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6月29日讯 美甲机器人研发公司 Nimble 创始人欧里・莫兰(Omri Moran)的夫人在与莫兰的初次约会时迟到了,莫兰后来得知,因未能及时修复好新做的美甲而耽误了时间。此后,他便下定决心给心爱的人做一个美甲机器人,Nimble 公司由此成立。

 

同样致力于开发美甲机器人的还有 Clockwork 和 Coral。这两家公司采用了完全不同的技术和商业模式,来为客户提供快速的甲油颜色更换服务。

 

Nimble 将计算机视觉技术与人工智能、机械臂结合在一起,一个烤面包机大小的设备可在短短 10 分钟内就可以完成十个指头的美甲。用户在挑选好颜色后将甲油放入机器卡槽,再将一只手深入机器,按下开关,便可坐等美丽的指甲 “出炉” 了。

 

起初,机器人会先通过扫描和算法学习来区分指甲和周围皮肤。虽然每个公司方法不同,但本质上都是依赖于扫描数千个指甲形状来创建数据库。设备内的摄像头会捕捉每个用户的指甲,即使是同一个人,每次修指甲时都会重复这个过程。

 

Nimble 的总部设在美国纽约州纽约市布鲁克林区,最近公司参与了创意方案众筹平台 Kickstarter 的竞赛活动,并获得了 1000 万美元的种子融资 。

 

Clockwork 是最先将美甲机器人产品投入市场的公司,他们计划将机器人投放在各大写字楼、零售店和公寓楼中。当地时间 5 月 25 日,该公司在旧金山滨海区开设了第一家店面。这个比微波炉稍大一点的机器每次服务需要 7.99 美元,折合人民币 51 元左右。

 

与 Nimble 不同,他们的机器没有使用机械臂,而是采用了一种依赖多轴运动来进行抛光的旧技术 —— 龙门架。在绘制阶段,Clockwork 则是结合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技术。

 

2017 年,雷努卡・阿普特(Renuka Apte)和亚伦・费尔德斯坦(Aaron Feldstein)创办了 Clockwork。直到 2019 年底,公司才获得 320 万美元的第一轮融资,同一时间,其竞争对手 Coral 获得了 430 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最近,Clockwork 的 CEO 布拉德利・梁(Bradley Leong)表示,由于他们无法将设备的价格降低到预期,因此,他们为了降低成本,正在尝试将公司的设备改为 “半” 机器人。

 

在开发过程中,三家公司都试图多依赖软件从而尽量减少硬件,因为硬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老化或发生故障。尽管这三家公司都获得了高额的投资,但他们的设备目前仍在测试和调试中。此外,这三个公司的美甲机器人都不带有都塑形和抛光功能。尽管存在一些不足,它们最终可能还是会颠覆不断扩大的美甲市场。

 

据《纽约时报》估计,美甲市场的规模接近 100 亿美元, 到 2027 年可能高达 116 亿美元。虽然甲油市场的规模尚未确定,但投资者认为该市场很诱人。

 

购物应用 Yes 的创始人朱莉・伯恩斯坦(Julie Bornstein)投资了 Clockwork 公司,她认为用机器人来美甲的想法引起了她的共鸣,因为美甲可能会很耗时:“我个人不喜欢花 40 分钟去做美甲。”

 

任何产业的 “机器” 化始终离不开人类的就业问题。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2019 年有 155300 个工作岗位;平均工资为每年 27870 美元或每小时 13.40 美元(不含小费),预计增长率为 19% 。

 

Clockwork 的创始人雷努卡・阿普特女士说,她预计,在美容院不会有任何工作岗位的流失,因为她的设备可以作为一项额外服务。

 

布拉德利・梁 (Bradley Leong) 表示,他不认为他们的机器人会让人们失业,因为它不能代替现在完整的美甲服务。

 

据悉,三家公司有着不同的商业模式。

 

阿普特女士说,Clockwork 希望保持所有权,将其设备固定在写字楼、公寓楼或零售店内,仅向消费者提供快速美甲服务,每次价格约为 10 美元,每次服务不到 10 分钟,但烘干的时间是额外的。

 

莫兰先生说,Nimble 的产品适合家庭使用,公司计划直接向消费者和零售店出售其设备,预期每台价格为 399 美元。其设备可以在 10 分钟内完成抛光、上色和烘干。

 

Coral 也在不断迎合消费者的需求,但其经营模式还在探索中,因为他们正努力调整机器人的成本以期将价格保持在 100 美元以下,该公司的梁先生表示。

 

尽管所有创始人都表示他们的机器人是安全的,但实际上,根据医疗保健和生命科学律师兼 Stinson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特里西娅・考夫曼( Tricia Kaufman)的说法,这些初创公司不需要接受第三方的严格审查,比如某些医疗设备会。


 
Clockwork 的联合创始人费尔德斯坦先生说,他们的机器人具有多种安全功能,包括一个不会刺穿手指的塑料尖端墨盒。此外,机器人也不会连接到互联网,从而避免了黑客入侵恶意操控美甲机器人。消费者只需要在机器人操作过程中多加注意,有任何 “意外” 情况,他们的手可以轻而易举地从机器中收回去。

 

值得一提的是,三家公司的创始人似乎都在考虑品牌拓展的问题,例如,修脚服务目前还尚未有公司提供相关业务。此外,虽然传统上人们普遍认为只有女性会美甲,但实际上男性在美甲方面是一片尚未开垦的 “沃土”,并且更有可能倾向于机器人的服务。

 

目前,这家公司在旧金山的快闪店推出的这项服务正在被更多的人所接受,公司希望接下来能将业务进一步扩展到商场、写字楼、住宅以及机场。


根据估算,目前美国的美甲行业市场规模约为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50亿元,这家初创公司希望能够借助快速便捷的机器人美甲服务挖掘潜在客户群体,从而做大市场。

 

Clockwork 的阿普特女士的说道:“我们听说男性消费者宁愿让机器人来完成,也不愿坐在美甲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