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没有回来,但乐视超级手机即将回归。

 

看到乐视智能生态发布会宣传海报的第一眼,我是震惊的。

 

大红背景下,由词云图拼接出的一个挥着手的背影,像极了曾经的贾跃亭。

 

将这样一个颇具热度又备受争议的人物形象放到宣传海报上,也就鲜有人会关注乐视超级电视、乐视 VR、乐视超级手机、反戴式耳机这些或预示着新品面世的文字元素。

 

这时,大家不约而同想到的是另一个问题:

 
贾老板真要回来了吗?

 

1、贾跃亭难复出,智能生态和超级手机将回归

5 月 18 日,乐视智能生态发布会如期举行。

 

如众人所料,贾跃亭并没有出现在发布会现场,站在舞台中央的,是乐视电视暨乐融品牌市场高级总监吴国平。

 

发布会一开场,吴国平对这波营销作出了解释,他表示,宣传海报上的招手意在“向过去致敬,也是向未来问好”。

 

毫无疑问,贾跃亭再次被乐视消费了。不过,吴国平这次确实也借着这波营销将乐视再次拉回到大众视野,乐视的全新战略和一系列产品也再次出现在大众眼前。

 

吴国平宣布,“乐视智能生态”即将回归。

 

 

“乐视生态”是贾跃亭 2016 年对乐视未来的规划,主要涵盖七大领域,即手机、内容、超级电视、乐视云、体育、汽车和金融。其中,手机、体育和金融在乐视破产之后,也随之退出了历史舞台。

 

随着“乐视智能生态”的回归,吴国平在发布会上也透露另一重磅消息——乐视将重新推出超级手机。

 

在更新了乐视的全新动态之后,发布会进入了产品发布环节,首先亮相的,是 M65 和乐视电视 G-S 系列两款电视产品。

 

 

M65 是乐视超级电视首款 Mini LED 量子点产品,采用 Mini LED 技术,拥有 9216 个灯珠和 576 个分区,亮度达到 1000 尼特,对比度为 1000000:1。

 

外观上,M65 超级电视机身厚度达 17.8mm,搭载升降式摄像头,具有 400W 像素,支持 1080P 高清输出。

 

 

其它方面,M65 超级电视支持 MEMC 运动补偿、HDR 10、乐视远场语音 2.0,支持 100+ 场景服务。

 

售价上,乐视电视 M65 售价 6999 元,于今年下半年上市。

 

 

M65 之后,吴国平紧接着发布了乐视 G-S 系列。

 

乐视 G-S 系列具有 55寸、65 寸、70 寸等三个尺寸类型,尺寸不同,产品外观也有所差异。

 

屏幕方面,乐视 G-S 系列全系屏占比达 97%,支持 85% 色域、 MEMC 运动补偿。

 

 

在语音支持上,乐视 G-S 系列全系远场语音 2.0,基于独立搭载了独立 AI 语音芯片,能够有效解决 4K 电影播放、网络加载阶段 CPU 占用过高导致的系统卡顿问题。

 

软件支持方面,乐视 G-S 系列搭载乐视 EUI8.0 智能操作系统,支持多场景模式切换。另外,乐视还面向电视产品开发了乐趣短视频,内容涵盖优酷 CIBN 微博等平台,支持自动滑动切换。

 

 

在产品售价上,乐视电视 G55S 售价 3699 元,G65S 售价 4299 元, G70S 售价 6299 元。

 

 

除了发布了两款电视产品,吴国平还宣布了另一消息——乐视超级电视与腾讯 START 云游戏达成合作,用户能够在乐视超级电视上以流媒体形式获取游戏,包括拳皇、MBA2K、仙剑奇侠传、古剑奇谭等。

 

据吴国平介绍,腾讯云游戏桌面将于 2021 年 6 月上线。

 

 

除了电视产品,乐视在发布会上行还发布了多款乐视智能生态产品,既包括电竞显示器、儿童电话手表、无线蓝牙耳机、移动电源等 3C 消费品,也包括了乐视此前未涉及的智能门锁,厨卫系列。

 

2、乐视失足,小米得利

如今,乐视电视卷土重来,但行业早已变天。

 

一个明显的例证是,当初同样以互联网模式冲进家电行业的乐视与小米,早已形成截然不同的发展状态——乐视电视在崩盘之后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小米电视则是在乐视颓靡之时扶摇直上,国内出货量已连续八个季度稳居第一。

 

如果将时间拨回 5 年前,小米电视远不是乐视电视的对手。在 2016 年,小米电视销量仅有乐视电视的 1/6。当时的乐视电视,可以用“风生水起”来形容。

 

