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8 日讯 新荣耀独立后,动作很多,正加速线下布局。战略目标也逐步明确,同时公司的组建也正进入快马加鞭的阶段。

 

在 11 月 17 日华为官网声明出售剥离荣耀后,其在短短半个月时间里面,已经在多地注册成立公司主体。


从天眼查的数据可以查询,荣耀已经分别在深圳、北京、西安、南京四地建立了公司,当中荣耀终端有限公司是在 2020 年 4 月份成立的,其余北京、西安、南京分公司均是在 11 月成立。

 

据悉在荣耀首次的战略会议上,新荣耀的高层已经明确加大线下渠道的拓展。内部消息显示,12 月将有两家荣耀体验店开业,分别是成都万象城荣耀体验店和南京金地广场荣耀体验店;明年 1 月,太原纬图万象城荣耀体验店将开业。此外预计荣耀首款手机 V40 也将会在明年 1 月正式亮相。


毋容置疑,在荣耀被华为剥离后,新荣耀品牌必然会让中国手机市场的格局发生变化。虽然新荣耀已经在产品、渠道、研发、市场等方面加快投入和布局,但是追根溯源,华为之所以出售荣耀,主要是为了让荣耀渠道和供应商能够得以延续。


在荣耀资金、高层人员、技术研发、产品开发等方面相对稳定和有条不紊建立的情况下,其独立后能否获得全产业供应链的零部件供货?打通供应链的关键又在哪里?这会是众人所热切关注的。

 

不过,最让外界关注的是,新荣耀能否解决供应链短缺的问题。对此,美国芯片大厂高通公司总裁安蒙在骁龙技术峰会上谈及高通与新荣耀的合作时表示,非常期待和荣耀在相关方面开展合作。“我们已经开始和荣耀开展一些对话,对未来机会也表示期待。”同时,他还表示,对新荣耀的出现感到兴奋,这意味着,会给市场带来更多的创新,也可以让消费者有更多的选择。


荣耀独立后的生存挑战
荣耀手机独立前在全球华为消费者终端手机部分占比达到了 25%,甚至在最高峰的时间里面达到了 35%,而放到中国国内市场,荣耀销售占比曾经做到占华为手机份额 50%。


如此庞大的体量也令荣耀独立后有更大的底气,毕竟其目前的存量市场已经足够巨大。因华为遭遇了三轮的美国制裁,可以留意到今年双十一不论是华为还是荣耀,它们都没有像去年一样有大动作的促销活动,原因在于其库存并不宽裕。


对于荣耀独立后,其是否能够不受实体清单影响而能够与全产业供应链进行交易,目前各界人士都没有明确表示,仍然在于存疑的阶段。


此外需要关注的是,荣耀与华为实际有很多平台上共用的地方,包括了研发、运营商的关系,不论是国内还是海外,两者的渠道上面也是共通的。


Canalys 全球副总裁 Nicole Peng 接受采访后表示:“荣耀脱离了华为后,其依赖华为的强大研发实力不会立刻转移到荣耀身上,另外荣耀跟渠道和供应链的议价能力也会比华为弱,因为单纯从荣耀的出货量来说,其可能会比 Realme 还要更小,怎样去提升自身的议价能力是荣耀面临的一个问题。”

 

TrendForce 集邦咨询旗下半导体研究处表示,即便华为出售荣耀业务,2021 年荣耀还是会面临晶圆代工供货吃紧的窘境,预估市占约 2%;华为则约 4%。

 

华为过往针对荣耀采取资源共享、独立经营的竞合策略,如今荣耀正式拆分而出,集邦咨询预估,该品牌将借由既有的独立运作模式,透过多方渠道合作,迅速回归智能手机市场。

 

同时,集邦咨询认为,对荣耀新团队来说,当前最大的隐忧仍是美国商务部的禁令限制,包含零组件购入、研发设计、GMS 搭载等,是否能因正式与华为拆分而不受其约束,还有待时间厘清。


以往荣耀专注年轻群体,线上表现活跃,与小米客户群重叠性高,因而复出后对小米的影响程度较 OPPO、vivo 来的深,但若无法取得 GMS 进而拓展海外市场,其影响会变得很有限。


针对荣耀品牌独立后是否还能获得消费者的青睐也是一个需要重点观察的部分,毕竟荣耀在短期内将无法继续使用海思芯片,缺失自身最大的特性是其最显著的一个弱点。此外,采购规模缩小导致成本上升,将考验团队对于获利与成本的应变能力。


总结来看,预计荣耀将会从现有的独立运作模式,通过多方渠道合作,迅速回归智能手机市场。不过对于荣耀新团队来说,当前最大的隐忧仍是美国商务部的禁令限制,包含零组件购入、研发设计、GMS 搭载等,其后品牌建设与产品打造也对荣耀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荣耀的“真正”独立还需时间去观察检验。


