是中国市场也很大啊,也需要保护好这块嘴边肉,请深刻检讨,做出改变,以迎接更多的国内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