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日本政府大力扶持的显示器制造新秀,JOLED 一直备受关注,而这次它又被三星杠上了。

 

据外媒报道,1 月 19 日,三星显示器(Samsung Display)旗下的美国子公司 Intellectual Keystone Technology (IKT)向美国德克萨斯州西部联邦地方法院对 JOLED 和华硕提起诉讼。

 

 

据 IKT 的起诉书内容显示,JOLED 生产并供应给华硕的 OLED 面板侵犯了该公司的三项专利,涉及电子器件及线路板和光电器件制造方法的专利(专利号:7342177)、发射装置(专利号 7439943 号) (专利号 8665190)。

 

三星二次反诉 JOLED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三星今年以来第二次起诉 JOLED 侵权。

 

1 月 8 日,三星显示器曾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西部联邦地方法院对华硕和 JOLED 提起了专利侵权诉讼(patent infringement)。在三星看来,华硕的 ProArt 专业级显示器使用的 OLED,侵害三星显示器所拥有的薄膜电晶体阵列(TFT array)专利 (专利号 9768240),而 JOLED 则是制造、供应华硕这款显示器 OLED 的厂商。

 

在法庭上,三星显示器表示此专利是 2014 年 10 月时先在韩国注册,而后在 2015 年 5 月开始在美国进行审批,最终于 2017 年 9 月 19 日在美国专利厅完成注册登记,而 JOLED 和华硕明明知晓该专利已经存在,仍旧刻意地发行、销售侵权产品,对三星显示器造成了巨大损失。

 

三星显示器要求法院下判决令,禁止华硕和 JOLED 再使用其专利发明,并且要求现金赔偿,但尚未确定赔偿金额。

 

三星此举只为报复?

有业内人士表示,三星显示器此举很可能是为了报复 JOLED。

 

 

去年 6 月 22 日,JOLED 曾向美国德克萨斯州西部联邦地方法院和德国曼海姆地区法院起诉三星侵犯其专利权。JOLED 向法院表示,三星电子及其面板子公司三星显示器(Samsung Display)和三星美国分公司在美国售卖的 Galaxy 品牌智能手机侵犯 JOLED 所持有的六项专利,其中包括 OLED 面板、面板驱动方法以及相关的 OLED 设备(专利号 9728130),因此 JOLED 要求三星赔偿其损失。

 

但是,在笔者看来,三星连续两次反诉,不仅仅是报复这么简单,而是为了应对日益激化的 OLED 面板领域的 IP 维权竞争。并且,近期三星显示器还聘用了美国律所出身的 Kim Changsik 律师为法务 IP 部部长,为日益增多的专利纷争而做提前布局。

 

日韩厂商 OLED 面板之争

随着 OLED 面板领域的不断发展,专利纷争只是激烈的面板市场竞争下的一个缩影。

 

三星显示器(Samsung Display)成熟的 AMOLED 技术和充足的产能依然具有绝对的优势,2019 年与品牌的战略合作更加深入。根据群智咨询(Sigmaintell)数据显示,其 AMOLED 智能手机面板出货接近 4 亿片,同比基本持平,出货量仍然引领全球。不止是三星,同为韩企的 LG 也一直走在 OLED 市场的前列。

 

在 OLED 屏幕面板技术路线上,日本和韩国一直是先行者。但是日本在液晶时代输给了韩国,因此才把重心放在 OLED 赛道,大力扶持 JOLED,打算在 OLED 市场扳回一局。

 

JOLED 成立于 2015 年,是日本政府支持的 INCJ 企图扭转逐渐衰败的日本科技企业的诸多举措之一。它是由 JDI 、Panasonic、Sony 共同成立的 OLED 面板公司,也是目前全球唯一一家可生产印刷式 4K OLED 面板的厂商,生产的产品主要应用于高端显示器、医疗显示器以及车用等领域。目前,该公司在全球拥有约 4000 件已注册及申请中的 OLED 相关专利。

 

为了追赶韩国的三星显示器与 LG 的领先地位,JOLED 押注了新的喷墨印刷式 OLED 面板制造技术来挑战行业龙头,并于 2019 年 11 月刚刚开始喷墨印刷式 OLED 面板的量产。

 

相比韩企使用的传统真空蒸镀制程,JOLED 的独家喷墨印刷制程成本更为低廉。蒸镀技术需要真空环境与光罩技术,成本较高。

 

OLED 喷墨印刷制程是将数十兆分之一升(Picoliter)以下的溶液,以每秒数百次以上的频率喷洒图样在印刷对象上的制程技术。如此一来,大大提高了材料的使用销量,良品率也上升了不少。JOLED 所使用的喷墨印刷制造工艺是将液态发光材料像打印机一样,精密地涂抹在基板之上,拥有材料利用率高、大面积、低成本和柔性化等优势。

 

喷墨设备制造商 Kateeva 表示,其创新喷墨印刷的精密沉积技术平台,以高速度和精确度将涂料沉积在复杂的应用层面上,解决方案能以经济实惠的方式,量产可挠式及大尺寸的 OLED 显示器与其他产品。

 

与此同时,三星显示器和 LG 也在致力于引进喷墨印刷制程,积极研发此项技术。

 

 

技术只是一方面,决定面板产业走向的还有原材料。

 

在日韩贸易战中,日本加强了面板原材料氟化聚酰亚胺的对韩出口管制,极大的限制了韩国的 OLED 面板产业发展,凸显了日本企业在 OLED 多种关键原材料和组件生产中的重要地位。目前全球 90%以上的 OLED 基础材料(含氟化聚酰亚胺)出产于住友化学、昭和电工登日企,并且质量也是全球最好的;全球 OLED 小分子发光材料的主要供应商为日本出光兴产和三井化学;OLED 玻璃基板主要产自日本电气玻璃公司,蒸发掩膜则主要产自大日本印刷(DNP)公司。

 

结语:

此次三星与 JOLED 对簿公堂的背后隐藏着日韩 OLED 面板市场的竞争博弈,日韩之争也暴露了韩国显示产业发展的局限性和受制于人的无奈。

 

而我国目前作为 OLED 产业的中游以及终端产品的强大供应商,占据了面板和手机行业中极大的市场份额,而巨大的市场份额也透露出我国面板企业对原材料和技术的强烈渴求。

 

如果日本改变方向,将矛头指向我国,我国显示产业同样会遭遇巨大的冲击,因此“居安思危”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