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问题击中苹果,圣诞节假日销售将如何?

 

芯东西12月21日消息,近日,据日经新闻援引知情人士称,十多年来,iPhone和iPad的组装首次因供应链限制和中国用电限制而暂停数日。苹果每年9月发布新品后,其供应商运营的工厂通常会在十一黄金周超速运转。

 

往往在这一周,苹果供应商富士康、和硕和其他公司就会24小时全天开工,轮班雇用工人生产苹果新旗舰系列机型,以满足圣诞节假日购买需求。但今年有所不同:原先加班的工人,在今年十一黄金周却可以休假了。

 

“由于零部件和芯片有限,在假期加班并为一线工人支付额外工资是没有意义的。”一位供应商公司的经理告诉日经新闻,“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刚刚过去的中国十一黄金假期,总是最忙碌的时候,所有的组装商都在为生产做准备。”在9月份推出iPhone 13系列和新iPad后,苹果公司的生产目标比以往几年少了数百万台,并错失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如果你选择iPhone手机作为圣诞节礼物的话,现在购买似乎已经错过了时机。

 

01.新iPhone产量跌20%减产1000万部

 

一直以来,苹果公司可能是消费电子行业羡慕的对象,同时拥有全球顶级的采购力量,每年生产超过2亿台iPhone、2000万台MacBook、5000万台iPad和超过7000万个AirPods。但即使是苹果,今年也被芯片短缺问题所影响。新冠疫情引发的工厂停工、物流问题和能源生产紧张的综合作用,已经打击了半导体行业长期以来为现代制造业提供动力的全球化生产模式。

 

通过对半导体行业20多位行业高管的采访以及对新款iPhone 13 Pro Max内部组件的追踪,日经新闻认为,苹果目前面临很多前所未有的挑战,其实这些问题在新冠疫情流行之前就已经初见端倪,那就是中国和美国之间在关键技术上的紧张局势,使得现在电子产品供应链处于动荡状态。

 

直接参与其供应链的知情人士告诉日经新闻,苹果最新款iPhone 13系列也是其最重要的收入来源,9月和10月,该系列手机的产量比之前计划的减少了20%。虽然这是基于苹果优先考虑、生产智能手机的所有必要组件的情况下,同时还牺牲了iPad等其他产品以及iPhone 12和iPhone SE等老一代设备的生产。

 

日经新闻从多个消息来源获悉,同一时期,苹果产品共享组件的重新分配对iPad组装造成了更大压力,导致其产量比计划减少了约50%,而老一代iPhone的产量预测也下降了约25%。到11月,iPad和旧款iPhone的情况仍旧没有太大改善。其次,日经新闻还了解到,iPhone 13 Pro Max内部组件包含2000多个,其中更小、更便宜的组件受供应链中断影响最严重。

 

▲iPhone 13 Pro Max部分内部组件

 

知情人士告诉日经新闻,苹果已被迫缩减其2021年的总产量目标。12月初,该公司计划在年底前仅生产约8300万至8500万部iPhone 13系列手机,未能实现其曾经设定的高达9500万部的目标。消息人士称,就总产量来说,苹果公司在2021年初表示今年将生产2.3亿部iPhone,虽然苹果在11月重新加速了生产,但仍比其年初的目标少了约1500万部。苹果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

 

02.前9个月出货量涨30%苹果仍少赚近100亿美元

 

iPhone 13 Pro Max这个复杂的电子产品,足足有2000多个组件。而供应链瓶颈并非来自最昂贵组件的生产,例如45美元的核心处理器A15、支持最新一代无线通信的5G基带芯片,或每台成本高达105美元的优质有机发光二极管显示器,这些组件都很昂贵但并不一定短缺。

 

相反,真正令人头疼的是那些过去只需几美分且很少引起关注的微小“外围”组件,例如德州仪器(TI)的电源管理芯片和元器件制造商安世半导体(Nexperia)的射频芯片,以及博通(Broadcom)的连接芯片。此类芯片并非iPhone、智能手机甚至消费电子产品所独有,同样可以用于计算机、数据中心、家用电器和汽车中。

