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2019 年的华为似乎一切都与世界格格不入,当大部分人都相信美国的制裁下毫无生机的时候,华为活下来了;当所有手机厂商都疲于奔命的时候,华为和荣耀双双创新高;当大部分厂商在 2019 年这个经济寒冬水逆的时候,华为却成为弄潮儿。

 

正文


时光倒退到 2018 年年末,面对 2018 年下半年急转而下的全球经济形势,政治家和金融分析师们都信心十足,几乎没有经济学家发声断言 2019 年经济将直接进入衰退。显然这些权威专家们是有据可依的,因此我们看到 2019 年中美两大经济体到目前的数据显示是增长失速,但并没有倒退。

 

 

不过,当我们将目光聚焦在经济发展的头部产业时,我们发现由于中美贸易战以及通信技术换代等因素的影响,半导体产业和智能手机产业在 2019 年过的并不好,很多厂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而华为却不如此,蒸蒸日上的势头看起来更猛了。

 

回看 2019 年美国制裁华为
对于 2019 年的华为而言,其最受关注的事情当属美国政府的制裁。中兴事件告诉我们,美国是有能力让中国的科技企业一下子就处于瘫痪状态的。当制裁降临到华为的头上,当制裁的厉害程度一步步加深之后,我们看到了华为的韧性。

 

2018 年 12 月,应美国要求,华为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温哥华被捕。虽然是叙述 2019 年的事迹,但是笔者觉得美国对华为态度急转直下的标志是要求加拿大警方协助逮捕并引渡孟晚舟。此后,美国开始对华为真的下“死手”。

 

 

2019 年 1 月 3 日和 4 日,外界开始流传美国将封杀华为的消息,并且有美国政府议员在会议上提出议案,要求解决中美科技公司的威胁。

 

2019 年 1 月 29 日,美国政府正式对华为出手,提出了 23 项指控,指控华为在美窃取商业机密和欺诈。

 

2019 年 2 月 4 日,有媒体报道称,美国政府人员突击检查了华为在美研究所。

 

2019 年 2 月 21 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使用华为技术的国家对美国构成了风险。

 

2019 年 4 月 21 日,有媒体报道称,美国政府公开指出华为是由中国国家安全部门资助的。

 

2019 年 5 月 15 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国家安全名义宣布有效地禁止华为。

 

2019 年 5 月 16 日晚,华为就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华为加入“实体名单”发布声明。华为表示,美国的禁令将严重损害美国的就业和企业。

 

2019 年 5 月 18 日,美国科技公司包括高通、英特尔、格芯、Arm、泰瑞达等公司收到政府邮件,内容包括以下三点:禁止向华为出货,所有对华为的发货立刻停止;所有已有或新订单都暂停或终止;不能访问华为门户网站 Esupplies,网站内部被禁止接入。

 

2019 年 5 月 19 日,谷歌将华为手机从未来的安卓更新中移除。

 

2019 年 5 月 20 日,美国政府对华为实行 3 个月的出口禁令暂时豁免期。

 

2019 年 8 月 20 日,美国继续将对华为的出口禁令暂时豁免期延长 3 个月。

 

作为全球领先的 ICT 方案供应商,面对美国的咄咄逼人,这一年来华为并没有选择坐以待毙。

 

2019 年 3 月 7 日,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宣布,华为已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美国 2019 年国防授权法第 889 条款违反美国宪法。

 

2019 年 5 月,华为又在美国提起诉讼,要求驳回美官方对华为下达的禁令。

 

2019 年 8 月 9 日,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在 2019 华为全球开发者大会上正式向全球发布其全新的基于微内核的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鸿蒙 OS。超越手机操作系统的界定,鸿蒙 OS 能够同时满足全场景流畅体验、架构级可信安全、跨终端无缝协同以及一次开发多终端部署的要求。

 

