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送爽,顺德中山家电出口工厂里一片繁忙。

  

11 月 3 日上午 10 点左右,在中国家电之乡顺德的勒流,小家电出口大户广东新宝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的跨境货车装货区,排满了集装箱货柜和拖车。等待出口的货物太多,仓库放不下,部分只能堆放在仓库门口的空地上。咖啡机生产工厂外,零配件供应商十多辆货车排成长队,等待卸货。

  

“我们的海外订单今年前三季逐季抬高,一季度同比下降 8%,二季度上升 25%,三季度上升超过 40%,订单四季度仍保持充足的状态。”新宝股份董秘陈景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当天,第一财经记者还走访了格兰仕、德尔玛和乐途电器。家电出口龙头之一的格兰仕,中山厂区的微波炉、冰箱生产线热火朝天,冰箱今年产量翻番仍满足不了需求,订单要排到明年一季度。乐途今年风扇出口订单比往年多了三分之一,德尔玛加湿器等的出口额更翻倍增长。

  

疫情下,“宅经济”让厨房小家电、环境类电器等小家电的出口订单爆满,冰箱、洗衣机等与饮食、清洁有关的大家电出口也需求旺盛。“中国家电产业链优势明显,疫情应对带来出口红利。”中国机电进出口商会家电分会秘书长周南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出口回暖,成本上涨也带来了压力。

 

 

爆单

今年中国家电出口呈现 V 形反转。新冠肺炎疫情一季度在中国暴发,二季度在中国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的同时,海外疫情在全球蔓延。从订单延期到订单恢复,再到海外订单暴涨,走出一条曲线。

  

新宝股份海外模块营销管理总监张以飞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说,今年一季度受国内疫情影响,产能不足,春节后复工复产。3、4 月份,国外疫情逐渐暴发,面对境外订单部分取消、大量延期的情况,新宝想办法消化库存。5、6 月份,随着客户库存消化,订单逐步开始恢复增长。7、8 月份,“宅经济”影响下,居家办公带动订单明显增长。之后直到 11 月份,客户下单需求仍然旺盛。

  

今年前三季,新宝股份实现营收 91.15 亿元,同比增长 33.52%;归母净利润 9 亿元,同比增长 75.38%;贡献八九成营收的外销业务,前三季收入同比增长约 25%。张以飞说,压力咖啡机、多功能台式搅拌机等西式厨房小家电“爆单”,多士炉、空气净化器、吸尘器也畅销。新宝通过调整扩大产能,仍一度无法满足需求,就转移了一部分出口订单到其他工厂生产,以平衡各方利益。

  

新宝的小家电出口订单一度接到 2021 年 4 月。“爆单”的产品线,以前一个月交货期,现在延长到一个半月至两个月。今年新增 100 多台注塑机,解决“爆单”的产能瓶颈。通过产能提升、打破瓶颈,来重新缩短订单周期,同时关注客户销售库存、平衡订单,尽量满足大部分客户的需求。

  

“现在应该基本到了订单的顶峰”,张以飞预计,国外客户考虑到中国春节放假因素,希望新宝今年 12 月、明年 1 月继续生产,确保春节生产停摆时的供货。为了持续跟踪好出口订单,这段时间每天晚上 8 点,新宝会为外销业务团队提供消夜福利,以前是没有的。有的国外客户“追单”急了,曾把新宝的总裁、CMO 拉一个微信群,问为何还没交付,新宝只好耐心解释、寻求理解。

  

从订单结构看,“宅经济”对产品的影响有差异。烘焙类小家电中,烤箱、面包机的订单高于其他产品。衣护类小家电,由于人们外出减少,需求低于去年。地域方面,韩国、日本、东南亚率先恢复订单,俄罗斯、美国订单增幅大。美国 6 至 11 月的订单增幅,弥补前期下滑后还有增长。印度订单占比小,中东非订单恢复周期较长。“我们对后续形势,保持清醒头脑。”张以飞冷静地说。

  

其实,“爆单”的不只出口小家电,冰箱等大家电出口需求也暴涨。

  

在格兰仕中山园区的冰箱工厂内,等待发货的冰箱,多到要摆放在生产线旁边的空地。该厂工艺质量负责人邵国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格兰仕冰箱工厂的产能已经翻番,但是仍然供不应求,现在接单,三个月后才能交货,订单要排到明年一季度,格兰仕冰箱厂计划 2021 年产能再提升 50%。

  

与新宝出口以代工为主不同,格兰仕正从代工出口向海外自主品牌转型。格兰仕自主品牌冰箱今年在北美出口翻一番,全面进入沃尔玛、家得宝、亚马逊等当地主流渠道。疫情使与美食、健康相关的家电整体增长,格兰仕刚好近年加强海外品牌推广和本土化设计,所以出口订单应接不暇。

  

格兰仕海外市场部的李文健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疫情期间,客户居家生活时间增多,烤箱和微波炉的销量上升,冰箱、洗衣机的订单也在增长。今年格兰仕出口收入增幅达两位数,其中海外自主品牌业务收入增幅达三位数,一季度订单延期,二、三、四季度订单需求持续上升。

  

