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是乐视后,市场反馈最为两极分化的一家公司。

 

柔宇科技,由清华电子系校友、斯坦福博士刘自鸿创办于 2012 年,主打“柔性显示技术”。

 

 

甚至在折叠屏手机尚未出现的年代,柔宇就凭借柔性屏概念,几乎成为了该行业代名词——在其官方表述中,也自称柔性屏先驱。

 

看好它的人,包含了众多资本和 VC,8 年内历经 9 轮融资,IPO 前估值高达 60 亿美元,深创投、松禾资本、IDG、中信资本、基石资本、越秀产业基金、保利等等股东在列。

 

但不看好它的人理由也很直接。柔宇创办第二年就发布柔性显示屏产品,并且宣称拥有规模化量产的能力,但消费市场上鲜有声响,更早的发布会上,产品还总是被装在玻璃保护箱中——可看不可碰。

 

 

后来三星和华为纷纷发布开售折叠屏手机,但供应商都没有这家行业“先驱”,甚至柔宇自研的折叠屏手机,至今在公开渠道销售也极其有限。

 

在一个动辄百万计的大众电子消费品市场,柔宇主要电商渠道的自营旗舰店,相对畅销的产品有 1 万多购买评价,而今年主力折叠屏手机 FlexPai 2 更是只有 1200 多个购买评价。

 

 

超强的融资吸金能力和缺乏号召力的消费产品表现,反差是如此明显。

 

所以当柔宇现在冲刺科创板 IPO,准备募资 144.34 亿元时,业内外反响和质疑,更是达到了顶峰。

 

这会是另一个贾跃亭和乐视的故事吗?柔宇真实的财务营收能力究竟如何?巨额融资都花在了什么地方?它如何赚钱?主要客户都有谁?未来是否有盈利的可能?

 

现在,这一系列问题或许也能从招股书得到初步解答。

 

另外柔宇和乐视之间,当前来看还有一个重要的差异——

 

有“乐视掘墓人”之称的刘姝威,当初打响乐视质疑第一枪的知名金融学者,赫然出现在柔宇董事会中。

 

 

柔宇赚钱能力如何?

先看营收。

 

2017 年至 2019 年,柔宇科技的营收分别为 6472 万、1.09 亿和 2.26 亿。

 

2018 年和 2019 年的同比涨幅分别为 68.47%和 108.15%,三年复合增长率为 87.26%。

 

 

2020 年上半年,柔宇营收 1.16 亿元。

 

报告期内,三年半累计营收 5.1572 亿元。

 

营收来源上,按照柔宇的划分,主营业务占比营业收入均达超过了 95%,前三年更是占比 99%,营收源相当单一。

 

 

另外,虽然柔宇的营收规模不断扩大,但其盈利能力没有取得相对应的显著提升。

 

在净利润方面。

 

2017 年 -2019 年,柔宇公司归属于母公司净亏损分别为 3.59 亿元、8.02 亿元和 10.73 亿元。

 

2020 年上半年,公司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 -9.60 亿元——跟 2019 年整年的亏损接近。

 

 

报告期内的三年半,柔宇就净亏 31.94 亿,而且从数据来看,营收规模扩大、亏损也相应增大。

 

作为一家已经宣称有规模化工业量产能力的产品公司,这种财务表现并不乐观。

 

 

不过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与柔宇的大规模研发投入有关。

 

2017 年到 2019 年,其研发投入分别为 1.6 亿元、4.88 亿元、5.86 亿元,分别占营收比例 247.87%、447.88%、258.25%。

 

 

三年总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为 308.17%。

 

仅 2020 年上半年,柔宇研发投入就追平 2019 年整年的研发投入,达到了 5.82 亿元,费用率高达 502.01%。

 

但研发投入大之外,毛利率不理想也是不争的事实。

 

2017 年至 2019 年,柔宇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分别 0.74%、-7.69%,-0.15%。

 

2020 年上半年有所好转,达到了历史新高的 13.39%。

 

 

柔宇究竟如何赚钱?

