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 Mate40 系列全球线上发布会结尾时,一段“彩虹与曙光”的视频让不少网友泪目。许多人可能都将目光放在硬件的强大性能上,不过对于全球市场来说,华为终端云服务(HMS)的全新升级,同样是拨云见日的关键所在。

 

 

毕竟对于用户来说,硬件归根结底还是要通过跟软件的结合,带来生活上的便利和体验惊喜。而前不久的一组数据显示,HMS 生态全球注册开发者数已达 200 万,2020 年 1-9 月累计应用分发量超过 2940 亿次,成为当之无愧的全球第三大移动应用生态。

 

至此,谷歌安卓与华为 HMS 在生态建设上的分野,也开始清晰地显现出不同厂商在面对全球移动产业变局下的不同选择。

 

如果说移动生态系统的建设,是一场厚积薄发的攀登运动,那么这二者不同的路径选择,就像登珠峰时选南坡还是北坡一样,结局在出发时或许就已经写好了。

 

南坡 PK 北坡:登顶“珠峰”的两种路径

绝大多数人攀登珠穆朗玛峰都会选择从尼泊尔出发,而不是从中国,为什么?

 

一般而言,位于尼泊尔的南坡,路线成熟,在加德满都很容易雇佣到夏尔巴向导和背夫,有庞大队伍作为后勤和安全保障,加上路径短,相对更容易地实现登顶。

 

 

而由中国登山队员开拓的珠峰北坡,对登山者的审核非常严格,必须拥有一定数量和难度的攀登经验才会被允许上山。而且路途漫长,同一海拔下天气条件更加恶劣,足以劝退不少商业客户。从这个角度看,禁令限制下的华为 HMS,就像一个被隔绝在外力协作体系之外的队员,不得不从需要长时攀爬的北坡开始,向移动生态的“珠峰”发起冲锋。

 

与之相比,谷歌则是一开始就享受到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在各个国家本地化应用不足的背景下,吸引了大量全球优秀开发者加入安卓生态,迅猛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生态建设是无止境的。智能时代下移动交互与开发的新逻辑,正在华为 HMS 与谷歌 GMS 各自的产业攀爬中被揭开。

 

谷歌的旧梦,华为的生态啼鸣

在众多珠峰攀登者中,谷歌算是“喜马拉雅式登山”的典型代表——“登顶”背后,站着许多开发界的“夏尔巴向导”,通过不断收购来建立和优化安卓基础服务体系,靠“神辅助”顺利从互联网搜索应用转型全球移动生态霸主。

 

2005 年,谷歌收购安卓公司及其团队,比尔·盖茨至今一提起都懊悔不迭;2009 年收购了移动应用提供商 AdMob,负责处理安卓生态中非谷歌产品的广告位置;2013 年,谷歌又收购了法国雷恩一家名为 Flexycore 的创业公司,其产品可以优化安卓系统的性能。

 

除此之外,还有无数全球顶尖开发者的参与。免费开源模式,让安卓系统的市场份额迅速赶超了 iOS,汇聚起了庞大的应用产品矩阵,进一步巩固了安卓的王座。

 

而华为绕过安卓搭建另一个生态基座时,HMS 选择了另辟蹊径。

 

“谷歌断供”使得华为只能依靠自己来完成冲顶,“AI+5G+云”的产业变革更是一条无人之径,以至于任正非在面对质疑时直接质问——“美国都没有,我们怎么抄?”没有路线图,华为 HMS 想要“弯道超车”,在补全 GMS 服务能力的基础上,还需要自行探索出一条能够赋予全球开发者与产业生态全新价值的大道。在这场特殊的硬件发布会上,HMS 也交上了自己的答卷:

 

比如软硬件融合打造全新交互体验。HUAWEI Mate 40 系列与 HMS,就通过搜索引擎、地图应用,为业界打了一个样。

 

 

Petal Maps 首创的地图交互方式——隔空操作,让用户驾车时只需手掌向屏幕方向按压,就能切换地图视图,让驾车体验更人性化,目前也已在海外 140 多个国家和地区上线。基于 Mate 40 系列的 AI 优势,用户可使用 Petal Search 拍照或用照片搜索感兴趣的人物、景点、商品、菜谱等等,多元化地获取所需要的信息和服务。

 

 

同时,HMS 也尝试向产业层面的服务与能力开放,伸出了触角。

 

长期以来,中国在消费互联网创新一枝独秀,产业层面却不像美国那样企业服务类赛道百花齐放。不久前的全联接大会上, HMS 生态就集中介绍了不少打磨许久、与产业端业务深度合作的落地案例。

 

比如在政务领域,与各地政府机构共建的便民服务平台,用一部手机、一个华为帐号就能办理完当地城市的各种政务服务;在线教育与实时工作协作平台 Link Now 构建的 HMS for Education 方案,也在新冠疫情期间,成为塞内加尔 70 多所学校、数十万学生不停课的保障。此外还有企业移动终端方案 HEM、HUAWEI AI PASS 等等,共同发出了产业智能化的啼鸣。

 

 

从这个角度来看,HMS 这次绽放,不在于颠覆什么,而是尝试在移动交互变革到来之前,为全球开发者与产业链趟出一条新路,多一种选择。既然“南坡”人满为患,那么换条路走走,或许会看到意外的风景呢?

 

攀爬珠峰,需要哪些神装备?

徒手攀爬移动生态这座“珠峰”,华为 HMS 这么快“天下三分有其一”,到底是依靠哪些“神装备”登顶成功,站到了一个三星、微软等巨头都没有挑战成功过的位置?

 

除去一腔孤勇的奋进之外,主要有三重推动力:

 

一是从全场景智慧终端到开发架构等软硬件全面部署。全球上线的 HMS Core 5.0,就涵盖了覆盖应用服务、图形、人工智能、媒体、系统、安全、智能终端等七个领域,让开发者全面共享华为的软硬件和云端能力,建构差异化体验优势,自然快速汇聚天下英豪;

 

二是新技术、新算法等长期积累和基础创新,可以在短期内提供充沛的能量,快速爆发,拉开身位。就拿前面提到的、带来差异化体验的 Petal Maps 来说,2019 年华为就向海外应用开发者全面开放地图能力,提供路线规划、全场景空间计算、精准 AR 步行导航等等根服务能力。而今年 9 月发布的 HMS Core 5.0,又在 Location Kit 中融合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RTK 高精度亚米级定位技术、Super GNSS 城市峡谷定位等底层技术,部分场景下甚至能实现厘米级的定位需求。而这一能力的“后来居上”,正如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安所说:“背后是来自华为集团各个体系、数千名工程师 300 多个日夜的研发。” 

 

 

那么,这就不得不提到华为 HMS 攀登“珠峰”最核心也是最重要的——一呼万应的攀登者。

 

据张平安回忆,决定发起松湖会战、构建 HMS 生态时,从全华为集团抽调软件工程师,每个地方响应都非常快,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奔赴松山湖,用了四个月就大规模上线了 HMS Core 4.0。

 

波兰登山家 Voytek Kurtyka 曾说过,“登山是一门忍受苦难的艺术”。而“松湖会战”,正是登山精神的体现,也就不难理解,HMS 生态的登顶为何会比想象中顺遂许多。

 

 

移动生态市场的“珠峰”,是一场隐蔽的长距离运动。每位选手的抉择与路径,都需要时间来证明和判断。今天全球开发者们渴盼的“第三极”,也说明华为所选择的攀爬之路固然艰险,也令更多人看到了前所未有的风景。

 

决定出发的那一刻,DNA 里就写入了无畏二字。毕竟无限风光,尽在险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