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举行了 2020 年秋季发布会,没有掌声,没有欢呼,库克团队冷静沉着地翻完了 PPT,这难道是企业的堕落?又或是行业创新乏力、还是一点前菜?此次发布会未提及 iphone 12,主角是 Apple Watch 和 iPad。

 

Apple Watch 产品涉及 Apple Watch 6 和 Apple Watch SE。 Apple Watch 6 增加了检测血氧的功能,在医疗健康方面进一步领跑同类产品,Apple Watch 6 GPS 版 3199 元起售,平价版 Apple Watch SE 版 2199 元起售。

 

苹果同时发布两款 iPad 产品,新一代 iPad Air 配 10.9 英寸屏,USB-C 接口,亮点是首发采用 5nm 工艺的 A14 仿生芯片,此芯片配置 6 核 CPU+4 核 GPU,内有 118 亿个晶体管,性能强悍,iPad Air 电源键还集成了 Touch ID,4799 元起售。另一款平价型 iPad 配 10.2 寸屏,采用 A12 处理器,2499 元起售。

 

可能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年度重磅产品——新 iPhone 没有发布,但苹果将 A14 改在 iPad Air 上首发,也算是对自身技术实力的展示,及对市场及供应链的响应。

 

此外,不可忽视的是苹果的服务创新与生态建设。发布会上苹果还带来了 Fitness+、一款健身 App,以及 Apple One 服务、订阅全家桶服务包。苹果“硬件+软件”的强大生态及号召力,短时间内看不到对手。

 

人们长期诟病库克继任以来创新乏力,技术迭代像极了挤牙膏。但像乔布斯那样的天才可能要一百年才出一两个:天才的创新,意味着对技术和产品的颠覆和革命,更意味着偏执和疯狂,在成功之前和成功背后,要承担太多的血泪和心酸,普通人无法感同身受,更没有勇气选择、面对和长期坚持。现实是股东和员工无法接受天马行空、不计代价、不成功便成仁式的技术或产品创新。

 

所以,乔布斯才钦点库克来接班,稳健守成的结果是一边被责怪,一边继续收获满满。话说,在瞬息万变的科技界,能接掌全球最牛的科技公司近 10 年之久,并让其持续健康地发展和保持高利润,这其实并不容易。

 

成功的企业是技术创新和商业运营的结合体。当今科技行业,已证明具有乔布斯那种精神、境界和影响力的,恐怕也只有马斯克。其实,东方原本不缺乏像乔布斯那样的创新天才,只不过受限于眼下的综合科技实力、赛道、环境、及供应链等条件,许多成果尚在孕育之中。像努比亚α腕表、柔宇等折叠手机等还是具有较大潜力,目前尚缺时机和坚持,而这往往是最艰难的部分。

 

回归发布会主题,最近几年苹果在折叠屏、5G 等技术领域,被三星、华为等同行远远甩在后面,但奇怪的是,苹果的号召力仍在!更吊诡的是其市值居然超过 2 万亿美金!这现像跟印钞和疫情等因素有关,同样也离不开市场对苹果的认可。吃瓜群众已习惯一边唱衰一边粉,还动辄被库克老师傅降价引诱,或者被一个小配件引诱。

 

苹果 4 年前推出蓝牙耳机 AirPods,起步价约 1200 元左右(大约是 Note7 pro 的水位了),尽管此耳机外观平平,且在蓝牙耳机出现十几年以后才推出,而蓝牙耳机售价从几十元,到几百元应有尽有……就在人们对这一市场几近绝望时,苹果一两千元的 AirPods,2018 年居然卖了 3500 万副!就连 Apple Watch 2018 年也卖了 2000 多万台。

 

市场就是如此的魔性和匪夷所思。

 

AirPods 算是近年苹果的一支骑兵,市场欢迎程度之高,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要知道这原本不过是苹果投石问路的试水之作。AirPods 主打的 TWS 是什么鬼?True Wireless Stereo、真无线立体声,其宣传定位是取代颈挂式蓝牙耳机,两者都能实现较好的立体声,但 TWS 的优势在于无线和便携,所谓的真无线、立体声就是这么来的。

 

AirPods 在 4 年前发布时曾遭受疯狂的吐槽:人们不屑一顾地说它是个可笑的、容易弄丢的小配件。尤其不满意它的设计和造型:太不拘小节了,从耳塞那伸出来的“长杆”,看上去好尴尬。库克和他的小伙伴们似乎也受到了打击,心想我们的产品再怎么抓瞎,也不至于如此不堪吧?于是在备货上也极其保守。但谁曾想,遭遇发布滑铁卢的 AirPods 之后竟然在市场上大获成功。

 

其实,咸鱼翻身偶尔也还是会有的。这社会也时不时会有从万人嘲到万人迷的逆转。

 

就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售价一两千元的小玩意儿,居然成了潮流:确实太“尴尬”了。屡屡脱销且成功带动了苹果的生态链产品,还奇迹般地带火了 TWS 的全球市场。这份功力舍苹果其谁?XX、XX 行么,除了苹果自家产品,印象中曾经的索尼 Walkman 的功力与之相当。

 

