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2 月 26 日讯,成立于 2019 年 1 月的网红电子烟品牌福禄 FLOW 已经欠薪俩月,目前仍无解决方案。

  

福禄 FLOW 是 2019 年中国电子烟小烟元年一个比较流行的网红电子烟品牌,由原锤子 0001 号员工、锤子产品副总裁朱萧木创办,曾在 5 月 22 日宣布获得了经纬创投、壹叁资本和 Jagar Capital 的天使轮和 Pre-A 轮投资,金额为 10891978 美元。

 

  

 

福禄电子烟发布时由于受到罗永浩的加持,以及朱萧木比较个性的风格,创办后获得了很高的知名度,加上 5 月获得经纬等千万美元投资,在几十家电子烟品牌中无论品牌运作,还是资金储备,还是创始人背景,都具备很好的优势。


根据 2019 年度电子烟品牌榜显示,福禄电子烟排名中国电子烟小烟第四名,具备相当高的知名度。

 

有媒体爆出网红电子烟品牌福禄 FLOW 遭遇资金链断裂,已经欠薪两月、正在裁员,目前仍无解决方案。对此有被裁员的前福禄员工向记者表示此事属实。

 

据了解,电子烟行业在 2019 年一度受到资本热捧。据不完全统计,2019 年上半年,电子烟产业投资案例超过了 35 笔,从已透露的投资额统计得知,投资总额至少超过了 10 亿元。

 

但在 2019 年下半年,电子烟行业则遭遇了挑战。11 月 1 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布《关于进中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敦促关闭电子烟销售网站、电商平台下架电子烟、撤回互联网电子烟广告。几天后,各大电商平台全部下架电子烟产品。

 

受《通告》影响,电子烟行业迅速遇冷。2019 年 12 月记者曾走访多家电子烟工厂,有相关负责人透露,供应链上游的货款周期已经从 30 天拖至 45-60 天,随着订单减少,部分电子烟上游供应链工厂已经准备向扫地机器人、耳机等供应链转型。

 

而在 2020 年 1 月,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本就遭遇困境的电子烟行业更是雪上加霜。在湖南销售多个品牌电子烟的经销商告诉记者,由于很多工厂还没恢复生产,经销商拿货也遇到困难。对此,各大品牌均开展应对措施,包括补贴门店、发放防疫口罩等。

  

员工工作群集体逼宫讨薪:不发工资生活艰难

记者在一份北京羽衣科技有限公司的钉钉工作群截图看到,福禄员工在人力资源部 2 月 6 日发布在家办公通知后不久便开始@包括朱萧木在内的福禄高层,要求对工资、报销、垫付费用等做出解释和答复。

 

一名员工在多名员工回复收到上述通知后突然圈了朱萧木、耿某、刘某、穆某和皇甫某某等 5 人写到:

  

各位领导晚上好,确实工资一直没开,家里房贷以及孩子,各种开销都不少,春节期间孝敬老人,再加上疫情阶段,的确生活很难。一直很努力工作也是为了生活,望领导体谅。

  

随后多名员工开始附和继续圈出 5 位福禄高层。

  

一位员工说:各位领导,也是同问,都快两个月了,这个时候我们还在坚持,风险那么大,还请领导体恤我们。

  

另一位员工则吐槽说,工资又不发,还有之前 9-11 月的促销执行费用也不付给执行公司,公司困难我可以理解,可以让领导和我商量劝我离职,疫情阶段直接发个邮件让我离职算什么回事。

  

还有一名员工透露,春节前新店开业货补一直没到,专卖店店主开店的一天几百开销总不能没货卖,为维护公司形象,自己出钱买货给客户,请求公司体谅一线员工的艰难,麻烦发放工资。

  

另一名员工则附和说,年前促销员和广告公司吵着要钱,湖南 10 月份所有发生的地推人员工资和制作费用将近 2 万块都是其个人垫付,加上其个人出差费用和 12 月、1 月未发的工资,加入公司领取的工资还没自己垫付的费用多。

  

员工主要聚焦的问题是工资已经 2 个月没有发,目前已经影响日常生活,还房贷、车贷,孩子上学等实际问题。

  

在被员工逼问讨薪后不久,福禄 CEO 朱萧木在工作群做出了回复。

  

朱萧木直言面临资金困境:没办法给出发工资时间表

  

朱萧木在回复中称,很理解大家的心情,也理解家里都有不少难度,过年和疫情期间让大家过得很艰难,他表示很抱歉,表示很过意不去,同时感谢大家之前一直的信任和支持。


朱萧木称,因为种种原因导致公司资金链非常紧张。管理层从 11 月起一直没有发工资,原计划在年后开展很多计划,如清理库存甩货回款、借款融资,但都因疫情原因只能搁置暂缓,这是目前为止还没有发放工资的原因。

  

至于为何给不出发工资的预期时间,朱萧木称也是因为疫情的不确定性,导致复工时间总无法确定,只有等到工厂复工以后,才有烟弹和套装可以卖才能回款。

  

朱萧木请求员工理解,现在确实没办法给出任何时间上的承诺,但朱萧木表示:

  

欠大家的,我们都会拼了挣出来还,工资肯定是第一优先级。在此特殊期间,我们人力同事也一直在努力和社保个税等机构沟通协商,确保大家正常缴纳,也请不用担心。

  

