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时刻转瞬即逝、难以捕捉,细节更难以回忆。相信我,我有一个 9 岁的女儿,长得很快,我十分清楚这一点。

 

我恰巧也是一名业余摄影师,几十年来热衷于收集各种复古胶片相机和现代数码相机及镜头。从上世纪 90 年代我第一次参加新闻摄影课时,我就被即时摄影的魅力深深吸引,因为在那之前,我花了无数的时间通过画笔去捕捉动作或表情,现在只需要按一下快门就能做到。

 

我收集了那么多摄影器材,你一定认为我给女儿拍了无数张精彩的照片。但事实是,我拍的照片很少,而且间隔时间很长,因为我把时间都花在选择合适的机身和镜头、调节 F 光圈、快门速度、ISO 参数和其他设置上,却错过了重要的拍摄时刻。

 

在新冠肺炎疫情自我隔离期间,我翻看了旧照片,想看看是否有一些这些年被我忽略的美好瞬间,但很多照片都让我感到惋惜。因为有的照片只有模糊的胳膊,有的则高光过曝,有的照片里面女儿很不自在地看着我,因为我试图拍下她的自然动作时被她发现等等。

 

捕捉“决定性瞬间”
但在我最近拍摄的照片里,很少再出现那些尴尬和模糊的画面。我惊讶地发现,这是因为在过去几年里,我很少再用数码单反拍照,而更多地使用智能手机。

 

那些难以辨认的模糊画面被活灵活现的照片取代,比如我的女儿从儿童攀爬架上跳下,还有她刚学会无轮自行车时飞驰而过的画面。这些珍贵无价的照片在“决定性瞬间”被生动详实地捕捉。“决定性瞬间”这一理论由我最欣赏的摄影师亨利·卡蒂埃 - 布列松 (Henri Cartier-Bresson) 针对自发性事件的拍摄而提出。

 

 

现代手机摄影,让我成功地捕捉到恐高的女儿从游乐设施上跳下的瞬间。HDR 模式、更快的传感器以及多次连拍,优化了快门速度、光圈和 ISO 参数,让女儿和天空在该场景下都实现了优化曝光,而且动作没有模糊。

 

毫不意外,我越来越依赖智能手机进行日常拍照。大量软件、硬件和摄影技术都融入了智能手机中,而且正以突飞猛进的速度不断更新,这简直令人难以想象。难怪拍摄系统是人们升级手机的一个主要原因。

 

要捕捉最值得纪念的瞬间,我们需要数量更多的镜头和更大的智能手机摄像头传感器。但智能手机的尺寸限制导致其镜头和传感器永远无法与数码单反或专业摄影器材一样。

 

突破镜头和传感器尺寸过小的局限
为了突破尺寸的局限,智能手机利用先进的处理能力和计算摄影技术(而不是光学处理)来产生值得分享的照片。计算摄影通过人工智能集成软件和数字计算,选择最佳设置、校正偏色、锐化图像、处理人像,甚至合并多个照片图层,以生成最佳照片。

 

过去,我在调整数码单反旋钮和设置,以及从摄影包中翻找合适镜头上花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而同样的事情,软件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即可轻松完成,让我不再错过每个精彩瞬间。我也不再花费大量时间用 Photoshop 对照片进行调色,试图展现每个光影细节和淡化明亮白色天空的曝光。

 

Micron LPDDR5 这样的内存对于无延迟的拍照体验至关重要。

 

让摄影返璞归真
看似有点匪夷所思的是,所有先进的智能手机技术正让摄影回归 19 世纪起源之初的理念。在最初发明摄影的年代,照片的价值取决于摄影师能否及时拍摄决定性瞬间,并让观众产生情感共鸣,而不是使用多少昂贵的器材或得心应手地操作 Photoshop。

 

巧合的是,当 1874 年举办首次印象派画展时,巴黎的工作室联合展出了受卡蒂埃 - 布列松启发和影响的先锋派摄影师作品。捕捉即时性的瞬间,对于摄影和印象派都有着标志性意义。

 

无论是从口袋中匆忙掏出智能手机,捕捉孩子刚刚学会走路的瞬间,还是手忙脚乱地用相机拍下孩子第一次学会骑自行车的模糊图像,每位父母都能深刻地体会到即时性的意义。

 

我不能说永远不会再用数码单反或是复古摄影器材,但随着智能手机摄像头和计算摄影的不断发展,我会更少地依赖这些传统摄影器材。

 

不久之后,我那些笨重的摄影器材将成为橱柜里的展示品,只在特别的时刻拿出来使用。而我会更加频繁地使用智能手机,拍摄那些决定性和值得纪念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