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2 月 3 日讯,今日上午,长期关注苹果公司的知名分析师郭明錤(Ming-ChiKuo)今天发布了一份新的报告,他认为受冠状病毒导致的疫情影响,苹果在今年第一季度的 iPhone 出货量降幅将达 10%。

  

苹果硬件产品的主要组装生产线在中国,同时中国又是苹果产品销售的第二大市场,因此冠状病毒会直接影响到苹果的众多产品的规划和售卖。例如原计划将在今年春季推出的 iPhoneSE2(或者叫 iPhone9),同时它也会影响到正在售卖的产品,例如 iPhone11 系列。

  

今天,郭明錤的报告给出了一个具体的预测,根据他的调查显示,受冠状病毒的影响,这一季度 iPhone 的出货量下降了 10%,估计在 3600-4000 万部。另外郭明錤称,因冠状病毒导致的疫情不确定性,很难预测 2020 年第二季度的情况。

  

上周,郭明錤预测苹果今年将推出的新产品,包括新的无线充电器、AirTag 追踪器和新的耳机产品。然而,他认为冠状病毒可能会推迟这些新品的发布。

  

前天,苹果公司宣布暂时关闭了在中国大陆的所有 AppleStore 零售店至 2 月 9 日。

  

此前一些分析师也曾有报告认为,疫情期间中国智能手机总出货量同比下降最高将达 60%。2020 年上半年将是艰难的一年,不只是手机行业,对所有企业都是一样。

 

四大潜在风险

1 月 30 日,郭明錤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若未及时遏制,苹果产业链将于今年上半年面临四大潜在风险。

 

在郭明錤看来,新型冠状病毒的恶劣蔓延将直接打击中国地区消费信心,导致智能手机的整体出货量下降,从而对苹果公司造成经济损害,这是风险其一。

 

其二,中国城市交通限制、春节假期延长等政策将使工厂开工时间延后并导致用工短缺,不利于苹果上半年出货动作。苹果供应链在全球的制造商约有 50%位于中国,一旦中国工厂开工时间延后或效率跌落,苹果 2020 上半年的重要产品生产链条必将受到冲击。


其三,来华执行新品测试的苹果工程师工作被推迟,将接连影响到零部件等报价预算或今明年的产品生产计划。长期以来,大量苹果研发工程师往返中美两国,美联航曾有数据显示,苹果公司每年往返于旧金山与上海之间的航空差旅费用、频次之高,相当于每天占用掉 50 个商务舱座位。目前,国际上多家航空公司已暂停来往中国大陆的航班,苹果也表示已限制员工到中国旅行。

 

最后,因苹果的面容识别功能不能与口罩配合使用,对现有 iOS 用户体验带来了负面体验。郭明錤曾预测,2021 年新款 iPhone 将配备电容式指纹辨识解决方案,但眼下既有产品无法与近期戴口罩的用户产生良好互动。

 

组装用工短缺

爆发式的疫情不会立刻扰乱苹果公司的步调,但由于大量产品的组装工作均在中国进行,工厂持续的用工短缺情况将对生产计划产生消极影响。

 

据悉,苹果在中国拥有近万名直属员工,其供应链上还有数百万名工人。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绝大部分组装线工人被限制出行,归期延迟,如果疫情得不到及时控制,供应链中断困境必将到来。

 

《日经亚洲评论》曾报道,苹果此前已预订了 6500 万部旧款 iPhone 和原定于 2 月的中下旬开始量产的 1500 万部“iPhone9”,生产计划总量比去年增加 10%以上。

 

但中国电子制造业在疫情的笼罩下压力重重。iPhone 在中国的主要制造商包括位于河南郑州的富士康与和硕在上海附近的组装厂。


IDC 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智能手机出口占全球智能手机销售额的 27%,其中有 1/4 的出口额来自河南省,而富士康郑州工厂更是占河南省贸易总额的 60%以上。如今,尤其河南省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数量还在陡峭上升,持续蔓延的疫情或将使富士康或当地政府不得不关闭工厂。

 

“我无法想象供应链不会受到干扰,如果原材料、制造、组装、测试和运输方面出现重大问题,生产就会中断。”MoorInsights&Strategy 的一名分析师表示。

 

通常来说,今天的手机工厂会储备有 2~8 周的零件等设备库存,足以在疫情爆发短期内承担缓冲作用。但不可避免的是,倘若疫情在这个讲究“轻库存”的时代继续横行,供应链中断的冲击想必也会来得很快。

 

库克与富士康回应

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苹果关闭了一些门店,仍在营业的商店也都缩短了营业时间。关于疫情对苹果产业链的影响,库克在 2020 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也进行了回应。

 

“我们在武汉地区拥有一些供应商,但那里所有的供应商我们都有可替代方。我们正在制定应急措施与计划,以弥补任何预期的生产损失。至于武汉地区以外的供应来源,目前看影响还不明朗。”库克说。


如今,中国春节假期已延长三天,而有些地区复工日期则延迟得更长。作为苹果供应链的重要地区,广东以及和硕所靠的上海市均通知各类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 2 月 9 日 24 时。基于种种不确定因素,苹果公司对今年第二财季的营收预测也开出了更高的不确定性,预测区间明显扩大,630 亿美元至 670 亿美元,但其下限依然高于市场预期的 623.3 亿美元。

 

同样在 1 月 28 日,拥有苹果最大代工厂的富士康也对投资者的担心进行了回应,称有关履行中国生产义务的条款已经重新制定,其在中国的工厂如今正在按照假期计划进行安排,这一状态将持续到所有企业恢复正常营业之时。

 

当下,在电子信息、光通信设备、汽车、钢铁等制造业,包括生物医药等领域均拥有较大规模产业集群的武汉已陷入全城危机,制造产业环环相扣,疫情泛滥所影响到的远不止苹果这一条产业链。

 

“我们不会对具体生产方式发表评论,但是我们可以确保我们能够继续履行所有全球制造义务。”富士康对此依然明确表态。

 

最近几年,尽管有华为、小米等本土品牌的奋起直追,苹果却依然占据了中国消费者的心智。过去一年,得益于庞大的消费市场,苹果公司在中国市场卖出了 2750 万台 iPhone 手机,苹果的股价累计涨幅达到 86%,仅近三个月涨幅就超过 20%!

 

对于任何一家巨头而言,中国 14 亿人口巨大的市场无论如何也不会轻言放弃。即便是昔日在全球手机界称雄 14 年的诺基亚,哪怕过气后市场份额早已跌出前十,不也是一直坚守在中国吗?如日中天的苹果又怎会甘心离开?

 

如果说苹果在中国市场受挫是对于武汉疫情的远虑,那么近忧则是 500 万苹果中国员工将何去何从。

 

据苹果《Apple 中国企业责任报告(2018-2019)》报告:截至 2018 年底,苹果公司在中国大陆有 9 家公司、71 家分公司,在大中华区已开设零售店 51 家,为社会提供 500 万个工作岗位,包括开发者、供应链和苹果中国员工。

 

从目前来看,这场疫情并没有比 17 年前的 SARS 容易对付,一旦变成持续几个月的持久战,这 500 万苹果中国员工将会率先面临失业!500 万人什么概念?武汉封城前有 500 万人流出,浙江嘉兴一个地级市的常住人口是 472.6 万。

 

这是一个不敢想象的数字,不过这也是最坏的结果。至少从目前来看,我们应该保持乐观。苹果依然是销量最凶猛的智能手机老大。2019 年第四季度,苹果手机全球出货量史无前例达到了 7070 万台,全面碾压了三星和华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