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爆料出华为会卖掉荣耀的自媒体《晚点 LatePost》,这两天发布独家消息称,华为今年将不会发布 Mate 系列旗舰手机新品。

 

 

这就意味着华为原有的P系列与Mate系列双核高端机逐年发布的节奏就此打住,华为在被美国断供以来积攒的手机芯片库存,即将耗尽。

 

虽然Mate系列不会再发布新品并不是什么爆炸性新闻,毕竟以华为当前的状况猜也猜得到总会有这么一天到来。但目前更让人担忧的是,除了消费者业务,华为的另两大营收来源运营商业务以及企业业务未来会受到多大的冲击。

 

 

比如华为5G基站目前采用的自研“天罡”芯片,使用的是7nm制程,这个级别的芯片必然是由台积电代工制造的,因此如果基站芯片库存不足的话,未来同样可能出现基站产品供货问题。

 

而华为的服务器芯片鲲鹏920,同样采用7nm制程的ARM架构,除了与基站芯片一样只能由台积电代工外,来自英国已经卖给日本人(马上可能被卖给美国)的ARM公司同样受到美国断供影响无法为华为提供最新服务。

 

对于华为来说,其目前主营的几乎全部2C与2B产品核心都是高端芯片,国内产业链都无法实现“去美化”的独立制造,因此,在各类芯片库存耗尽后,华为未来的路会怎么走?以下仅为个人的一些猜测:

 

1、2C线条:靠软件优化与4G芯片“续命”。

6月初,华为正式发布了商用版的鸿蒙系统。鸿蒙负责人王成录在前期采访中曾说到:这两年的鸿蒙生态发展特别重要。目前我们仍有几亿华为手机用户,如果老用户升级到鸿蒙系统后,体验非常好,他可能会留下来。只要这两年时间抢下来,我们的硬件可能就回来了。

 

因此,华为目前会尽全力维系住已有华为手机用户,尽全力优化操作系统,让手机不卡,延缓用户换机周期。

 

可不可行呢?个人觉得还算靠谱。因为一方面随着手机芯片进入7nm、5nm时代后,芯片产业链在逼向极限的道路上,研发速度已经出现了减速趋势,新的芯片产品对上一代产品的性能改善幅度也有所下降。

 

 

另一方面,主要推动手机换机的驱动因素——5G网络的当前版本下,在2C领域并没有体现出显著强于4G的优势。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数据,2021年5月,国内市场手机出货量2296.8万部,同比下降32.0%,其中5G手机1673.9万部,同比仅增长7.0%,也印证了我以上的观点。

 

数据来源: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

 

当然,华为不可能完全不出新机,那怎么办呢?美国其实为华为留了一个口子,对于华为的技术断供主要针对的是5G领域,不包括上一代通信技术4G。

 

根据前几天网上曝出的图片,华为平板最新产品MatePad Pro将采用高通骁龙870 的4G版芯片。相信未来华为在手机产品上很有可能也会推出高通或联发科最新芯片华为“特供”4G版本。

 

 

华为6月在官网推出了四款手机,分别是Mate40 Pro、Mate X2、Mate40E、nova 8 Pro,都采用了麒麟芯片,但由于5G射频断供原因此次4款手机均是纯4G手机,华为已经开始试水高端4G手机的模式。

 

数据来源:晚点

 

对于平板产品还好说,但是消费者会不会在这个节点买账华为的4G手机新机?一方面要看5G网络未来的演进速度与是否有杀手级应用的推出,另一方面还是要看消费者对于华为品牌的忠诚度。仅就当前阶段来看,如果手机性能足够强,确实可以抵消掉不支持5G网络的影响。

 

2、2B线条:缺芯或倒逼转型。

无论是5G通信设备还是服务器,目前华为想获得自研芯片生产许可概率都很低,相比2C市场,华为更难。

 

尤其在5G通信设备方面,这是“禁区”中的“禁区”。

 

因此,华为如果想继续开展服务器业务,可能只能使用美国公司的产品。而且,美国其实已经批准了英特尔与AMD对华为的供货许可,但这样的话华为将成为集成商,失去对于核心技术的掌握,华为是不是想这样做要画个问号。

 

前几天,华为的政企大客户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分别公布了自己的服务器采购中标公司名单,华为均落选,其中中国电信更是把前期已经中标的华为替换成了烽火。

 

 

数据来源:C114

 

而据业内专家称,此举或是华为主动退出自产服务器而转向后方服务支撑领域的表现。

 

而对于5G通信设备尤其是基站领域,虽然需求数量比较稳定,华为也提前预测了生产规模,但一旦后续运营商出现需求增加的情况,华为的市场则很有可能会让给完全没有缺芯苦恼的同行们。

 

因此,在2B领域,华为转型已经是势在必行,而且,华为已经体现出了转型的趋势。一方面是向应用侧转型,比如华为力推的5G 2B解决方案,另一方面则是向ICT以外的领域转型,包括目前华为介入比较深的智能电动车领域、能源领域。

 

毕竟,无论是智能电动车还是新能源,都既属于产业盘子非常大且很多细分领域对高端芯片依赖度不高,比如智能电动车领域的无人驾驶算法、车载操作系统、激光雷达,能源领域的光伏逆变器通信电源、机房电源等。

 

而且,这两个领域都属于中国企业在产业链占据了关键位置,具备足够话语权,美国很难卡脖子的中方“主战场”,能让华为在未来获取稳定利润的同时,不再提心吊胆。

 

3、关键还要靠“去美化”芯片产业链构建。

当然,以上所述都是治标不治本,ICT领域的绝对王者华为如果想长远走下去,最终还是要真正能够掌握可控的芯片来源。

 

不过,想实现这个目标,靠华为自己是没用的。华为在芯片产业链的强项是上游的芯片设计,在断供收紧前的2020年上半年,海思是全球第十大半导体企业,营收规模仅次于德州仪器。而如果没有断供的这摊子烂事儿,海思很有可能在榜单上继续攀升。

 

 

而如果真正想让华为海思能够不受美国管控的把自己的芯片制造出来,需要EDA软件、材料、设备、制造、封装等全线条的“去美化”产线的搭建。

 

如果想短期实现高端芯片的完全自主化无异于痴人说梦,不过,目前我国产业链企业合力可能不会太久就可以实现28nm芯片的“去美化”制造,其中核心设备光刻机,据外媒报道,计划在今年年底前从上海微电子(SMEE)生产出来,另外预计在2023年,上海微电子 20nm光刻技术将首先部署用于制造5G设备芯片。

 

28nm别看不及7nm、5nm先进,但其实目前绝大多数芯片制程都在28nm以上,包括物联网芯片、车规芯片、路由器芯片、摄像头芯片等等,20年28nm以上芯片份额还在60%以上。因此,一旦实现28nm芯片制造全国产化,那么海思就可以继续运转。

 

 

华为董事陈黎芳称,华为管理层已明确将保留海思,海思部门不会进行任何重组或裁员的决定,个人觉得主要就是因为内部已经了解行业进展,看得到希望。

 

近期,在A股整体萎靡不振的同时,芯片股一骑绝尘,各环节公司纷纷迎来暴涨,也说明了资本市场对于国产化以及国家层面推动的预期。

 

或许,华为只要再等一等,没准真的可以迎来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