欧美市场增长,“一带一路”市场也不错。今年,格兰仕在印度推广自主品牌,请电商网红直播带货。其在北美、德国、法国和东欧等地的海外子公司或分支机构,也进行本土化推广和服务。今年格兰仕外销业务员从 200 人增到 350 人,订单爆满时他们下生产线“争抢”产能资源。

  

“今年下半年家电行业出口型的企业,都碰到了订单爆发式增长。”位于中山的中国冰箱出口大户奥马电器的总裁姚友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主要原因是海外的疫情导致海外工厂没有办法充分开工,而消费需求又比没有疫情之前增加了,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对中国制造的家电需求快速增长,导致所有的家电出口企业目前的订单都处于爆满的状态。

  

今年前三季,奥马电器营收 60.3 亿元,同比增长 4.3%;其中第三季营收 24.4 亿元,同比增长 41%,归母净利润 1.3 亿元,同比增长 9569.96%,扭转了上半年业绩下滑的形势。姚友军预计,在疫苗没有大规模上市的情况下,海外订单还会继续增长。

 

 

一柜难求

  

相比于年营收数百亿的格兰仕、年营收百亿上下的新宝和奥马,中山乐途电器是一家年营收约一亿元的家电出口中小企业。乐途电器总经理黎明阳在订单暴涨与成本暴增之间,备受煎熬。

  

黎明阳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今年 3 月底、4 月初裸铜价 39000 元 / 吨,10 月 20 日 51700 元 / 吨,环比上涨 32.56%;冷轨钢板 4 月初 4300 元 / 吨,10 月 20 日 5300 元 / 吨,环比上涨 23.26%;锡钢片 4 月初 5000 元 / 吨,10 月 20 日 5700 元 / 吨,环比上涨 14%。

  

另外,今年 3 月底、4 月初塑料 ABS 121H 价格最低曾跌至 9400 元 / 吨左右,10 月底价格 17000 元 / 吨,环比上涨约 80%;3 月底塑料 PP 价格 6500 元 / 吨,10 月底价格 8250 元 / 吨,环比上涨 26.9%。“房租、人工和汇率的成本也在涨。”黎明阳说,他们在广东省中山市南头镇的厂房,租金比去年同期上升了 30%;工人难招,临时工工资从去年同期 15 元 / 小时,上升到现在的 18 元 / 小时;3 月中旬,1 美元兑 7.03 元人民币,10 月底约兑 6.7 元人民币,“现在外贸订单接得越多越亏”。

  

为了应对人手紧缺,乐途正在推进生产半自动化,电机生产从人工变为机器自动绕线;注塑从以前人手做,变为一人看几台注塑机做。生意还要继续,至少维持正常的现金流。

  

黎明阳表示,他们的纯利润率只有 4%,有些产品还不到,单是汇率增加的成本已把利润吞掉了。由于出口风扇价格基本是在 8 月“一年一定价”,虽然 2021 年他们风扇订单比 2020 年多了 50%,但由于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汇率强势、劳动力成本上升及厂房租金增加,预计明年生意会亏损。

  

作为乐途外贸订单的对接人,黎明阳的夫人给第一财经记者看了几封她最近与一位美国客户的往来电子邮件。相比去年 9 月,一年多来,汇率成本涨了 6.2%,铜等涨价使综合成本上涨 3%,乐途希望提价 3.5%,对方回复加 2%、从明年 1 月开始,乐途回复从今年 12 月开始,正等对方确认。

  

这样的谈判拉锯显示,在订单爆满的背后,中国家电制造商与国外客户仍在共克时艰。第一财经记者在乐途刚好碰到其美国客户 Newell 的一位驻厂工程师。他说,今年特别累,产能紧张,而船期已安排,他只好常到工厂“监工”。在成本重压下,“大家都在‘熬’,看谁能‘熬’得过去。”

  

事实上,物流成本也在上升,而且出口的货柜、仓位都十分紧张。在中山南头,一个货柜的运输费贵了 100 元,从 1950 元提升到 2050 元,因为货车司机的人工贵了,堆场拿柜的成本也贵了,加上中国环保要求升级,拖车报废增多。更难的是,货柜不够,许多在国外,还没运回来。

  

“现在是‘拿到柜子没仓位,拿到仓位没柜子’。”张以飞说,出口受物流影响较大,拿仓位、货柜“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难,今年是‘一柜难求’。”因为进口的货柜少了,新宝旁边的集装箱厂今年货柜订单增长了 40%~50%。

  

“我们做 FOB(离岸价),国际物流成本主要由客户承担。”张以飞说,新宝的货多从广州南沙港、深圳盐田港、顺德勒流港出口,“我们与码头、船公司密切沟通,哪里有仓位、货柜,马上通知业务员,也告诉客户,跟进出货,大家抢资源。”前段时间,地方政府来调研,协助解决问题。

  

面对原材料、人工成本的挑战,新宝股份通过产能优化、自动化生产,来消化成本上升的压力。这两年,新宝股份加大自动化投入,同时每年都向客户推介新产品,保证价格稳定,同时还有钱赚。

  

格兰仕也在积极推进智能制造,今年在顺德总部启动了工业 4.0 基地建设,其中山冰箱工厂明年产能增加五成也主要通过提高自动化和精益生产水平来实现,而且推出早餐机等系列新品。

  

姚友军则说,从价格讲,出口冰箱“必须要涨价,不涨价的话,确实没办法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