2019 年 8 月 30 日,华为对美国司法部调查提出严正声明。华为指出,所有美方这些所谓的刑事案件,没有涉及任何一项核心技术,也没有足够的事实和证据支撑其指控。

 

2019 年 9 月 10 日,华为撤销了对美商务部及其他几家美政府机构的起诉。该起诉是因为美国政府于 2017 年 9 月没有给出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扣留了一部分华为设备,在设备归还之后,华为决定放弃起诉。

 

2019 年 12 月 2 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加拿大媒体《环球邮报》的采访时表示,“我们与美国人不能发邮件、打电话……接触技术,这样在美国发展受到阻碍,就会把发展转移到加拿大来”。此次采访中任正非还指出,美国的最终目的是消灭华为公司。

 

2019 年 12 月 5 日,华为在美国法院提交起诉书,请求法院认定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有关禁止华为参与联邦补贴资金项目的决定违反了美国宪法和《行政诉讼法》。

 

针对美国和华为之间的矛盾,任正非也谈到了缓解路径。他表示:“如果美国政府找不到证据,它没有什么理由、声音小一点的时候,我们的声音也可以小一点。那时我们就不在法庭上谈判,可以到咖啡厅谈判,如果声音太大,影响周边客人,声音就会自然小了。那时就会讨论‘你多喝一杯,还是我多喝一杯’的赔偿问题。如果美国错了,还要赔偿我们的名誉损失。”

 

不管 5 月份外界如何猜测华为的未来,但是在美国制裁这件事上,华为并没有应声倒下,并还屡次反击。至于会不会在双方声音都小点的时候和解,现在还看不到转机。

 

上述是美国和华为之间的直接交手,然而在这期间也伴随着牛鬼蛇神,科技圈如此难看的“吃相”也是实属罕见。

 

首先是在美国政府对华下禁令后一众跟随的科技厂商。

 

2019 年 5 月 19 日,谷歌 Alphabet 暂停与华为的业务,除了通过“开放源码许可”公开可用的服务以外。消息人士表示:“华为只能使用安卓系统的公共版本,但不能从谷歌获得专有应用程序和服务的访问。”

 

 

2019 年 5 月,BBC 报道称获取到 Arm 的内部邮件。此中内容显示, Arm 已经在内部告知员工,因为涉及了源自美国的技术,所以必须遵守美国政府规定,停止与华为公司的业务来往。

 

根据媒体消息,微软也主动将华为电脑下架,并表示将不能预装 windows 系统。而受到禁令影响的还有高通、博通、Qorvo 等。但是,上述这些厂商的动作在特殊情况下可以看做是“可以理解的”。

 

而有一些厂商和协会组织的做法则彻底刷新了众人的三观。

 

首先是伟创力(Flex)。作为一家代工厂,路透社统计的数据显示,伟创力是从华为获得营收最多的公司,金额达到 24 亿元。但是,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之后,伟创力最先附和。

 

在伟创力断供的第二天,华为就派出了大批货车到工厂里将生产设备拉了回来。更让人惊呆的是,伟创力不仅终止了和华为的合作,还扣留华为的手机零部件,这件事一经曝出舆论哗然。这个时候,比亚迪选择力挺华为,接过这些订单。

 

伟创力是态度过于“积极”且方法上不得台面,不过这并不是最难看的“吃相”。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之后,各协会组织告诉大家他们的“international”属性是多么的可笑。

 

在美国对华为颁布禁令不久,各路标准组织纷纷表示将撤销或暂停华为会员资格,包括 JEDEC、SDA、Wi-Fi 联盟和蓝牙标准组织。此外,IEEE(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国际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也宣布禁止华为员工作为旗下期刊杂志的编辑和审稿人。

 

在 IEEE 的介绍中有这样一段话,IEEE 是一个美国的电子技术与信息科学工程师的协会,是世界上最大的非营利性专业技术学会。华为事件发生过后众人恍然,原来 IEEE 首先还是美国的,其次才是世界的。

 

