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5日,凌晨一点半。

 

沉浸在全运会乒乓球决赛的自己久久未能入睡,在东京奥运会爆冷丢金后,许昕/刘诗雯两位老将咬着牙苦战六局,终于在全运会战场上用金牌证明了自己。

 

“我迎着朝阳,掀起万重浪。让热血映透,红日光......”耳边单曲循环的,是球迷视频里的背景音乐《百年未有的中国》,气势中带着柔美,铿锵中带着感动。

 

 

刷着手机,路透社的一条独家消息让我整个人都怔住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将离开加拿大!

 

有意思的是,那一刻,耳畔又刚好听到“现在要你看到,百年未有的中国”这句歌词,带来的情绪冲击力,我已能能想象出自己一觉睡醒后,围绕华为与孟晚舟女士归国的一帧帧澎湃场景。

 

在孟晚舟与美国政府达成延期起诉协议后,加拿大已经放弃了对她的引渡程序。人间正道是沧桑,经历了一千多个如同软禁般的艰难日子之后,孟晚舟终于可以回家了,当日,孟晚舟乘坐中国政府包机离开加拿大。

 

 

这是一场靠斗争赢得的重大胜利。万众瞩目,举国欢腾,而孟晚舟抵达深圳后的一连串高光时刻,想必很多读者都已经知道了。

 

《汽车公社》和《C次元》也第一时间从不同角度对该事件进行了多维度解读,而这一篇文章,我们不妨通过中美贸易摩擦的几个切片,来鸟瞰中美两国目前的经济博弈,特朗普时期掀起的这场贸易战,究竟给两个国家带来了什么。

 

01

谁是博弈的牺牲者?

这场胜利来得太艰难了。

贸易摩擦问题有其长期性和严峻性,华为作为中国制造的标杆企业,在关键节骨眼被美国打压,可谓在炮火中前行。而三年前加拿大之所以执行了对孟晚舟的逮捕令,最重要的背景,一是中美贸易战,二是华为已经手握5G这样的最前端移动通信技术。

 

 

税收,是这场战争的第一波子弹。

 

昔日,特朗普政府发起对话贸易战,主要内容正是对3700亿美元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加征7.5%至25%的关税,将约600家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且针对华为和半导体芯片等进行完全封锁,最终目的,是用单边主义和霸凌主义取代此前的多边主义。

 

四年多的时间,特朗普的对话政策给中国的经贸与科技领域带来了艰难,更是以赤裸裸的挑衅和“绞杀”之姿,让风口浪尖的华为如履薄冰。但是,从现在各方面的数据和宏观分析看,这几年的极限施压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与之相反,最大的输家其实是美国。

 

最终,还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最新研究发现,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并没有如特朗普所愿,使流失的企业回到美国。拜登任命的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L. Yellen)最近对外公开表示,中美贸易战的关税政策涉及高达3070亿美元的商品,其实已经反向伤害了美国的消费者,也未能从更多方面解决两国之间存在的根本问题。

 

相反,还对美国造成附带损失。

 

《福布斯》做了相关统计,在2018年至2020年间,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增长了将近6倍,但未能使两国经济脱钩。关税让这些外贸商品的成本更高,从而增加了在海外做生意的成本,也就是说,新关税对跨国公司撤资的影响几乎是微乎其微。

 

跨国公司们,并没有大规模地离开中国。

 

数据显示,在中美打响贸易战的第一年,累计有超过1800家美国子公司宣告倒闭,比前一年同比增加了46%。不仅如此,即使是那些退出中国的公司,也并非集中在制造业或信息技术这两个看似最容易受影响的行业。

 

 

中国海关也算过一笔账。

 

中国产品对美出口虽然在2018年四季度到2019年有轻度下降,2020年疫情过后就实现了反弹,特别是第三季度开始,相关数据就已经回复到新关税生效前的水平。在过去的2020年,对美出口更是同比增长了8.4%,无论额外关税是否继续,2021年中国对美的出口大概率将再创历史新高。

 

另一组数据更有意思。在过去四年的时间里,美国公司退出中国市场的比例,仅有不到1%是因为美国的额外关税。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福布斯》记者做了一次调查,发现那些美国的大公司更倾向于将关税成本转嫁到客户和供应商身上,以此应对自身业务成本的上升,而小公司们的境遇则更加困难,因为他们很难实现成本转嫁的杠杆作用。

 

这也意味着,美国的个人消费者和小型企业为贸易关税付出了更高的代价,他们才是特朗普盲目施压的最大的受害者。

 

02

技术封锁,没有赢家

值得一提的是,经济胁迫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关税也从来都是这场战争里最不锋利的那把钝剑。而美国启动的芯片禁令,同样也没有赢家,包括华为,也包括美国整个芯片产业链在内。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曾公开过一组数据,美国芯片出口量当下占了全球出口总额的一半左右,在特朗普宣布芯片禁令之后,美国的半导体行业至少损失了1700亿美元,且相关数字只会更多,而不会更少。

 

 

高通是个典型案例。

 

一直以来,作为美国芯片巨头的高通都为华为供货,在过去的2020年,高通的营收因芯片禁令而损失了高达80亿美元,对华出货量更是同比减少了将近一半,中国市场的占有率直接从此前的38%滑坡到25%。最近一两年,陆续有美国芯片公司向白宫提交了自由供货的申请,就连英特尔也希望美国政府能谨慎对待这一技术禁令。

 

当然,还有另一个时代背景。

 

产业层面的反击,美国没有太多时间了。目前,台积电和三星已揽下全球高达70%的晶圆代工,台积电更是以54%的市占率稳居全球市值最高的半导体公司之宝座。而美国这边,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世界上有37%的半导体在美国生产,但这一数据到现在已下降至12%,不仅如此,美国去年累计进口了约941亿美元的芯片,与2019年的数据相比猛增了20%。

 

 

再加上芯片荒压顶,新上任的拜登为此伤透了脑筋,国家层面的半导体复兴,关乎核心产业的命脉,已经显得刻不容缓。如若在技术领域,拜登新政继续违反历史潮流与客观规律,或是违背多边规则,最后的苦果,绝不是由中国或华为来承担。

 

最近,还有另一个消息。

 

从今年9月份开始,我国开始在全国多个地方实施限电限产,这也意味着,我们国家的经济调整已进入新的关键时期。而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既关乎能源战略调整和发展成本的考量,但背后也和中美博弈有着紧密关系——

 

直白了说,拉闸限电,控制生产,这一波操作的目的,正是为了减少国内的小企业间接或暗地里打价格战,或是在电力领域进行低价竞争,以此为美国的通胀承接风险。

 

 

孟晚舟事件,一直以来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它是中美贸易摩擦和技术封锁的一个缩影,我们不能单维度地孤立地看这个问题。而孟晚舟回国,更是中美两国较量的一个里程碑式事件,相关解读也不是短短几千字就能抽丝剥茧、深入讲透的。

 

《孙子·虚实篇》有云: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古人告诉我们,战场上的局势从来都是变幻莫测的,就像水没有固定的形态,它能因地势高低和环境的变化而改变流向。而谋事者能做的,就是根据变化的敌情,指定不同的取胜之道,这样才能制敌致胜,用兵如神。

 

这对于当下的大国博弈同样适用,而无论是战术还是战略,背后的关键,是国家硬实力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