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2 月 10 日讯,郭明錤认为郑州富士康是是最关键的 iPhone 生产工厂,并且负责大部分 iPhone11 和 iPhone11Pro 组装。

 

目前尚不清楚该工厂何时复工,郭明錤认为该工厂的复工率将为 40%-60%。此外,深圳工厂也将受到影响。郭明錤看到大部分“iPhone12“的开发工作在那里进行,尽管研发团队并没有停止工作。但是,工人复工也受到了影响,复工率估计为 30%至 50%。

 

 

郭明錤断言某些生产已经转移到印度和中国台湾,但这些工厂的“产能有限”。

 

此外,和硕拥有两个关键且受影响的工厂。首次,其上海工厂于 2 月 3 日复工,复工率约为 90%。但是,郭明錤预计将有不少人辞职,在 2 月发放工资后员工人数减少到 60%左右。郭明錤推测,和硕位于昆山的工厂将负责“iPhoneSE2 生产”。最初的生产开始日期定为 2 月 10 日,但此日期已被推迟。预计复工率将达到春节假期之前的 40%至 60%。

 

郭明錤拒绝提供新的出货量预测,因为“仍然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但是由于冠状病毒,上周他将预计 2020 年第一季度的 iPhone 出货量将下降 10%,或降至 3600 万至 4000 万部。

 

虽然冠状病毒爆发的持续增长将在目前的程度上损害苹果的业务,但对公司的主要打击将是在生产方面而不是零售方面。苹果产品的主要生产地点在中国,中国是受到疫情影响的主要国家,组装合作伙伴正在采取措施,以尽量减少其影响。

 

以富士康为例,该公司此前表示,将在 1 月底作出准备以履行其生产义务。富士康与苹果供应链中的其他公司一起在武汉设有工厂。该公司原本计划在 2 月 10 日重新投入生产,但同时也与员工联系警告他们不要在该日期恢复工作。该公司还采取了措施,让返工工人隔离长达两个星期,以防止进一步的感染。

 

报道还表明,当地官员在检查后阻止富士康复工,并担心员工人数众多和空气流通不良等问题。地方当局否认了这些报道,并建议在与该公司进行讨论,包括就减少冠状病毒传播的计划进行讨论。

 

在苹果财务业绩电话会议上,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称该公司“非常紧密地收集了许多数据点并进行了监视(情况)”。库克还提出了对受灾地区工厂的“替代采购和应急计划”的存在,并且承认工厂复工时间的推迟已纳入其指导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