 

▲苹果组件短缺原因分析

 

“整个半导体行业一直无法满足这一关键需求,其次原材料的交货时间增加,这也使得安世半导体出现短缺。”一位安世半导体的代表告诉日经新闻,但拒绝对苹果发表评论。德州仪器和博通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苹果及其供应商面临着一连串的问题。正如日经新闻此前报道的那样,受新冠疫情影响,越南封锁时间长达数月,这也影响了日本电子电器公司夏普的iPhone相机模块生产,同时打乱了最终产品组装的时间表。

 

其次,制造芯片的最后一步是芯片封装和测试,在这个环节发挥着举足轻重作用的马来西亚,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也暂停了许多电子元件和芯片的生产。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对工业用电的限制也进一步影响了最终产品出货的时间。“即使你手头有99%的组件,一旦缺少一两个或三个组件,也不可能开始产品的最终组装。”一家苹果顶级供应商的高管告诉日经新闻。

 

在美国对华为实施制裁并阻止其获得关键组件后,华为的高端智能手机业务受到严重削弱。2021年对苹果来说是强劲的一年,它试图从华为手中抢夺市场份额,今年前九个月,iPhone系列手机的出货量比2020年增长了近30%。

 

但逆风不断加剧。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此前为苹果建立了世界上最全面的供应链,并以其在供应链运营和管理上的专业和独到而闻名。他承认供应限制使苹果在4月至6月的季度损失了30亿至40亿美元的收入,而在7月到9月这一季度又损失了60亿美元。他预测今年最后一个季度的影响会更大,苹果明年1月底公布的下一份财务报告中将会揭晓谜底。

 

苹果官网的消息称,如果全球消费者在12月第二周以后订购新iPad,他们能会错过圣诞节收货,交货时间已经延长到1月中下旬。iPhone 13 Pro和iPhone 13 Pro Max的收货等待时间已经从一个月前的五周缩短至一到两周。

 

▲今年12月初预定的苹果部分产品预计收货时间表

 

03.大厂难熬、小厂消亡缺芯上升至国家安全问题

 

实力雄厚的苹果公司也受到了供应链中断的影响,由此看来,对其他例如顶级智能手机制造商三星电子、小米和OPPO,到个人电脑制造商惠普、戴尔和宏碁等,以及游戏机制造商索尼、任天堂以及家电制造商戴森、LG电子等相关行业公司来说,供应链问题的影响则更加严重。

 

根据日经新闻对20多行业和供应链高管的采访,他们称,所有公司在不同程度上都无法生产足够的产品并在年终假期前及时交付。例如,日经新闻在11月首次报道,任天堂在截至今年3月的这个财年中,其Switch游戏机的生产计划比原定少20%。小米此前也提到,芯片供应限制使其今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减少了2000万部。该行业的一大担忧是,在错过假期销售的关键时期后,大量的消费者需求可能会消散。

 

▲任天堂的Switch游戏机

 

芯片短缺对全球制造业的各个角落都产生了影响,颠覆了汽车行业著名的精益供应链,并威胁到国防设备供应,甚至成为国家安全问题。同时制造业短缺影响了经济增长,而产品短缺导致许多国家的通货膨胀率飙升。

 

全球第四大个人电脑制造商宏碁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俊圣(Jason Chen)说,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挑战。“圣诞节假期没有取消,但对科技行业来说它们被推迟了。在该行业拥有数十年的工作经验是不够的。以前没有人有这种经历。我们没有人知道如何正确应对如此复杂的挑战。”

 

根据日经新闻对芯片开发商、模块和电子制造商、分销商等公司高管的采访,造成跨行业瓶颈的组件包括电源管理芯片、WiFi芯片、LAN芯片、晶体振荡器二极管微控制器、接口芯片、音频芯片和驱动器集成电路,以及安装芯片的基板等材料。

