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2021年在美国的制裁下,华为还能健康发展,那就完全度过危机了。

 

 

近日,据调研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发布的2021年度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品牌销量数据,华为手机出货量暴跌18%,全球市场占有率仅剩4%。数据显示,华为从曾经的全球第二直接掉到了全球第六,三星则成为了最大赢家,吃到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其次才是小米、OPPO和vivo,吃到了少量的市场份额。

 

 

毫无疑问,华为手机业务的快速衰退,与美国政府的极限打压不无关系。但值得庆幸的是,即使面临如此严苛的考验,华为依然在不久前交出了一份“好看”的年报,其2020年年销售收入为891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净利润64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2%,数据均略为增长。

 

而任正非去年11月也曾表示:“美国制裁对华为是鞭策,公司员工都在努力‘划船’。如果明年在美国的制裁下,还能如此健康发展,那就完全度过危机了。”

 

华为还有哪几张牌?

依照任正非所言,对于华为来说,今年无疑是破局的关键节点。那么,手机之后,华为还有哪些可能的破局方向?

 

今年初,华为机器视觉领域总裁段爱国在网络爆料称,华为推出了“华为智慧养猪解决方案”,宣布华为机器视觉要在智慧养猪上发力,AI使能养猪智能升级。由于猪肉市场十分巨大,坊间传言,养猪将成为华为新的标杆。

 

然而,在前段时间的华为2020年度报告发布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开玩笑说到,“之前外界传闻华为战略业务会变,甚至还有人传华为要去养猪,那都不是真的。我们的战略就是两个聚焦,即ICT产业及消费者业务。”结合华为此前布局来看,5G、云、移动支付、智能汽车或都可能成为华为未来的破局方向。

 

在5G方面。3月16日,华为在《创新和知识产权白皮书2020》发布会上表示,持续的创新投入使得华为成为全球最大的专利持有企业之一,其将从2021年开始收取5G专利费用。价格方面,将提供适用于5G手机售价的合理百分比费率,单台许可费上限2.5美元。

 

 

对于华为而言,专利是其不可或缺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据国际知名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发布2020年5G专利报告显示,华为以3147件排名第一,三星以2795件排名第二,中兴通讯以2561件排名第三,第四到第十分别是LG、诺基亚、爱立信、高通、英特尔、夏普、NTT Docomo。

 

随着华为开始正式收取5G专利费,知识产权收入或将成为华为非常重要的收入来源。然而,宋柳平也对此表示,知识产权并不是华为的主要收入来源,他说道:“华为主要还是经营产品的公司,主要收入来源还是产品和服务,产品是我们长期收入的主要来源,对比华为整体收入,知识产权方面,我们并没有作为主要收入来源。4G和5G华为投入的金额和时间是有区别的,标准的贡献也不一样,根据这些变化会去调整对外许可的费率和情况。”

 

 

不仅如此,去年10月份,任正非亲自带队考察了湖南钢铁和山河华阳煤矿。今年初,华为在山西的智慧挖矿项目正式启动。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全国有8000多座矿山,华为利用掌握的5G技术优势可以帮助这些矿山实现5G转型,增加生产效率和行业安全性。如果这个方向能做成功,那华为不依靠手机业务也能很好的生存。华为运营商业务总裁丁耘透露,华为目前已经签署了1000多个5G行业应用。可见,华为5G应用将在今年大有所为。

 

在云业务方面。华为云自2017年正式宣布进入公有云市场以来,其发展可谓一日千里。基于华为云GayssDB统一架构,华为云能够覆盖公有云、混合云、私有云等不同形态,将在云端为数据、AI和应用使能。据了解,华为云目前已经有19000+合作伙伴、160万+开发者、4000+应用,在2020年的增幅达到168%。

 

2020年Q3,华为云计算在国内的市场份额跃升为16.2%,位列国内第二大云计算厂商。不仅如此,近日,华为内部发文宣布组织架构调整,撤销了四大事业部之一的云与计算BG(Cloud & AI BG)。调整后,原属于云与计算BG的服务器、存储等业务划归到“网络产品与解决方案”,改为ICT产品解决方案。与此同时,曾担任华为消费者云业务负责人的张平安,被任命为华为云(Cloud BU)总裁。

 

 

由此可见,在业务层面,华为云将成为华为更加专注、垂直的BU,也意味着华为或将在该领域投入更多心血,对其也有更高期待。

 

在移动支付方面。近期,第三方支付公司——深圳市讯联智付网络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上海沃芮欧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退出,新增股东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100%。这意味着通过收购讯联智付,华为获得了一张支付牌照。而在2016年,时任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部总裁的苏杰曾表示,华为遵循边界意识,不会申请第三方支付牌照。

 

 

那么,华为为何食言也要进军支付?