至于接下来福禄将如何发展,朱萧木称自己并不喜欢画饼,但恳请大家对疫情恢复之后的市场抱有期望。

  

“毕竟福禄的产品在市场上的认可度还是很高的,只是赶上了春节和疫情的特殊时期,资金遭到重创。”朱萧木说。

  

朱萧木最后说:

我们现在也是在打一场生死存亡的攻坚战,疫情会过去,我们也会活下来,只要各位一起努力,接下来把货出了,把钱赚回来,我们就能发工资,活过来。

  

从朱萧木的回复来看,受限于春节假期和新冠疫情的爆发,对福禄的资金链是雪上加霜,但对何时发放员工的工资,朱萧木表示自己确实没办法给出时间表。

  

员工随后也对朱萧木的回复进行了回复。

  

一名员工说,朱总,我们理解公司,但希望公司也理解一下底层员工,我们也是需要生活,哪怕是离开,也需要把工资开了吧。

  

多名员工则一直坚持要朱萧木给出一个发放工资的时间表,甚至表示哪怕先发一半拖欠的工资也可以勉强过下去。

  

有员工表示如果不能做到先开一部分工资,这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只能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在有限的截图中,没有看到朱萧木再回复,一名穆姓高管回复说,各位销售同事,目前状况公司在想办法解决,具体情况咨询直属上级。

  

记者从其他途径获悉,福禄目前在职员工仅有数十人,销售部以外的部分员工可能都已离职或者被裁员。

  

一名福禄员工吐槽:遭遇暴力离职

2 月 12 日,自媒体互联网坊间八卦报道了一名福禄员工的裁员遭遇。


该员工表示:

新年上班第一天,公司发了一封邮件,我被离职了,没有任何通知,没有任何商议过程,被踢出公司群,也被删除了钉钉。在被拖欠了将近 4 个月工资后,终于被公司开除了。去年巅峰期公司招收 400 多人,去年 10 月开始裁员,现在还不到 100 人,直营、电商裁员比例最低 50%,资金链已经断了,去年就已经发不出工资了,至今还欠着大部分在职及离职员工的工资,现在就留一点销售部的基本配置。我们真的太惨了,本想着过完年再找一份新工作,没想到的是,公司竟因为疫情的不可抗,直接将我们全部开除了,还威胁我们不办理手续或去仲裁、散播消息,要追究我们法律责任。

 

记者在福禄工作群看到一名可能已经接到离职通知的员工表示,能理解公司的困难,即使之前两个月不发工作也是在兢兢业业干活,让其离职也可以提前让领导来沟通,而不是在疫情期间还是原本的假期里发一封邮件来说当日离职生效。

  

该员工质疑说,这样的公司文化有人性吗?

  

但无人回复上述质疑。

  

市场低价甩卖福禄一次性小烟和换弹套装

记者从电子烟行业了解到,市场上已经出现了 6 元一支的福禄一次性电子烟甩卖价,经了解后,系福禄一些供应商因抵债抛货。

  

据了解,这批货生产日期是 2019 年 10 月的货,属于福禄供应商抵债获得的货物,代工厂为了尽可能降低损失,开始以非常低的价格甩卖货品。

  

市场上甩卖的福禄一次性电子烟目前价格已经低至 6 元一支,这比起官方价格 39 元一支的价格,已经属于白菜价。


而原价 299 元的换弹套装电子烟价格目前已经低至 50 元一套。

  

对于供应商来说,通过甩卖抵债的产品回款尽可能降低损失可能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但这对于福禄官方价格定位来说又起到了破坏作用。

  

但既以货抵债,福禄官方自然也无权干涉供应商的售卖价格,这又是一个双输的局面。

  

福禄只是中国电子烟小烟市场一个缩影

中国电子烟小烟市场自从去年 11 月两部委电子烟通告发布以后就基本上陷入了半死不活的状态。

  

一号电子烟通告要求互联网禁售电子烟,这让众多电子烟品牌遭遇政策烦恼,不少品牌缺乏资金和缺乏线下拓展能力而选择关闭、转型或者死扛。

  

福禄遇到的问题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不是第一家,也不是最后一家。

  

这是从政策方面来说,再加上春节放假,新冠疫情爆发,更多的小烟品牌更是雪上加霜,11 月线上禁售,1 月疫情来袭,线下暂时闭店,经销商无法生存,品牌商自然也很难出货,丧失自我造血能力。

  

如今疫情尚未彻底散去,线下电子烟销售仍将是待定状态,品牌也只有死扛,还有余粮的选择继续撑下去,没有余粮也没有造血能力的,只能按下终止键。

  

而去年还疯狂进入电子烟行业的投资人们,已因政策问题和电子烟的不确定性,再不敢随意进入电子烟行业。

  

对于福禄来说,外部问题是行业都会遇到,内部原因可能福禄也需要进一步思考,毕竟是为数不多拿了 1000 万美元融资的品牌,是否在成本控制方面,人员扩张方面,以及对困难的预估方面,是否有改进的地方,我们很难得出结论。

  

朱萧木曾在几日前回答记者针对市场低价甩货问题时表示,降价出出货也是为刺激市场,给用户、终端和经销商更大的利润。

 

记者问,还继续搞吗行业已经这个德行了。

  

朱萧木反问,为啥不搞。

  

我们既希望福禄电子烟可以尽快渡过难关,也希望福禄的员工可以拿到继续生活的工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