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0 月 23 日讯 8 月初,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公开称,“今年秋季搭载在 Mate40 系列上的麒麟 9000 芯片将成为“绝唱”。

 

在华为手机的大本营中国市场,这个下滑可能会更快,因为这个市场的竞争强度远大于全球任何一个市场。三星和苹果的手机可以取代其旗舰机型,vivo、OPPO 等中国本土品牌则可以填补中低端和高端机型的市场需求。

 

华为的市场空缺将使所有海外智能手机品牌从中获利。

 

那么,谁将填补华为留下的手机市场空间?

 

在渠道层级上,OPPO 开始推行扁平化的方式,试图提高运营效率以及执行力度。

  

OPPO 湖南总经理张格对记者表示,湖南在 2019 年取消了二级代理商,而是以分公司或者办事处的方式直接与省级“对接”,这种直供模式带来的好处是二级代理不再向一级代理拿货,而是通过分公司直接向省级总部拿货,中间环节的取消无疑让其利润空间变得更大。而从运营角度来看,直供变革后,渠道链条上发货备货都由省公司直管,代理商只需要专注于前端服务,细化对导购团队、业务团队的管理。

  

“在发货流程上,过去手机的发货是从一级代理发向二级代理,再发到客户(夫妻店),客户再卖给消费者,流程线条过长,过去长沙发到客户需要三天甚至是一周的时间,现在大部分两天内可以完成。”张格对记者说,对于下沉市场的售后环节,除了快修中心,也计划扩大销服一体店的规模。

  

“销服一体店”是 OPPO 对现有经销商网络的变革动作之一,售后通常由 OPPO 当地分公司直接管理,OPPO 负责提供官方配件和派驻维修人员,门店则属于经销商。除了维修服务外,销服一体店还加入了不少销售路演活动,贴膜、清洗等“手机 SPA”成为了多数店面的标配。

  

渠道商范鸣对记者表示,通常一个渠道门店的人力费用要 2 万一个月,但在销服一体店,OPPO 方承担了更多,培训好的导购和店长也能够对总部的动作执行得更加到位。

  

“目前在湖南已经落地了 30 家,计划在全省 88 个县实现一县一销服。”张格对记者表示,线上渠道与线下渠道一定是长期并存的,并且线下会一直处于主导地位。线上的优势是效率、性价比,而线下的优势就是服务,所以我们要做出变革,从进展来看,升级后的销服一体店销量有了近 30%~50%的提升。

  

不仅仅是湖南,直供模式在河南 OPPO 通过信息管理系统的模式变得“可视化”,每天的货品直接从 OPPO 省公司供给省内一万多个零售门店,和 OPPO 深圳总部的叶子代理商系统打通后,总部的管理人员可以通过实时的监控数据了解到当地市场每天的库存、发货情况以及导购员销售情况。

  

据 OPPO 介绍,在过去两年,信息化为河南的渠道费用节省将近 5000 万元,更重要的是,可视化的销售数据减少了代理商们的资金和备货压力。

  

Canalys 分析师贾沫对记者表示,如果华为在未来继续受到美国严格的制裁,那么势必会在 2021 年大范围地让出市场空间,这对 OPPO、vivo、小米等厂商都是必须尽力去抓住的机会。OPPO 凭借其在线下市场雄厚的根基,能够继续巩固其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优势,同时将触角更广泛地伸向二线、一线及超一线城市。


在全球调研机构 Counterpoint Research 最新发布的数据中,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2020 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暴跌 23%,创下有史以来最大跌幅。唯一的亮点来自于中国区,作为 5G 手机销量的最大贡献者,这一季度中国 5G 手机占全球 5G 手机收入的 72%,7 月这一数字更是接近 80%。

  

5G 赛道上,中国市场成为全球头部手机厂商的必争之地。

  

在不确定的市场中寻找确定的机会,加大对“粮仓”市场的占领成为了业内共识。尤其是在拥有着庞大人口基数的中国乡镇市场,十亿量级的人口带来的 5G 换机红利足以左右未来三到五年手机市场格局的变化。

  

可以看到,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手机市场,同时也是 5G 普及速度最快的市场,国际品牌也在发力。“三星在全球一直下拉 5G 手机的价格,苹果也推出了最新的 5G 手机 iPhone 12 系列。”贾沫谈道。

  

今天的手机竞争,夹杂了太多的外部因素。华为手机的成就并非一日建成,也自然不会轻易倒下。对于 vivo、OPPO 以及小米而言,不管什么机会,只有具备一定技术实力才能强壮自己,而这个过程需要远见,更需要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