 

中央处理器图形处理器不同,这些芯片都不是特别先进或核心的,但它们同样在制造各种电子设备和汽车时不可或缺。“生存真的很艰难。”服务器供应商纬颖(Wiwynn)的首席执行官艾米丽·洪(Emily Hong)说,“服务器印刷电路板上有4000个组件,即使我们迅速做出反应,重新设计并寻找替代方案,问题还是会接二连三地出现。”她此前是Meta(原Facebook)、微软和亚马逊的服务器和数据中心建设者。

 

对于那些没有苹果和三星这样大规模的采购实力,或者出货量达不到数十亿的公司来说,芯片供应紧缩为它们带来了更严峻的挑战。由于议价能力减弱,芯片供应队伍中,其他公司被迫排在这些行业巨头的后面。

 

“我们不断与供应商交谈。但与面向普通消费者的大量智能手机和PC制造商相比,工业计算机在确保供应方面的优先级较低。有时供应商手头有芯片,但他们不能先给我们。”研华科技(Advantech)嵌入式物联网业务总裁米勒·张(Miller Chang)说,“问题是我们由于缺少一些成本低于1美元的组件而导致1000美元的工业计算机系统无法发货。”研华科技是工业计算机制造商,也是三星、西门子、飞利浦和通用的供应商。

 

▲苹果以外的公司供应链短缺原因分析

 

几位行业高管对所谓的集成设备制造商表示特别失望。这些大型半导体公司像百货公司一样运作,它们不仅提供电源管理芯片、微控制器等各种类型的高质量外围芯片。其次,它们的产品不仅广泛用于消费电子产品,还用于工业、航空航天、汽车和医疗应用。它们还是苹果iPhone、iPad、Mac和Apple Watch芯片的重要供应商。

 

在过去一年中,除了德克萨斯州的暴风雪和日本的地震影响之外,这些公司的许多芯片封装和测试设施都在东南亚的新冠疫情封锁期间中断。这些集成设备制造商也有自己的采购问题。除了在内部制造和封装芯片外,他们还经常将旧芯片外包给台积电、联电和格罗方德半导体(GlobalFoundries)代工厂制造以降低成本。但与苹果、高通、英伟达和AMD只负责设计芯片,生产过程选择100%外包相比,它们通常不会优先考虑外包合作伙伴。意法半导体在最近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7月至9月这一季度最大的挑战之一是马来西亚的新冠疫情形势比预期的要糟糕,其工厂经历了部分或完全关闭的时期。

 

04.中美局势紧张中国企业已提前囤货备战

 

有时完全归咎于新冠疫情流行引起的芯片短缺是不完全准确的,实际上该问题起源更早,部分原因是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以及美国政府对中国华为的打压。

 

两年多前,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于2018年12月在加拿大被捕、美国将华为列入贸易黑名单后,华为开始储备从芯片到光学部件等关键部件。这之后,美国政府又为华为贴上了“安全风险”的标签,并试图将其从美国及其盟国的电信系统中剔除。

 

华为否认了这些指控。

 

重要零部件和设备供应被切断的恐惧迅速蔓延到中国科技行业,并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囤积库存行动,以应对任何可能的打击。安防产品制造商杭州海康威视和大华科技、大数据服务商浪潮和中科曙光,以及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美国政府认为这五家中国大型科技公司涉嫌与中国军方有联系或构成国家安全风险,将其列入黑名单或进行了标记。

 

日经新闻追踪了这五家大型科技公司的财务报表后发现,自2018年3月以来,在美国威胁征收更高关税,随后于同年4月禁止中国领先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中兴通讯使用美国技术之后,他们的累计库存每季度都在增加。到今年7月至9月当季,这些公司的库存增加了两倍多,达到创纪录的1100亿元人民币(约173亿美元)。

 

▲2018年-2021年海康威视、大华科技、浪潮、中科曙光和小米的库存变化趋势

 