供应链问题是否能解决?
荣耀能否重生冲破枷锁,供应链问题是关键。


谈到供应链,核心依然是荣耀能否获得美国许可证。据 Canalys 全球副总裁 Nicole Peng 分析:“中国在 5G 领域的发展给美国带来了一定的竞争压力,5G 依然会是一个敏感的名词。”


“即使荣耀已经成为独立的一家公司,不过其背后会是中国国资,这也会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背景。就算荣耀能拿到相关 5G 零部件的许可证,可是其能否在海外售卖或者大规模出货,这依然需要打上一个问号。”Canalys 全球副总裁 Nicole Peng 补充。


一般来说,中国海外的市场更加愿意对一个私营背景公司开放,而对于拥有国家资本背景的企业会相对谨慎。在荣耀从华为剥离后,其资金背景要比华为更具有国家资本因素。Canalys 全球副总裁 Nicole Peng 表示:“即使荣耀有 5G 手机的出货,其可能主要发展的市场会是俄罗斯或者中国大陆,或者是一些跟中国政府相当友好国家的市场,体量依然会很有限。”


此前已经有分析,华为出售剥离荣耀应该是拯救荣耀最好的办法,相信是华为高层经过了相关产业人士和法律人士咨询后所决策的,毕竟如果继续留在华为体系里面,荣耀的生存之战是无路可走。


面对荣耀的剥离,有相关供应链人士对记者表示,是否能够给荣耀出货依然需要看美国政府如何定性独立后的荣耀,它们依然不敢贸然向荣耀供货。


从供应链角度来看,他们肯定是乐意看到新品牌厂商进入市场,新客户的出现必然是好事情。尤其在国资进入后,其不论是渠道还是在现金方面,荣耀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


不过针对荣耀独立后,其是否受到实体清单制裁的影响,大部分供应链企业均是小心谨慎对待处理。目前中美关系依然紧张,在美国新政府如何处理华为问题的态度和方法尚未有结论前提下,中国科技产业尤其是在贸易上仍然亦步亦趋。


Canalys 全球副总裁 Nicole Peng 告诉记者:“目前尚未有任何产业链企业向荣耀供货的消息,这表示大部分的供应链依然不敢逾越美国禁令的边界,纵然荣耀独立后有着模糊灰色的地带。”


高通总裁安蒙在 2020 骁龙技术峰会上表示期待未来与荣耀开展合作,同时他也表示高通一直在申请对华为的供货许可,目前已经拿到包括一些 4G 芯片、计算类产品和 WiFi 产品等若干类别芯片方面的许可。


实际从高通、英特尔、AMD 等企业拿到向华为供货许可的趋势来看,美国方面有逐步放开的态势,这对于华为或者未来荣耀与相关芯片等供应链厂商达成协议是有利好的一面,不过分析下来,5G 等相关元器件依然会是美国方面最为严格的部分,荣耀能否获得相应的供货许可依然需要后续观察。


打通供应链的关键是什么?
从国际分析师的角度来看,Canalys 全球副总裁 Nicole Peng 认为:“目前美国面临新老政府交替的真空期,此外相信新美国政府班子上任后首要事情是维持国内稳定,因此他们并不会去急于马上改变一个对外的政策,不论是华为还是荣耀,美国政府对待它们的政策或者态度或许会处于一个长期的不明阶段。”


“对于供应链来说,他们需要自己去衡量把握风险,最终做的决定可以继续等待更长的时间来判定整个局势的发展。”Canalys 全球副总裁 Nicole Peng 表示。


Canalys 全球副总裁 Nicole Peng 也提出了自己对于荣耀要获得供应链供货所需要解决问题的看法。


首先荣耀要给到供应链一个信心,他们可以提交给美国政府充分的证据以证明自身是一个独立的公司,不会受到华为原来任何的决策影响。这实际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论是对于供应链还是美国政府,他们希望看到一些实质上的证据。毕竟交易完成不久,实质的证据可能没办法立刻让对方接受和相信。


此外对于一些风险管控比较高的供应链,荣耀还需要提交一些供货许可申请。对于一些规模较小或者荣耀长期合作的供应链客户,可能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会作出是否供货的决定。


接下来便是需要较长的时间展现这些审查的证据,要让美国政府和供应链企业接受认可,同时要了解市场对此的反应。


“未来的时间里面,对于荣耀来说,最好的情况是供应链均能继续出货。不过相信第一年荣耀的出货量方面会相对保守,修炼好内功才能更好出发。”Canalys 全球副总裁 Nicole Peng 告诉记者。

 

荣耀本身就是一家互联网手机品牌,而它凭借着渠道的助推、供应链及资金的支持,未来荣耀将重获新生,按照郭明錤之前的分析,这是一次多赢的交易,荣耀从华为独立之后,将不会受到限令影响,可最大限度地保有此品牌且有助于中国电子业自主可控发展,荣耀也能够发展高端机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