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高通高级总监 Miguel Nunes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对早期设备不满意的一件事是它们的定价不合理”,言下之意就是将Windows on ARM 笔记本电脑市场表现差,归咎于“OEM 厂商为PC 定下了超过 1000 美元的指导价”。

 

铁流认为,Nunes的说法并不客观,明显是在甩锅,Windows on ARM 笔记本电脑市场表现差根源还是产品本身不行,以及ARM PC(苹果有独立生态和逼格光环,因而是例外)在商业市场上本身就是死路一条。

 

 

 

ARM上PC前景渺茫

 

虽然Wintel联盟在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上大杀四方,一统天下。但在移动互联网和智能移动终端兴起之后,逐渐受到了ARM和安卓的挑战。而Wintel联盟中的Intel和微软显然也在谋划后路。

 

在ARM已经是移动端标配的情况下,在PC已经成为夕阳产业的情况下,微软不做ARM的话,微软必然会多找一个备胎,防止自己被X86锁死。

 

可以说,微软支持ARM并非有多大的现实经济利益,只不过是大公司出于“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的考虑,试一试,做一做。

 

并非微软要抛弃X86,或者微软看好ARM将在PC上逆袭X86。

 

超薄笔记本用ARM跑Windows10,就和用X86手机芯片去跑安卓。本质上说都是权宜之计,不是正统的作战方式,这种剑走偏锋的做法注定不能长久。

 

就性能来说,先不论高通芯片提主频后能不能摸到Intel的尾巴,但至少强行提主频后ARM的功耗优势也就不复存在。高通尚且如此,国内ARM阵营CPU公司还不如高通,冲商业市场的结局只会比高通更惨。

 

在软件生态上,就PC而言,X86对ARM也处于优势。在桌面级处理器选型上,X86芯片拥有更好的性能,不算太高的功耗,良好的软件生态的情况下,谁又会去选择ARM处理器呢?

 

简言之,就是高通芯片功耗也没小到哪儿去,性能也没多强,适配还差,要性能没性能,要生态没生态,价格还不便宜,傻子才买。

 

ARM进军PC、服务器将重蹈X86进军智能手机的覆辙

 

ARM进军PC、服务器的前车之鉴就是X86进军平板、智能手机。

 

近年来ARM和安卓势头非常猛,加上PC已经成为红海,这使得Intel在尝试转型和突破:

进军移动端做智能手机芯片,数十亿美元补贴中国厂商开发X86平板电脑;

开发出“居里”、“爱迪生”、“伽利略”、“焦耳”等产品;

停办IDF大会;

以167亿美元收购FPGA大厂Altera;

以153亿美元收购Mobileye。

 

上诉事件可以看出,Intel一直在寻求转型。

 

其中,进军嵌入式毫无疑问是败笔,堪称血本无归。2017年,Intel不得不砍掉“居里”、“爱迪生”、“伽利略”、“焦耳”产品线。

 

不过,最大败笔当属Intel补贴X86平板电脑。2014年Intel平板机处理器实际出货达4600万颗,但卖的越多,补贴就越多,黑洞越大,根据Intel提供的数据,巨额补贴给Intel造成了40亿美元的亏损。

 

Intel在智能手机上的失败并非技术原因,真正原因在于ARM和高通、联发科等芯片设计厂商,苹果、华为、三星等整机厂商有非常好的合作关系,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狙击X86。更重要的是,整机厂、软件厂商、客户都习惯了ARM,这种习惯的力量是非常难扭转的。

 

联想印度高管Rahul Agarwal说的“人们仍然希望购买Intel或AMD的产品,所以直接购买一款新的玩家产品,并非是很简单的事”,指的就是习惯的力量。Rahul Agarwal指的是,在PC、服务器上,从整个产业链到消费者,都已经习惯了X86。

 

对应的,在智能手机上,从整个产业链到消费者习惯了ARM。这就使英特尔入侵智能手机难上加难。如今,风水轮流转,当ARM开始进军Intel的基本盘PC和服务器后,必然遭到同等反击。

 

除苹果外 ARM进PC服务器没戏

 

苹果能成,原因在于其拥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和独立的生态,以及苹果的逼格无人能及,粉丝拥有堪比宗教般虔诚的信仰,不论苹果怎么定价,果粉都会买单。

 

苹果的模式是其他厂商很难复制的。面对一个现象,不能教条的认为“苹果行,我也行”,必须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看看自己有没有苹果成功的要素。国内ARM阵营厂商既无堪比苹果的OS和生态,又无苹果的逼格,盲目效法苹果只会是东施效颦。

 

高通和国内ARM阵营厂商还有一个巨大的劣势,那就是芯片性能不行,且在成本上毫无优势,像高通的ARM芯片定价上并不比X86芯片便宜。

 

在生态、性能都不如Intel,整个产业链和客户都习惯了X86的情况下,ARM高调进军PC和服务器,结局只能是重蹈数年前Intel的覆辙。

 

正是看到了大形势,ARM服务器在全球退潮:

高通ARM服务器业务各种裁员;

AMD也退出了;

博通直接甩包袱给凯为实现废物利用,凯为被马维尔收购后,对其ARM服务器CPU部门大裁员;

APM  2年前PPT中SPEC2006单核定点超过20分的ARM服务器CPU也听不到后续了;

......

 

Intel进军移动平台的实践和过去几年ARM进军PC和服务器的实践已经证明,遵从市场经济,单纯依靠商业力量,无论是X86进军移动平台,还是ARM进军PC和服务器,必然以悲剧收场。

 

实践已经证明,市场的力量无法帮助ARM进军PC和服务器,既然“看不见的手无能为力”,那么,只能依靠“看得见的手”了。

 

事实上,虽然一些人无限鼓吹ARM,诸如“选择开放开源的国际主流技术路线”、“ARM体系的开放性、先进性,特别是高性能、低功耗、低延时特性,丰富的生态,决定了ARM体系的强大生命力”等等。

 

但国内这些主攻ARM服务器的厂商也看的很清楚,商业市场上挑战X86没戏。正是因此,国内ARM阵营CPU公司纷纷高举自主旗帜,往机XC市场冲。

 

铁流认为,国家资源不宜补贴ARM进军PC和服务器。毕竟国家扶持ARM是扶,扶持自主CPU也是扶,为何要扶持外人?而不扶持自己人呢?

 

难不成是新时代的“宁予友邦,不与家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