招股书披露了业务构成。

 

柔宇的主营业务为柔性电子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为客户提供柔性电子解决方案。

 

主要应用于智能移动终端、智能交通、文娱传媒、智能家居、运动时尚和办公教育等行业。

 

 

柔宇介绍,公司通过自主研发的柔性集成电路技术,提供以全柔性显示屏和全柔性传感 器等柔性电子为核心的一整套柔性产品和解决方案。

 

而作为其中一个重要应用领域——全柔性显示技术,柔宇科技自 2012 年成立起,就一直致力于开发适用于大规模生产的新型全柔性显示技术。

 

 

2014 年,也就是柔宇成立两年后,柔宇就开发出了厚度 0.01mm、最小卷曲半径 1mm 的彩色全柔性、 可反复折叠的非硅显示屏,并在 2018 年投产了全球首条全柔性显示屏大规模量产线。

 

△柔派折叠屏手机

 

2018 年 10 月,柔宇官宣发布全球首款消费级量产折叠屏手机 FlexPai 柔派, 并于 2019 年一季度量产出货,称是全球第一款量产的折叠屏手机。

 

去年 3 月,公司第二代折叠屏手机 FlexPai 2 首次亮相,并于 9 月正式发布并全面出货上市。

 

按照产品类别来分,公司产品可分为两类。

 

解决方案类产品,如柔树、RoMeeting 智能铭牌会议系统等产品,或向客户提供全柔性显示屏或全柔性传感器;消费者产品,如 FlexPai 柔派、RoWrite 柔记以及 Royole Moon 及 Royole X 等。

 

报告期内,主营业务营收情况如下:

 

 

柔宇科技在 2017 年至 2019 年以企业解决方案为主要收入来源,但占比呈逐年降低趋势。

 

2018 年开始,消费级产品营收贡献占比逐渐提升,2020 年上半年,占比突破至 77.98%,成为主营收入项。

 

而总体主营业务收入 2018 年较 2017 年增长 69.25%,主要原因是 2017 年 12 月发布柔记以及 Royole X/Moon 销售增长,导致消费者产品收入快速增长。

 

 

在 2018 年 -2019 年间,两类产品收入都增长了近一倍。

 

柔宇科技表示,是因为 2019 年一季度,折叠屏手机柔派开始销售,以及公司文娱传媒领域的客户需求增加。

 

其现有的企业级客户包括中国移动、中国电信、Vertu、空中客车、路易威登、泸州老窖、东方演艺集团、格力电器等。

 

但报告期内为柔宇贡献销售收入的 TOP 大客户,却另有公司:

 

 

具体数据,还可以结合销量和平均单价来看:

 

 

在报告期内,柔宇的全柔性显示屏,实际销量最高是 2019 年度的 5.2 万多片——虽然当年产量突破 30 万片。

 

平均单价方面,需要分产品:

 

 

所以归结起来,似乎也能找到开头柔宇评价两极化的核心原因:

 

症结依然在产品力。

 

不过,柔宇作为“新物种”,虽然技术和产品几年来没有得到市场积极反馈,但不妨碍柔宇发展过程中得到创新鼓励。

 

 

招股书显示,柔宇三年半来累计获得政府补助 6968.3 万元。

 

谁在驱动柔宇?

从股权结构上,柔宇控制权如下:

 

 

创始人刘自鸿通过 AB 股方式拥有实际控制权。

 

柔宇的 A 类普通股持有人每股可投 4 票,而 B 类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 1 票。

 

目前,实际控制人刘自鸿持有 38.61%的 A 类股份,拥有 71.56%投票权。

 

董事会层面,除了柔宇管理团队成员,还有知名人士坐镇:

 

 

其中,马蔚华,前招商银行行长,知名企业家。

 

另一位更特别——刘姝威,师从我国著名经济学家陈岱孙教授和厉以宁教授,金融领域的知名学者。

 

而让其声名大噪的是一系列上市公司金融打假的举动。刘姝威先后公开质疑过蓝田、乐视和宝能等公司。

 

特别是在乐视质疑中,当时面临极大争议,但其后乐视危机证明了其专业性和准确性,江湖此后人称“乐视掘墓人”。

 

需要说明的是,柔宇并非刘姝威担任独立董事的第一家公司,其在万科和格力都有独立董事职务。至于此次出现在柔宇独立董事名单中,具体原因尚未有据可查。

 

或许也是出于柔宇管理团队的自信。

 

 

柔宇科技也是一家“少年天才”人物创办的公司,也是一家不折不扣的清华系公司。

 

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1983 年生,17 岁获江西省抚州理科高考状元, 21 岁获清华大学电子工程学士,23 岁获硕士学位,26 岁获美国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学位,2009-2012 年曾任美国 IBM 公司位于纽约的全球研发中心顾问级工程师及研究科学家。

 

 

柔宇的另一位重要高管余晓军:

 

 

其他两位重要高管魏鹏和袁泽:

 

 

最后的最后,此次柔宇科创板 IPO,准备募资 144 亿,主要用途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