然而,更为“儿戏”的事情是,此后不久美国政府松口,各大协会组织又重新认可了华为的地位。可笑、可悲、可叹……

 

领先的科技不怕“泼脏水”
从 2018 年的疯狂试探,到 2019 年的无理出手,美国政府对于华为最大的忌惮在于其在第五代通信技术(5G)领域的技术领先,习惯了在通信领域领跑的美国感到了危机。

 

在此前德国专利数据库公司 IPlytics 与美国的国际商业时报《Business news》发布的 5G 专利数量统计中,华为以 2160 的总量排名第一。华为自 2009 年起着手 5G 研究,积极参与 5G 标准的制定,标准提案及通过数高居全球首位,5G 基本专利也排名第一。

 


图片来源 BBC

 

作为世界领先的 ICT 厂商,华为在 5G 通信产品和商业规模上同样不容小觑。在产品技术方面,华为提供上下行解耦技术和频谱云化技术,分别针对运营商的特定频段场景,增强小区覆盖和频谱利用效率,同时其全面的 NSA/SA 双架构解决方案,可以帮助运营商向 5G 网络平滑过渡;在商业规模上,华为已经帮助众多国家部署过 5G,可以说产品已经得到了市场的验证。

 

近一段时间,德国、英国、西班牙等国家纷纷将华为作为 5G 方案提供商之一,并没有受到美国方面的言论影响。根据最新的统计,目前华为已经拿到 60 多个 5G 商业合同。在这 60 多个 5G 商用合同中,来自欧洲的高达 32 个。

 

美国政府对于华为 5G 设备的定义是信息安全威胁。

 

但是,现在市场的反馈,以及美国政府的调查结果都显示,这样的言论仅仅是毫无依据的“泼脏水”。欧洲运营商并不买账。

 

Fonica 德国 CEOMarkusHaas:
我们的投资决策要着眼长期,不能让这些决策受制于政治的武断。

 

沃达丰德国 CEOAmetsreiter:
单一供应商结构很难行得通,歧视性地排除某一厂商不利于德国快速推进网络建设。

 

2019 年,华为充分展现了其在 5G 通信建设领域的技术实力和提供解决方案的能力,虽然美国市场对华为说了不,但是华为依然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取得了值得肯定的成绩。

 

手机市场的冰与火
2019 年的华为在智能手机市场收获了一份“意料之中”但也“出乎意料”的好成绩。这样的成绩让华为更有底气去面对和挑战美国政府的不公正对待。

 

2019 年 1 月份,华为在北京举办 5G 发布会。会后,华为移动业务负责人余承东声称,华为今明两年迟早会是世界第一手机厂商。

 

同样在 2019 年年初,春晚节目中出现了多款华为手机。小品《站台》中,王自健手里拿的是华为 Mate20 Pro;小品《“儿子”来了》中,翟天临手里拿的 Mate20 Pro;小品《演戏给你看》中,林永健用的是 Mate10 Pro;小品《啼笑皆非》中,张小裴用的是 Mate10。

华为 Mate20 Pro

 

年初的消费者氛围对于华为而言是无限美好的,让华为有志取代三星成为世界第一。然而,随着美国的一纸禁令,华为智能手机的局势急转直下,安卓系统的“断供”更是让大家都觉得华为手机可能“凶多吉少”了。谷歌搜索、谷歌地图以及谷歌邮件等 Google 类应用让华为在欧洲市场必定大受影响。

 

虽然美国祭出了“大杀招”,然而 2019 年的华为在智能手机市场依然高歌猛进。

 

首先,华为为谷歌全面断供找到了备胎,也就是鸿蒙 OS。

 

同时,由于一定程度上的爱国情怀影响,华为在中国市场大放异彩。

 

根据 IDC 在 5 月 2 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华为在今年的一季度销量达到了 5910 万部,相比于去年增长了 50.3%。与之相应的是今年一季度的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下滑了 6.6%。

 

