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苹果公司进入到后乔布斯时代之后,尤其是库克上任并站稳脚跟之后,就一直想着对苹果公司进行变革。目的是要从一个特别依赖 iPhone 硬件营收的企业变成一个依靠服务的综合体。也就是说,苹果公司要主导自己的服务应用,尤其是对 App Store 的广泛推介,并由此带来服务内容的收益提升。当然,前提也是因为苹果公司的终端用户已经足够多,如今苹果的各类终端用户加起来在全球市场已经拥有了近 10 亿用户了。

 

这么庞大的一个用户基础,对于推行各种应用无疑是非常有帮助的。我们也看到,当苹果 iOS 发生一些改变的时候,总是能够带来更多的用户支持。再比如,由于在应用市场的超级地位,苹果公司的话语权也非常高。说“卡脖子”就卡,说要收费就收费,说要抽成就抽成。比如针对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打赏,一度苹果公司也要抽三成的“过路费”,为此和腾讯闹得不亦乐乎。由于两个超强用户体的分庭抗礼,一度时间差点又出现“站队”的情况。好在,最终双方都做了一些让步,但也说明,在应用服务市场,苹果的垄断地位非常明显。

 

 

我们也关注到,很多第三方开发者,对进入苹果 iOS 平台是又爱又恨,爱的是这个平台有足够的用户基础,可以给自己带来潜在的发展机会和收益。恨的是自己好不容易开发出来的产品,挣的一点钱要给苹果公司留下“买路钱”才可以。到自己手里的时候已经所剩无几了,即使这样,还经常遭受“下架”的担忧和困扰。因为苹果公司发现第三方开发者的产品出现“问题”的时候,一般都是直接下架处理,并不给第三方开发者丝毫的情面。这也是苹果公司的霸道之处,当然更主要的是 App Store 拥有足够强悍的用户支撑,因此才有更强的话语权。

 

而且,经过库克多年的经营,如今苹果公司在 App Store 服务方面的收益也是与日俱增,大有成为苹果主营收益中重要一极的潜力。最新的数据显示,来自苹果公司的官方宣布,据该公司委托进行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2019 年消费者和广告主通过 App Store 应用商店花费了 5190 亿美元。众所周知,今年苹果公司最高市值已经冲破了 1.5 万亿美元。其服务收益已经占据了市值的三分之一多,不可谓不大。

 

 

据悉,该研究涵盖了付费应用和应用内购买等苹果自己处理的交易,也包括通过 iPhone 和 iPad 应用进行、但苹果并未直接参与的购买和其他经济活动,例如在应用中出售广告等。这其中包含塔吉特和百思买等零售商通过在线应用获得的销售额、通过 Expedia 和 United 等应用预订的旅行服务、以及通过 Lyft 和 Uber 进行的叫车服务等,但不包括 Apple Music 等苹果自有应用的订阅收入。

 

 

苹果公司在这个时间节点公布这些数据,也是有其目的和用意的。众所周知,苹果将于下周举行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由于疫情的影响,这次开发者大会也进行了一些改变,其中线上是最主要的。而且,市场预计届时将会发布新版操作系统,苹果公司希望用一些优异的数字来游说软件开发商继续支持苹果的平台。这份报告本身已经说明 iPhone 和 iPad 应用开发可以获得回报的丰厚。苹果公司当然希望能够有不断的第三方开发者继续在自己的硬件阵地中加大研发力度,开发出更多的应用和服务内容。

 

该研究显示,5190 亿美元包括:4130 亿美元来自实物商品和服务,其中 2680 亿美元来自零售应用,570 亿美元来自旅游应用,400 亿美元来自叫车应用,310 亿美元来自外卖应用;610 亿美元来自数字产品和服务;410 亿美元来自应用内广告。值得关注的是叫车和外卖应用有 710 亿美元的收益,说明在这两个市场的发展还是值得期待的。对于 App Store 的未来和前景库克一直是看好的,其表示,“在这个充满挑战和不安的时期,App Store 为创业、健康和福祉、教育和创造就业提供了持久的机会,帮助人们迅速适应不断变化的世界。”当然,应用服务一直是苹果在意的地方,尤其是库克计划改造苹果公司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对此看好也在情理之中。拥有了庞大的用户基础,以及由此带来的话语权和平台优势,能够形成一定的长尾效应,并带来持续的收益,这是硬件高成本之外的一种发展谋划,库克希望打造的就是这种一劳永逸的收益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