根据日经新闻对美国联邦公报文件的分析,在2019年和2020年期间,美国将大约150家中国公司、研究机构和大学列入所谓的实体名单,以限制他们获取美国技术。2020年,美国政府将中国最大的半导体代工厂中芯国际列入黑名单,限制其获得美国先进芯片生产技术。限制中芯国际的举措造成了供应连续性的中断和不确定性,该公司的客户纷纷向中芯国际的竞争对手下订单以避免受到影响。

 

后来,随着全球芯片短缺的加剧,他们又将中芯国际纳入供应链中。中国最大的两大芯片制造商是中芯国际和华虹半导体,这两家公司的库存从2018年3月到今年7-9月这一季度分别增加了58%和292%。

 

中芯国际的联席首席执行官最近证实,更多的中国客户渴望拥有“国产替代”来提高他们的供应链弹性,以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问题应该是:谁没有囤积更多零部件?”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的技术分析师唐尼·滕(Donnie Teng)说,“他们不这样做,如果这些公司面临突然的地缘政治冲击,这可能影响公司的生死。”

 

05.从爆单到中断,芯片交货长达一年

 

新冠疫情的爆发改变了人类行为并重塑了消费电子产品的需求。在家工作、学习和娱乐产生了对新电视、笔记本电脑、显示器、平板电脑、健身设备和游戏机的需求,并支持采用更快的5G连接和更大的存储空间。经历了十年需求放缓的个人电脑行业,去年全球出货量增长了13%,而平板电脑市场也恢复增长,并将这一势头延续至今年前三个季度。与此同时,其他几个行业的结构性转变也在加剧,包括向电动汽车的转变以及5G、人工智能和高性能计算的广泛采用。随着这些技术开始腾飞,芯片和组件的消耗也开始加速上涨,现在受限和中断的供应链根本无法跟上需求。

 

一年前,许多芯片行业高管认为至少到2021年底产能将会被预定爆满,并将其称为“愉快的难题”,但它很快就变味了,变成了长达一年的供应链短缺噩梦。“今天一个组件短缺,明天另一个组件遇到其他问题。中断可能发生在越南、马来西亚、中国等其他地方。”英特尔的一位高级经理告诉日经新闻,“过去,我们只需要卖芯片,但现在我们需要处理来自设备制造商客户的所有紧急问题,看看我们是否可以帮助他们解决一些瓶颈,因为我们比他们更熟悉芯片供应链。”

 

自2020年最后一个季度以来,汽车行业的复苏进一步给本已紧张的半导体和零部件供应带来压力,而政府的反应又增加了新的复杂性。随着福特、日产、丰田和宝马等制造商削减了数百万辆汽车的产量,并让工人休假,短缺问题上升到了国家安全级别。美国、日本和德国开始向全球芯片制造商施压,要求制造商增加产量并优先向汽车制造商供应芯片。

 

由于政府试图让汽车制造商排在芯片供应队伍的前面,计划向其他地区供应的芯片和组件受到威胁,引发了另一轮恐慌性购买。部分企业的采购经理采取“双倍或三倍预订”方式,同时向多个供应商下订单。这反过来又将微控制器、电源管理芯片、WiFi 芯片等芯片的交货时间推到了一年以上甚至更长的时间,而延长的时间表又激发了买家的订购,他们将继续预订产品以抢占先机,导致这些芯片的价格从不到1美元上涨了200%、300%,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增加了10到20倍。

 

对于那些进入现货市场的人来说,为了立即交易,价格可能更高。存储、多媒体和工业解决方案提供商创见(Transcend Information)的首席财务官杰温·萧(Devin Hsiao)说:“我们有人坐在电脑前检查不同的网站,看看我们是否能找到一些现货商品。如果我们发现了,我们就会马上接受。有一次,我们甚至连忙拿起电话,要求银行提高信用卡额度来竞标。如果我们像过去一样直接去找芯片供应商,他们会告诉我们等待时间至少为一年。”

