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13 日讯,据报道称,鸿海集团创办人、前任董事长郭台铭会见 PayPal 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表示,现在大部分的硅谷公司失去对核心前沿技术的追求,有时技术仅成为公司宣传的手法。他还表示,华尔街金融市场对公司的影响就是让公司领导者 CEO 的注意力只剩最多三个月,以一季为准,因为季报。

 

在 Line 文章中,郭台铭写道:PayPal 的创办人群,也被外界称为 PayPal Mafia (PayPal 黑帮),主要是表示这群人在硅谷是一股强大的科技投资势力,Peter Thiel 以 50 万美金投资还在大学创办脸书的 Mark Zuckerberg,获得很大的成功,后来出了一本叫“从零到一”的书,被奉为创业圣经,当然他也就被奉为创业教父了。

 

郭台铭认为,与 Peter Thiel 在未来的合作可以为中国台湾或亚洲科技发展带来帮助。同时,郭台铭也表示“双方在全球性竞争的产业发展方向上讨论了很多,对于立足中国台湾、并能放眼世界的项目,在心中已有更清楚的轮廓。”

 

除此之外,郭台铭也在 Line 文章中列出了几点心得分享,如下:

 

重视前缘技术的投资(重视深科技),大部分的硅谷公司失去对核心前缘技术的追求,有时技术仅成为公司宣传的手法

 

华尔街金融市场对公司的影响就是让公司领导者 CEO 的注意力只剩最多三个月,以一季为准,因为季报。

 

要重回做实事,重视深度科技,拥有独到的定见,不以人云奕云的态度处世。

 

 

由《商业周刊 / 中文版》举办的“The Year Ahead 展望 2020”艾兰得健康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常亮出席并发表演讲。常亮在演讲中表示,中国的企业必须以实力展示中国自信。世界上还有部分国家及民众,对中国 5000 年的文明文化沉淀缺失理解。

 

今天世界有两种思维:一种,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另一种,因为看见、所以相信。很多人选择了“因为看见,所以相信”。然而,“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积极面对复杂的外部挑战,寻求更多合作伙伴,追求共赢,才是未来之道。我们相信,中国将来一定会成为世界上强大、伟大的国家。

 

“我一直希望中国的媒体人、文化人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告诉全世界:中国是一个非常善良的民族”他说道。

 

常总强调,中国企业要化危机为契机,抓住时机,持续提升全球供应链实力,积极推动企业转型升级。企业自身也要反省,民营企业家要从商人上升到企业家高度,从以下几个方面不断提高:

 

1.战略升级。

 

今天很多中国民营企业要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还要办这个企业?很多已经不缺钱了,那还要不要办企业。要办这个企业,就必须要回答为什么要办?这个问题回答不清楚,员工是看不到希望的。要去顺应未来整个潮流的趋势,去为社会创造点什么。在这一点上,需要让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有一个清楚的认知。

 

2.管理升级。

 

今天中国的民营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模仿向创新转变。这个创新是很不容易的,今天的创新有很多专有名词,ERP、AI 等,但是否能解决我们的根本问题?民营企业转型过程中遇到最大的挑战,就是因为家长权威制非常习惯了,什么事情都不放心、都怕,怕这些年轻人、怕这些专业团队是否值得信任。在未来中国民营企业,特别是江浙民营企业来讲,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从“家长权威制”向“职业合伙制”转变,让事业、企业能够留住年轻人才。

 

3.文化与组织升级。

 

就算你把人招募过来,也未必留得住。很多企业面临最大的挑战和矛盾,老团队和新团队之间如何融合。

 

全球化这条路不好走,这一点正在全球化过程中的艾兰得深有体会。所有的经济学家都可以拿标准的教科书告诉我们如何建立组织架构、如何建立文化,常亮表示自己感觉实践起来并不容易。这当中,有管理文化相互认可、文明的相互认可,有整个语言的相互认同等不同维度的问题。

 

尽管难走,这条路依然还是要走。“年年困难年年过,办法总比困难多。”中国的企业不怕辛苦,只要给一次阳光就能灿烂,只是我希望这个阳光能够给的时间久一点。

 

说起硅谷的历史得从斯坦福大学说起。1885 年美国中西部著名的铁路大王斯坦福(Leland Stanford Senior)捐献了帕拉托附近的 8800 英亩土地和 2000 万美金,并于 1891 年创建了斯坦福大学。如今的斯坦福大学已成为世界第一流的大学。
 

国际教师协会根据目前院校业绩、学术成就以及学生素质,排出世界十所最佳大学的名次是: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普林斯顿大学、剑桥大学、耶鲁大学、牛津大学、东京大学、慕尼黑工业大学。