乐视最早进入电视行业是在 2013 年 5 月,发布了乐视第一代电视产品——乐视超级电视,凭借“乐视视频+乐视电视”的组合打法,再结合互联网模式,乐视超级电视开了个好局。

 

开售不到一小时,乐视 TV·超级电视 X60 已完成全国所有传统家电厂商花一个月时间才能销售的规模的近 1/3,此时的乐视电视如同“鲶鱼”一般搅动了传统家电行业。

 

“乐视确实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原创维集团总裁杨东文曾在采访中直言。

 

同样在 2013 年,小米也发布了其首款电视产品,但受到的关注远低于乐视,销量也是惨被碾压。

 

在接下来的三四年里,乐视电视一路高歌猛进,而小米也在不甘落后地追赶,当时的互联网厂商一度采用价格战的方式争抢 C 端用户,一直不断在更新互联网电视价格的新低。

 

 

同时,在贾跃亭构建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生态体系下,乐视将“负利营销”策略作为基础模式,即低价出售硬件以获取用户,再以会员制模式将硬件用户转化为强关联的粘性用户。

 

最为疯狂之时,乐视曾推出“买会员 0 元送超级电视”的宣传口径,即用户只需要 3 年的乐视超级影视会员,就能免费获赠一台超级电视。

 

显然,在这样讨好用户的打法之下,乐视电视屡创销量新高。

 

实际上,乐视电视销量“鼎盛”是用钱“烧”出来的。乐视 2016 年财报显示,包含手机电视在内的乐视终端业务收入达到 101.16 亿元,成本却有 139.58 亿元之多。

 

不同于乐视电视的“硬件免费”打法,小米电视虽然同样采用低价策略争夺用户,但在硬件利润上仍有坚持,“小米电视基本不亏损,小米如果拿出同样多的钱去补贴,一定会比乐视高效。”时任小米电视负责人王川表示

 

同时,王川还曾公开抨击乐视的做法,表示“绝不认同将电视硬件仅仅作为内容通道而忽略硬件价值的做法”。

 

后来的结果也不难得知,乐视由于资金链短缺全面崩盘,乐视电视也由此难以为继。虽然后来被融创注资拯救,但也难有往日风采。

 

乐视电视失足之后,小米电视承接了一部分市场规模,在“性价比”的打法下不断扩大市场规模。2018 年 Q4,小米电视以 840 万的出货量在国内电视市场登顶,夺下第一名。

 

而乐视电视,则是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之中,存在感越来越低。

 

3、乐视不再

在发布会进入尾声之时,吴国平表示,为了乐视智能生态的首次亮相,乐视准备了长达一年的时间。而从发布的时间点来看,乐视也似乎有意在 618 到来之前呈现出大批量的生态产品。

 

事实上,从乐视近一年来的动态也不难看出,乐视正从生态着手,逐渐重回大众视野。

 

去年 8 月,乐视与家电流通渠道商“汇通达”达成战略合作,旨在打造“中国最受欢迎的 C2M(反向定制)消费平台”。

 

不仅如此,乐视在去年九月还申请了“Letv”、“Le”、“乐视”等 7 类、9 类、11 类商标,商标商品类别包含洗碗机、家用电烤箱、燃气灶等厨卫电器。

 

从此次发布的数十款产品来看,乐视正在逐步重构其生态体系,从原先的“生态化反”摇身变为“智能生态”。

 

 

在这个全新的生态体系中,“大屏生态”依然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虽然时隔两年发布新品,但乐视依然没有放弃“智能电视”这一领地。

 

据乐视电视 CEO 张巍此前透露,乐视电视 2020 年销售规模约为 40 万 ~ 50 万台,乐融致新整个团队在 240-250 人左右。

 

并且,张巍还表示,以电视业务为主的乐融致新和“欠 122 亿”的乐视视频是分开的,但后者仍持有这家公司的股份。

 

虽然乐视电视仍在积极布局,但从整个电视市场来看,乐视电视的这一出货量实在显得微不足道。

 

洛图科技《中国电视市场品牌月度追踪》报告显示,在 2020 年,国内市场本土品牌小米、海信、创维、TCL、海尔、康佳、长虹等占据销量 TOP 7,总出货量达到 3969 万台,几乎占据了全年出货量九成的份额。即使是排名靠后的康佳、长虹的体量也达到了近 300 万台。

 

超级手机仍在布局,大屏生态难敌对手,重新出发的乐视,能否涅槃重生?

 

答案或许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