一方面,对于华为而言,凭借着广泛的手机用户群,以及此前在智能家居、智能汽车等方面的布局,一旦再叠加支付牌照,就能够帮助企业在流量基础上,形成数据闭环,如果未来想要建立消费金融等生态,也就有了基础。

 

另一方面,在业内人士看来,华为此时拿下牌照,或与数字人民币试点有关。2019年11月,华为与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官宣”合作。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与华为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华为公司签署关于金融科技研究的合作备忘录。2020年10月,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曾表示,华为参与了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的规范制定,其Mate 40系列是首款支持央行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的智能手机,帮助推进数字人民币试点创新应用。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认为,华为拿到支付牌照后,可能会从此角度切入相关业务。博通咨询首席分析师王蓬博表示,数字人民币部分业务可能需要华为具有支付业务资质才能承接。这可能也是华为急于在此时拿下支付牌照的重要因素。

 

在智能汽车方面。2019年5月27日,任正非签发华为组织变动文件,批准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部门,隶属于ICT管理委员会管理。该文件指出:华为不造车,聚焦ICT技术,成为面向汽车的增量ICT(ICT全称为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即信息通信技术)部件供应商,帮助企业造好车。

 

去年10月,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对华为面向未来的智能网联汽车战略做了进一步规划,并进行了更为细致的阐述。

 

 

徐直军介绍称,华为公司的智能网联汽车解决方案包括了五大方面,即最传统的智能网联、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电动和面向车企研发创新及支持出行服务的云服务。华为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战略选择是:华为不造车,聚焦ICT技术,成为面向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供应商,帮助车企“造好”车,造“好车”。

 

当然,与以上业务不同的是,造车很烧钱。徐直军在参加北京车展时还曾表示,华为智能汽车业务8年内不考虑盈利。并且将投入500亿元做智能汽车的相关研发。可见,华为对于智能汽车,坚定的选择“持久战”。

 

其实,华为也已经具备“持久战”基因。不只是未来,华为在过去已经与美国政府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持久战”,尽管抗的异常辛苦,但仍未完全落败。

 

美国政府打压华为时间表

2019年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要求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在此紧急状态下,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几乎所有报道此事的外媒都表示,此举意在针对中国华为的电信设备。

 

同期,美国商务部称,将把华为及70家关联企业列入所谓的“实体清单”。今后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批准,华为将无法向美国企业购买元器件,而美国之外的技术和产品也必须要保证来自美国的技术占比低于25%。对此,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次日凌晨发表致员工的一封信,信中称,“数千海思儿女,走上了科技史上最为悲壮的长征,为公司的生存打造‘备胎’”。

 

在特朗普政府的胁迫下,华为接连遭到谷歌、英特尔、高通、博通、微软、ARM等的集体断供,华为最大的网红任正非不得不一改之前低调的状态,全力迎接这场毫不平等的“政治霸凌”。

 

此后,尽管以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美国商务部一直通过临时许可证的形式,继续允许华为购买部分美国制造的产品。

 

然而,2020年5月15日,正值华为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一周年,美国政府发了个“大招”!美国商务部下属的工业和安全局(BIS)宣布了一项计划,声称将限制华为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在国外设计和制造其半导体的能力。

 

美国商务部认为华为委托使用美国设备的代工厂来生产半导体,破坏了实体清单的目的,而新计划将使得华为无法再度避开美国的出口管制,只要用到美国相关技术和设备生产的芯片,都需先取得美国政府的许可。这相当于直接禁止华为使用美国软件和技术设计芯片,同时禁止台积电这样的芯片代工厂使用美国设备为华为生产芯片。

 

2020年8月17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进一步升级了对华为及其在“实体清单”上的非美国分支机构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在国内外生产的产品的限制。新的修正案更是直接限制华为购买基于美国软件或技术来开发或生产的芯片,并将38家华为子公司列入黑名单。

 

毫不夸张的说,美国政府的步步紧逼导致华为“芯片”被彻底断供。当现有的库存芯片耗尽之后,华为可能将会面临“无芯可用”的局面。因此,华为手机被迫断供首当其冲。

 

2020年9月12日,据业内爆料,华为海思包下一台货运专机飞到台湾,以在9月14日之前运回所有麒麟相关芯片。根据美国禁令,9月14日为缓冲期的最后一天,禁令将在9月15日生效。包括台积电、联发科等供货商,出货华为都将到9月14日为止。

 

此后,华为的处境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9月23日,华为全联接大会开幕。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求生存依然是华为的主线。

 

正是基于这一主线,华为也得不将荣耀剥离。11月17日,多家企业在《深圳特区报》发布联合声明,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完成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出售后,华为不再持有新荣耀公司的任何股份。声明指出,此次收购既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和市场化投资。

 

2021年1月25日,传言四起。先是有消息称华为将要出售手机业务,出售对象为某市国资委牵头成立的企业,并且谈判已经接近尾声,近日即将公布(相关消息)。对此消息,华为向品玩回复道:“完全没有出售手机业务的计划,华为将坚持打造全球领先的高端智能手机品牌,努力为消费者提供卓越的产品体验和服务。”

 

写在最后

如今,掌握“造芯”核心技术已经成为国内科技企业的行业共识。在华为鏖战的近两年时间里,众多企业也纷纷加紧造芯计划。

 

从现实来看,尽管深受打压之苦,华为的增长仍然十分可观。伴随着5G在2021年的更快速发展,华为的增长仍然可持续,这或许也将印证任正非去年所言,今年之后,华为或就能将度过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