 

当然,还有其他排行次序,但令人信服的是斯坦福总是雄踞榜首。在上述十所世界第一流大学中,斯坦福是最年轻的一所,然而它像一台强劲的火车头,带动着硅谷这列长长的列车迅猛前进。这就是我们所知道的高科技园区的基本形象。
 

1906 年利德弗瑞斯特(Lee de Forest)发明了电子管,他工作的联邦电报公司就在帕拉托。1912 年他在斯坦福大学的帮助下又研制成功电子放大器,揭开了现代电子技术的序幕。

斯坦福大学 1920 年毕业生弗雷德·特曼(Frederic Terman)先后在麻省理工、哈佛、斯坦福担任教授,他才华横溢,在硅谷的发展过程中扮演了极重要的角色。1939 年,在特曼的指导和支持下,他的两个学生,比尔·休利特(Bill Hewlett)和戴维·帕卡德(Dave Packard),在一间汽车房里以 538 美元作资本建立了公司,开始生产电子仪器,这就是著名的惠普(Hewlett-Packard)公司的来历。1995 年惠普公司营收 315 亿美元,利润 24 亿美元,全球雇员 10 万 2000 人。当年惠普公司起家的汽车房由加州政府公布为硅谷发源地而成为重要的旅游景点。

 

特曼教授的另一个重要贡献是他在 1951 年提出创建斯坦福研究园区(Stanford Research Park)的构想。这就是全球最早的位于大学附近的高科技工业园区。1955 年 7 家公司迁入园内,1966 年增至 32 家,1985 年扩大到 90 多家。这些公司既信托大学的最新科技,又租用该校 655 英亩的土地,连年不断的地租收入成为斯坦福大学的经济来源。这也是斯坦福大学兴旺发达的原因之一。

 

1955 年威廉·肖克利(William Shockley)西迁是硅谷半导体开始起步的重要里程碑。肖克利 1910 年生于英国伦敦,后移居美国帕拉托,1973 年到贝尔实验室工作。1947 年 12 月 23 日他和理论物理学家巴丁(John Bardeen)、实验物理学家布拉坦(Walter Brattain)制成了世界第一个晶体管,这项发明有人称之为"本世纪最重要的发明"。1949 年肖克利又提出 PN 结理论,次年就制成具有 PN 结的锗晶休管,由于这些意义深远的发明,他们 3 人分享了 1956 年度的诺贝尔(物理)奖金。

 

1955 年,肖克利返回帕拉托建立自己的公司——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 (Shockley Semiconductor Laboratories)。在此之前,尚未成熟的半导体工业一直集中在美国东部的波士顿和纽约长岛等地,肖克利的公司是硅谷第一家真正的半导体公司。他从东部召来了 8 位优秀青年,人称"肖克利八杰",其中包括诺宜斯(Robert Noyce)、摩尔(Gordon Moore)、斯波克(Charhe Spork)、雷蒙德(Pierre Lamond)等人。1960 年肖克利卖掉自己的公司,去斯坦福任教。他创建的半导体实验室夭折了,但他播下的种子却在硅谷茁壮成长。

 

在诺宜斯带领下,"肖克利八杰"于 1957 年集体跳槽,离开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在工业家费尔柴尔德(Sherman Fairchild)资助下,另创仙童半导体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 Corp)。仙童公司总部位于纽约,除经营照相机与仪器外,还有许多关系企业,其中发展最快的还是位于硅谷山景市的仙童半导体公司。

 

创业后不久。由于诺宜斯发明了集成电路(integrated circuit)技术,可以将多个晶体管集成一片芯片上,使仙童公司从一开始就有平步青云的发展。1965 年摩尔总结了集成电路上晶体管数每 18 个月翻一番的规律,人称摩尔定律。虽然它是根据 1959-65 年的数据归纳的,但至今仍然有效。1967 年,成立 10 年的仙童半导体的营业额已达 1 亿 9600 万美元。

 

此时正是硅谷形成的早期,整个硅谷大环境生气蓬勃,欣欣向荣,几乎每个星期都有新公司诞生。仙童公司也正经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变革。1967 年初,斯波克与雷蒙等人决定脱离仙童半导体公司,另创国家半导体公司(National Semiconductor),位于圣克拉拉。

 

1968 年仙童公司行销经理桑德斯(Jerry Sanders)自创超微科技(Advanced Micro Device)即 AMD 公司。现超微科技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电脑芯片生产商。1968 年 7 月诺宜斯、摩尔、葛洛夫离开仙童,创建了英特尔公司( Intel),总部设在圣克拉拉。今天英特尔发展成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集成电路厂商,在中央处理器市场占世界 80%的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