根据 IDC 在 8 月份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华为 2019 年二季度的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 5870 万部,稳坐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全球市场份额达到 17.6%。

 

根据的报告,第三季度,华为售出 6580 万部智能手机,同比增长 26%,这主要得益于华为在中国市场的强劲。第三季度,华为在中国市场售出了 4050 万部智能手机,市场份额提高了近 15 个百分点。三季度,华为和荣耀在中国手机市场占比达到了 46%。

 


图片来源于 Counterpoint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 Strategy Analytics 的数据显示,2018 年三星出货量为 2.91 亿部智能手机,占 20.3%的市场份额。2019 年,三星预计出货 3.23 亿部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略增至 21.3%。而华为紧随其后,预计 2019 年华为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为 2.51 亿部,占市场的 17.7%。

 

11 月 27 日,任正非发表言论称,即便谷歌不授权安卓给华为,华为依然能够成为全球第一,这可能需要时间,但不会成为问题。

 

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
华为已经是通讯设备领域的世界第一,现在又觊觎全球智能手机世界第一的位置。然而,2019 年的华为有光鲜的一面,也就有了影子。

 

在华为,一直以来被认可的核心竞争力并不是技术,也不是人才,而是对人才的管理能力。这样的管理能力和任正非的观念是融会贯通的。

 

任正非说,人才不是华为的核心竞争力,对人才的管理能力才是。钱给多了不是人才也变成了人才。

 

华为第一任人力资源副总裁张建国说,华为最厉害的地方是用人,也是最早搭建人力资源体系并提出人才“知本论”的中国公司。

 

华为第二任人力资源副总裁吴建国说,华为人才战略的秘密就是“五个人的活,四个人干,发五个人的工资”。

 

外界对于华为员工的定义是,学历高、工资高、能力强。

 

然而,出色的市场成绩配上完美人才体系这样的无瑕公司并不存在。2019 年的华为也因为人才问题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

 

回顾整个事件,在华为工作 12 年的前员工李洪元离职后,被公司举报敲诈勒索,公安局将其羁押了 251 天,后无罪释放,其获得国家赔偿 10 万元。因离职而蒙冤入狱,这个新闻的爆炸让人们意识到,华为也不是完美的。

 

这个事件其实已经过去了,然而在很多人心中华为给事情的结尾太过于冷血和傲慢。

 

华为公关中有这样一句话:华为有权利,也有义务,并基于事实对于涉嫌违法的行为向司法机关举报。……如果李洪元认为他的权益受到了损害,华为支持他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起诉华为。

 

面对这样公关水平“捉急”的声明,很多人声讨华为说,华为受益于爱国之情,却没有很好地珍惜,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作为这样评论的前期铺垫,有人认为 2019 年的华为过分地消耗了人们的爱国之情,也被人称为“爱国营销”。有人如此说:“有一种爱国叫买华为手机。”所以,华为手机也被称为“爱国机”。

 

我们没有看到华为在整个舆论中公开支持过“爱国机”这个言论,任正非更是极力反对且警戒华为员工。笔者认为,华为能够取得今天在智能手机市场的地位,技术优势还是主要因素,特殊的历史背景只是多了一道助力。

 

结语
此时此刻,让我们重新看一下年初时候由任正非签署的华为一号文。“今天,我们又处在一个新的起点,全面云化、智能化、软件定义一切等发展趋势,对 ICT 基础设施产品的可信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要求。可信将成为客户愿买、敢买和政府接受、信任华为的基本条件。可信不仅仅是产品外在表现的高质量结果,更是产品内在实现的高质量过程,是结果和过程的双重可验证的高质量。”

 

华为在竭尽所能地让公司、技术、产品、人才能够被客户信任,也收获了努力耕耘之后的硕果。当然,华为并不是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公司,它也在成长。

 

还是那句话,2019 年是科技行业水逆的一年,华为的水性不错。

 

更多好文请点击与非网《记录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