库克或许并非无心插柳,作为供应链专家的他,非常擅长打造整个产品生态体系,推出新产品,哪怕是个毫不起眼的小配件,或许也会被赋予激活生态体系的使命,智能技术、精雕细琢的体验,人海中一个个鲜活的移动广告,激活了苹果生态下的全系列产品。

 

从某种程度上说,库克是位了不起的大工匠,技术迭代、产品打磨、供应链建设、生态体系完善等从未止步,正所谓“你可以说我不如老乔,但我不在乎,我要做的是对工作精益求精,永不懈怠。”

 

的确,AirPods 的成功与其在音质、降噪、Siri 唤醒等智能技术上的精雕细琢密不可分。“可笑的小配件”单骑救主收到了神奇的多方共赢效果:让苹果大赚特赚,消费者乐意买单,同行竞相模仿,大旱已久的电子行业难得被滋润一下。老任常说要在苹果的大树底下乘凉,这是一种选择的智慧。但无奈的是,国际形势陡变,今昔何夕!藏不住了,长期单一地对着一个城墙口冲锋而忽略其它业务环节,忽略供应链生态,队友太弱、短板太多,一旦有人恶意攻击,就有无尽的麻烦。

 

与单耳蓝牙耳机相比,TWS 的优势主要在于立体声听音乐、便于两人分享、以及有助于保护听力等方面,但充电盒等额外增加了携带负担,双耳收听降低了收听者对外界信息的接收和反应能力。问题在于真的需要左右耳同时收听吗?这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两耳同时收听与单耳收听哪个占比更大一些?

 

笔者是个用不起一千多 TWS 耳机的土鳖,试用过也听不出它比单耳式的蓝牙耳机要好,也习惯了一只耳朵听,让另一只耳朵关注外界信息,这样感觉方便安全。

 

但市场似乎已给出了相反的答案。或许这只是暂时的“风口”,或许人们只不过是被苹果的光环和号召力所迷惑。还有一种可能是,苹果在耳机上不断增加新的“真香”功能,赋予穿戴产品更多的意义。

 

因为“真香”,业内竞相效仿,甚至连那奇丑的刘海屏也未曾放过。

 

不过,近些年苹果在创新的主战场上确实有点乏善可陈。5G、折叠屏、快充、屏下指纹、屏下摄像等技术要么被同行甩开几年,要么是姗姗来迟,甚至就连微波炉、浴霸摄像头,也有几分画葫芦嫌疑。

 

创新是百里成一!成功的背后需要长期的、无数的摸索试错、研发资源和材料的投入,以及供应链的协同配合,企业在创新成功后要进行成本和利润的回收,这是商业的逻辑。开发创新是把双刃剑,在成功之前全部是对资源的消耗,或可说是“浪费”,需要投资人与伙伴们的支持与配合。乔帮主的成功决非一朝一夕之力,而是基因与惯性使然,从另一角度看,这是十足的执念、和不可理喻。伟大的乔帮主曾一度被逼离开苹果,原因就在于此。

 

库克的稳健作风与乔帮主相得益彰,在不同的时期为企业成长服务和助力。客观说,库克在企业经营战略、全局性眼光、供应链能力等方面优于乔帮主,这对于平衡企业各方关系,以及企业的长期发展是有利的。企业要创新和高速发展,也不可无视库存和供应链风险。

 

库克老师不仅在“走自己的路”,还要“把他人带过来”,还要“师人长技”。从乔帮主到库克,苹果一直走精兵强将的路线,这样有利于产品和品牌聚焦高端,有利于供应链整合,有利于维持高毛利。而其它同行信奉的是兵多将广,以让人眼花缭乱的产品组合实现广覆盖,其劣势显而易见,但优势在于增强了技术和市场的敏感性,分散了产品风险。苹果坚持按部就班地在生态、视频、健康、和智能技术上循序渐进,以精品战略持续改善用户体验,完善苹果软硬件生态布局,并见缝插针地推出一些超预期的低价组合,一边巩固和扩大市场,一边清理供应链库存。

 

库克治下的苹果,继续以长期的高毛利、高研发投入、高阶产品定位、及强健的生态引领潮流,此时乔帮主已仙去多年,尽管库克鲜有乔布斯的伟大创举,但其生态建设和供应链战略能力是卓越无异的。

 

至于人们关心的 iPhone 12 的发布,有眼尖的网友发现,发布会视频画面显示“September 30, 2020 New Event”,也有网友发现另外彩蛋、iPad Air4 上的宣传页写的好像是 10 月 10 号,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是产品要好,价格要靓。

 

近些年手机腕表等市场增长乏力,除了上面提及的 5G、折叠屏、腕表、快充和无线充电等技术,其它方面很少真正激起波澜,曾被媒体吹破天的石墨烯电池,始终抱着琵琶罩着面。观者印象深刻的无非就是:厂家的堆料和大屏化竞赛,除了在拍照、内存等方面死磕外,其实没什么新花样。话说带一块砖头确实挺累,那为何不推出一款硬核的、5 寸全面屏呢?单手操控的、“能打”的小屏机会没市场?是灯下黑还是有其它苦衷,实在令人困惑,百思不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