 

06.苹果供应链万人大军提前戒备仍难完全免疫

 

苹果公司不需要提高价格获取芯片供应。直接知情的消息人士告诉日经新闻,长期以来,苹果一直享有全行业优先考虑的芯片和组件供应,并且该公司很少同意支付更多费用来确保材料安全。“大多数供应商会尽其所能支持苹果。因为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他们就有可能在下一次失去苹果的订单,还会将订单分给他们的竞争对手。”一位消息人士说。凭借如此强劲的购买力,苹果此前预计今年将是顺风顺水。它将在8月底开始生产,并在秋季推出其iPhone 13系列,这与去年新冠疫情中断导致发货延迟数月形成了鲜明对比。

 

▲iPhone 13系列手机在中国北京的Apple Store零售店发布

 

然而,苹果进入生产加速期的前2到3个月,新冠病毒Delta变种在东南亚突然激增,让该公司措手不及。

 

苹果公司内部的供应链经理、工程师和采购人员组成了10000人大军,其中包括负责管理苹果产品中使用的每种材料和每种类型组件的小组,与全球供应商协商价格的小组,确保顺利交付的小组,以及监督硬件制造和质量并进行物流规划的小组。

 

一位消息人士说:“从马来西亚计划实施严格封锁措施的第一天起,苹果就处于戒备状态,并开始计算将受到影响的组件,并看看如何缓解这种情况,但很难完全免疫。”马来西亚控制着全球约13%的芯片封装和组装能力,主要芯片和组件制造商德州仪器、意法半导体、奥地利微电子公司(AMS)、日本电子零件制造商村田制作所(Murata Manufacturing)、美国硅方案供应商安森美半导体(ON Semiconductor)、中国半导体供应商瑞萨电子(Renesas Electronics)、罗姆半导体集团(Rohm)和安世半导体在当地都设有直接供应苹果的工厂。

 

“自今年6月以来的大约两到三个月里,只有60%或更少的员工被允许工作。”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日经新闻,“除食品和药品外,所有非必要的制造业甚至都暂停了数周。这严重影响了产量。”就在苹果即将开始量产iPhone 13系列之际,苹果在越南的摄像头模块等许多关键组件供应商被迫暂停生产近两个月。越南政府要求制造商需要安排员工留宿工厂,减少与外部的接触,以防止病毒传播。“这是一个不可能的要求,尤其是对于拥有数千名员工的大公司而言,没有人可以突然建造可以容纳所有现场员工的宿舍。”一位当地工厂的老板告诉日经新闻,“一些小公司只能在院子里或仓库里搭建临时帐篷。”供应商在10月份逐渐恢复生产,结果却遇到了新的劳动力短缺的头痛问题。越南的封锁解除后,被困在城市数月的工人立即赶回了家乡。

 

然后在9月下旬,随着排放量超过环保目标和煤炭价格飙升,中国对广东和江苏等重点工业省份实施了用电限制。根据日经新闻对苹果供应商名单的分析,多家苹果供应商在这些省份运营着150多个制造工厂,生产从印刷电路板到电池的重要组件或提供印刷和包装服务。许多供应商仅在一天前或几个小时前,才接到电力供应将被限制至少一周的通知。数千家企业争先恐后地与当地政府谈判,与客户沟通,同时又担心电力恢复时出现劳动力短缺的局面,试图留住数万名工人。“我们正在与官员交谈以获知最新的用电政策,每天审查我们每个组件和芯片的库存。”苹果一家顶级供应商的高管告诉日经新闻,“苹果还介入帮助许多较小的供应商与当地政府进行谈判,这就像一个又一个的头痛难题并且永无止境。”

 

07.苹果供应商的“亏损年”苹果利润仍增长

 

