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9 月 29 日讯,据 IDC 最新数据,到 2020 年,全球可穿戴设备的出货量预计将达到 3.96 亿台。这比 2019 年的 3.459 亿个单位增长了 14.5%。展望未来,IDC 预测,五年的复合年增长率(CAGR)为 12.4%,到 2024 年将达到 6.371 亿个单位。

 

图源:IDC

 

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供应商缩减了生产规模,但对可穿戴设备的需求仍保持稳定。市场对可听设备的需求接近创纪录的水平,这足以抵消对手表和腕带的需求略有下降。2020 年下半年将继续保持这一趋势,随着来自多家供应商的新产品(包括听觉设备,手表和腕带)的推出,今年可穿戴设备市场有望达到近 4 亿部。

 

IDC 预测 2020 年耳戴式设备的出货量约为 2.34 亿,而智能手表的出货量约为 9100 万,其他智能手环的出货量约为 6800 万。

 

“即使供应商缩减生产,最终用户被隔离,可穿戴设备的需求仍然稳定,”IDC 说。“市场受到了对可穿戴设备近乎创纪录的需求的推动。”

 

IDC 补充说,新的耳戴式设备、智能手表和手环的推出将在 2020 年下半年延续可穿戴设备销售的势头。除了设备之外,值得关注的趋势之一是补充可穿戴设备的服务的出现。苹果公司最近宣布的 Fitness +,亚马逊的新 Halo 和 Fitbit 的 Fitbit Premium 为用户提供健康和健身内容(即指导性锻炼,指导和饮食建议),同时整合了可穿戴设备中的数据。其他几家公司则采取了不同的方法,向企业客户展示了如何使员工与身体保持距离并发现潜在疾病的早期迹象。这些服务以及其他服务将增加对可穿戴设备的需求。

 

在整个预测中,可穿戴设备将占出货量的大部分,而市场增长率复合年增长率为 14.1%。多种驱动因素的组合将保持可观的增长:设备数量不断增长的供应商名单不断增加;智能手机放弃 3.5 毫米耳机插孔,转而使用蓝牙连接;较低的价格;以及除了音频内容消耗之外的用例扩展,例如健康和健身监控,智能助手以及与家庭和工作物联网系统的连接。

 

由智能手表和基本手表组成的手表品类的复合年增长率最高,为 14.3%。随着 Google 的 WearOS 收购 FitbitOS 以增强其健康和健身产品以及新的供应商合作伙伴,智能手表市场将看到其操作系统(OS)的格局发生变化。三星的 Tizen 将逐渐以其注重健身和生产力驱动的 Galaxy 手表获得份额。苹果公司的 watchOS 是最重要的,它将受益于位于高端和入门级设备之间的新款 Watch SE 的推出。同时,基本手表将受益于儿童联网手表以及配备混合动力和 GPS 的手表。

 

腕带将缓慢增长,出货量将以 2.4%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腕带的主要驱动力仍然是便宜的步数和卡路里计数器。

 

面对更为红火的可穿戴设备市场,15 日的苹果秋季发布会上,iPhone12 再次跳票,反而由两款 iWatch 挑起了大梁。新款 iWatch 进一步强化健康监测、健康咨询服务功能,号称将开启健康“物联网新纪元”。


紧随其后,荣耀 16 日在京正式推出了荣耀手表 GS Pro、荣耀手表 ES。面对智能手表普遍存在的续航痛点,荣耀手表 GS Pro 号称拥有全球最长的 25 天超长续航、轨迹返航等全面的智能监测。


近日,智能手表的续航“里程”纪录则再次被打破。小米生态链企业华米科技在京发布了 Amazfit GTR 2 和 GTS 2 两款智能手表,最长续航时间可达到 38 天。华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黄汪介绍,上半年 Amazfit 品牌手表全球出货量达 174 万台,同比增长 48%,位列全球第五。小米手环销量更是达到了 1340 万台,排名全球第一。

 

可穿戴设备一直是近年的热门,随着可穿戴设备的普及,可应用的场景在不断增加,今年的疫情让人们意识到关注个人健康的重要性,所以可穿戴设备更成了焦点。


本月,国际数据公司 IDC 发布了《2020 年第二季度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季度跟踪报告》,该报告对今年第二季度的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情况进行了数据分析。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出货量为 2658 万台。其中华为位居榜首,市场占比达到 29.2%;小米位列第二,市场占比达 21.3%;之后是苹果、步步高和奇虎 360。


以往说起中国市场中的可穿戴设备,小米凭借其每年一更新的小米手环总能占据第一的位置,其年出货量曾超过 2000 万台。但是现在华为逆势反超小米,在小米可穿戴设备下滑的状况下,华为增长超过了 18%。


从产品层面来看,华为得以在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居首位,主要是凭借其外观时尚、功能强大的运动手表 GT2 和搭载了麒麟 A1 芯片的真无线耳机 Freebuds 3 得来的。而小米的新品手环对其整体表现的拉动作用不大,此外小米的蓝牙耳机产品线也暂时未能有进一步的突破。


这主要是由于小米的可穿戴设备在疫情期间遭遇了供应链停工和需求不足的双重压力,而华为由于渠道结构的关系,出货量能够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自然也就挤压了小米可穿戴设备的市场空间。


当然这市场空间也不是一定属于谁的,市场是能者居之,谁的产品质量好货源充足,就会获得更多机会,这也是市场良性的外在表现。


由于可穿戴设备市场有诸多可挖掘的点,越来越多的手机企业也将产品线拓展到这一领域,或主打健康,或主打与手机的连接功能。例如今年 3 月 OPPO 凭借其首款智能手表进军可穿戴设备市场,OPPO 本来就在手机市场中磨炼许久,通过手机拉动可穿戴产品时就存在更多优势,当然后续的具体表现还要看布局和其持续发展的能力。


同样华为也是在手机市场沉淀许久,并且经验丰富,各方面实力也都不弱,因而一旦得以爆发,必然威力巨大。可穿戴设备市场就是华为的爆发点之一,今年华为向 EUIPO(欧盟知识产权局)提交了一系列申请,内容是开发多款新的可穿戴产品。


从华为的战略体系来看,“可穿戴设备”是华为“1+8+N”体系中的重点,无论是耳机、手表还是眼镜,都属于可穿戴设备的类别。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华为在可穿戴设备领域就保持着一种“火力全开”的状态,去年第一季度华为可穿戴设备的出货量增长达到 282%。


从市场状况来看,华为最近总是“被虐”,美国的各种打压以及华为的努力与坚持也让大众对华为的遭遇有种“同情感”,甚至把买华为产品上升到另一个高度,在选择同类型产品之时也有意侧重华为品牌,这可能也是使得华为可穿戴产品的销量能够超越其他品牌位居第一的重要原因。


不过想要真正留住用户的心,还得是产品本身可圈可点。华为在解决传统可穿戴设备的续航问题的同时,也将可穿戴设备与多种场景交互,赋予其更多价值。华为 1+8+N 体系中的语音娱乐、运动健康、移动办公、智慧出行等场景都可以与可穿戴设备关联,为可穿戴设备提供更多可能,因而可以预测华为在可穿戴设备领域还有上升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