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3 月 9 日讯,在疫情之下,韩国科技企业,正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并将影响到全球的科技产业链。

  

近日,韩国三星电子向包括记者在内的媒体团成员发布公告:因在厂区内接连出现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为保证厂区员工的安全,将针对三星电子龟尾工厂进行全面性的防疫消毒工作,故将暂时停止龟尾一、二工厂的生产,并暂定将工厂关闭至 8 日,这也是三星电子龟尾工厂第三次出现停产。

  

而此前,三星电子宣布,在三星电子龟尾第二工厂从事生产职务的一名女性员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据三星电子及韩国疾控部门方面的通报信息,截至记者发稿,三星电子龟尾工厂园区内部共有 6 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其中 4 名为三星电子员工,一名为派遣至三星电子提供 5G 基站零配件的供应商员工,另外一名则是厂区内银行的员工。

  

此外,三星电子方面还宣布,虽然大部分工厂的产能已于 7 日下午开始陆续复工,但鉴于疫情所导致的不稳定因素,为保证产品的正常供应,故决定将供往韩国本土的“Galaxy S10”,以及供往全球主要市场“Galaxy S20”旗舰系列及“Galaxy ZFilp”折叠手机系列的大部分产量,转移至三星电子位于越南的生产基地进行生产。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三星电子创立至今,首次决定将龟尾工厂进行全面停产;据公开资料显示,三星电子龟尾工厂位于韩国东南部的庆尚北道地区,目前共有上万名员工供职,是三星电子最大的智能手机及网络设备生产基地,并主要生产“Galaxy S10”、“Galaxy S20”旗舰系列及“Galaxy ZFilp”折叠手机系列等高端智能手机,年最高产量达 2000 万台。

  

此外,龟尾工厂还负责 5G 基站等网络基站设备及基建设备的生产及研发,因此也被形象的称为“三星智能手机的腹地”;尤其是三星电子于去年年底,宣布针对该公司中低端智能手机采取 ODM 代工模式,并决定集中产能生产高端智能手机的情况下,龟尾工厂也成为三星电子智能手机部门最重要的收益来源。

  

根据三星电子的安排,在越南生产的智能手机将经过认证程序后,于本月底左右开始在韩国本土及主要国家的市场销售。

 

本月 1 日,LG 电子的子公司 LG Innotech 龟尾生产基地发现一名新冠肺炎确诊者,因此公司方面关闭了该员工工作的生产线,并要求所有员工在家中等待检查结果;而该工厂是苹果公司的重要供应商之一,长期为苹果 iPhone 提供摄像头模块,并计划为苹果提供具有 3D 传感能力的下一代 ToF 模块,因此也引发全球业界对于苹果手机供应情况的担忧。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教授李国宪向记者表示,之所以龟尾的多家科技企业频繁出现感染者,与龟尾所处的地理位置及经济结构有着密切关联。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龟尾国家级产业园区是韩国首个国家级别的工业园区,主要以电子、电器及显示器等科技企业为主,目前已入驻 1900 家企业,鼎盛时期龟尾地区的出口额曾占据韩国全国出口额的近五分之一;而从龟尾高铁站乘坐高铁,前往本次韩国境内疫情最严重的大邱市仅需 25 分钟,因此两座城市也被视为同一个生活圈。

 

根据韩国新韩证券最新发布的研报,虽然大邱市的 GDP 在韩国几大直辖市中排名较低,但以大邱为半径,高铁 30 分钟车程内的四个国家级工业园区的生产额,占据韩国五大出口支柱产业产值的近三分之一;此外,韩国铁道公社(KORAIL)的大数据也显示,从龟尾高铁站乘车的乘客中,有近四成乘客的目的地为大邱市。

  

目前,三星电子及 LG Innotek 方面均拒绝透露间歇性停产可能会对于公司产能造成的影响,仅回复称“将尽全力,保障客户的订单需求”,而根据苹果公司披露的 2019 年全球供应链清单,苹果公司在龟尾市与 LG Innotek 工厂在内的五个工厂有供应合作关系,但苹果公司韩国法人(Apple Korea Inc。)方面拒绝对停产风波进行评论。

  

此外,随着韩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扩散,除了大邱周边地区以外,作为韩国制造业最密集的地区,首尔及周边地区成为仅此与大邱及周边地区的第二大确诊地区。此前,LG Display 位于仁川市的研发中心、SK 海力士位于京畿道利川市的培训中心及三星电子位于京畿道龙仁市的芯片工厂也先后被发现新冠肺炎确诊案例,导致所涉及到的设施均被暂时关闭。

  

受此影响,韩国 SK 集团、LG Display 等多家韩资企业,已经要求该公司的全部或部分员工在家中办公,三星电子也停开往返于龟尾工厂及其他工厂的班车,并尽量减少前往龟尾工厂及周边的出差频率;而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在访问龟尾工厂时,也表态称“将在尽力保证正常生产的同时,与员工共同度过难关”。

  

李国宪透露,从目前韩国的防疫情况及经济体系来看,韩国实施类似于中国的大规模“封城”的可能性并不大。

  

作为存储类芯片的领军国家,韩国疫情的持续,也引发对于智能手机、5G 基站等网络设备的材料供应的担忧。根据 DRAMeXchange 的调研数据,在存储芯片方面,韩系厂商几乎占据着“半壁江山”,以 2019 年第四季度为例:NAND 领域,韩系厂商市占比为 45.1%,而在 DRAM 领域,三星和 SK 的占比更是高达 72.7%。


  

韩国新韩证券分析师李先烨指出,虽然多家大型企业一再强调已经恢复正常生产,但从三星电子将生产线临时转移不难看出,韩国企业对于本土疫情的扩散,对于未来生产出现的影响持不安的态度,并将其视为“可能影响到正常生产”的重大事件;此外,由于韩国企业在芯片及部分高级别零部件方面的参与度较高,韩国疫情的持续,还将影响 iPhone 等海外智能手机的供应,因此仍需要对科技企业的未来生产情况保持关注。

  

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副会长黄喆周也向记者表示,半导体产业生产基本全年无休,且人工密集度低一些,但这并不意味着不需要人工投入,且芯片工厂若出现一次停产,考虑到停产后的材料损失、不良率提高及供应短缺,将出现数十亿韩元的经济损失,而新冠肺炎所引发的停产很明显损失将更大。

  

目前也有一些国内企业,试图在芯片材料、电子、智能手机等领域替代韩国等境外产品。

  

众所周知,在手机市场,三星一直是全球的老大,出货量和市场份额都是全球第一。不过来自华为、苹果的竞争也一直存在,此外中国手机厂商的竞争成长,无论是中国市场,还是印度市场、欧洲市场,中国手机厂商的能力越来越强,蚕食的部分市场份额恰恰是来自于三星电子。

 

一旦三星受疫情影响,致使产能出现问题,那么在全球市场的出货量就会受到影响。唯一令三星庆幸的是,中国手机厂商的产能也受到了疫情的移植,而且部分上游供应链也是来自于三星,因此短期内撼动三星的能力还有限。

 

不过中国手机厂商的复工复产已经逐步释放,下一步的出货量或将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