对于苹果的许多顶级供应商来说,今年是财务上的亏损年。苹果组装商和硕在7月至9月的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60%,而其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同时也是中国最大的连接器制造商立讯精密,该公司财务报告显示,其净利润同比下降25%。“供应链严重依赖越南和马来西亚,其中断的影响是巨大的。”和硕首席执行官廖锡政(SJ Liao)告诉投资者和记者。

 

▲和硕首席执行官廖锡政(SJ Liao)

 

台湾富士康是最大的苹果产品组装商和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厂,该公司公布了强劲的7-9月收益,但其警告说明年的营收仍处于不确定状态。它认为全球芯片短缺、通货膨胀和地缘政治动态持续存在。尽管损失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但华尔街普遍预测苹果在圣诞节季度的净利润将达到308亿美元,比去年增长7%,苹果将继续实现可观的利润。对于分析师和投资者而言,可能更重要的是库克对2022年及以后供应链的预测,以及苹果的股价表现。

 

08.各地加大半导体布局台积电三星英特尔大扩产

 

在今年芯片短缺的影响下,以及各国政府将大部分技术供应链转移到国内的决心推动下,全球芯片行业正在掀起投资热潮。根据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的数据,2021年半导体设备的资本支出飙升34%,达到创纪录的953亿美元,并将在2022年突破1000亿美元。全球三大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台积电和三星,已经开始了他们最激进的产能扩张计划,承诺在未来几年内投入超过3500亿美元以帮助缓解芯片短缺问题。与此同时,中国顶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已承诺将其产能增加两倍。

 

▲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制造商富士康

 

但是,大部分新投资最早要到2023年才能实现量产。更直接的表现是,对一些消费电子产品的需求出现放缓迹象。“我们发现对电视、谷歌笔记本(Chromebooks)、蓝牙耳机、IP摄像头和物联网设备的需求正在放缓。”全球领先的WiFi芯片开发商之一瑞昱半导体副总裁黄宜伟说,“中国的消费市场也在放缓。”消息人士称,在经历了过去几个月的挫折后,苹果告诉供应商在今年11月、12月和明年1月要加速iPhone系列手机的生产。“对iPhone 13系列的需求应该能够延续到明年1月,因为苹果不想浪费机会从华为那里获得更多的市场,而三星和小米正遭受芯片和组件不匹配的困扰。”一位消息人士表示。

 

但几位直接知情的消息人士告诉日经新闻,在2月份的中国农历新年之后,对新iPhone系列的生产需求将放缓并进入消费淡季。另一家苹果零部件供应商的一位高管告诉日经新闻,苹果一直在向他们保证需求持续存在,并且由于供应紧张,它只是将一些订单推迟到后期。“但每个月我们都会看到我们没有达到出货目标。”这位高管说,“我们不确定那些丢失的订单最终会回来还是会消失。”

 

09.结语:政府扶持,需求放缓释放有利信号

 

苹果作为消费电子行业的巨头,同样被供应链问题所击中,这也是芯片短缺全球消费品公司造成更广泛破坏的一个突出例子。但由于苹果系列产品的出货量在市场中首屈一指,供应商往往会优先考虑其芯片的供应,因此,相比于其他公司,芯片短缺对苹果的影响较小。

 

芯片短缺对全球制造业的各个角落都产生了影响。造成跨行业瓶颈的芯片组件虽然不是特别先进或昂贵的,但除去电子设备制造外,在数据中心、家用电器和汽车业不可或缺。目前全球芯片和组件的消耗加剧,部分企业囤积稀缺芯片,又在一定程度上占用了其他芯片组件的产能,芯片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市场波动使得现货价格上涨,导致芯片供应更加紧张。

 

为了解决芯片短缺问题,最近一段时间,三星、英特尔、台积电纷纷开始扩充产能,各国政府也加大对半导体行业的投资,期望尽快解决供应链难题,此外,一些消费电子产品的需求正在放缓,这可能都是供应链问题正在缓解的有利信号。

 

来源:日经新闻

编译 |  程茜

编辑 |  李水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