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公司在库克的带领下,股价稳步上涨,市值屡创新高。

 

而倘若将市值转化为GDP计算,苹果一家公司的体量就足以超越英国,成为美国、中国、日本、德国之后的[全球第五大经济体]。

 

 看衰

 

2011年8月24日,史蒂夫·乔布斯向苹果董事会提交辞职申请,首席营运长蒂姆·库克接替他的职位,成为苹果公司新任CEO。

 

当苹果粉丝得知库克将接任乔布斯出任苹果公司CEO后,大都抱着[苹果已死]的悲观态度。

 

他没有成为第二个乔布斯,但他让苹果成为了华尔街和硅谷最赚钱的公司。

 

在过去的十年,苹果市值增加了约2.7万亿美元,其中2万亿元美元市值的增长,苹果仅用了不到三年半的时间。

 

一位做管理和运营出身的高管,不会有乔布斯的洞察力,也设计不出来颠覆行业的产品。

 

而库克也公开表示,自己擅长的是企业运营,以及供应链管理。

 

此外,库克还不遗余力地推动苹果公司软件和服务的收入增长。

 

2016年,苹果公司的服务收入首次超过Mac,成为公司仅次于 iPhone 的第二大营收来源。

 

到了2021年,软件和服务收入占比已经达到18%,远超Mac和iPad的收入。

 

除了扩大iPhone 产品线外,2015年推出的Apple Watch和2016年推出的AirPods则让苹果在手机和电脑外,在可穿戴设备上获得了新的增长点。

 

2022年新年刚过,苹果则再一次创造了的历史,成为历史上首家市值超过3万亿美元的公司。

 

M1是关键

 

2020年夏天的 WWDC 开发者大会上,苹果首次宣布:Mac 将抛弃英特尔的 X86 芯片,转用 ARM 架构自研芯片。

 

11月,搭载 M1 芯片的 MacBook Pro、MacBook Air 发布。

 

靠着极佳的性能和功耗表现,M1 Mac 迅速引爆了市场,口碑发酵后,2021年第一季度,Mac 实现了91亿美元的销售额,同比增长 70%,创下历史新高。

 

M1 芯片发布后至今的一年里,整个 Mac 产品线的销售额达到了创纪录的 352 亿美元,同比增长23%。

 

而且,考虑到 M1 Mac 首发机型是相对便宜的13寸笔记本,整个Mac用户规模的增长只会更多。

 

但因为采用自研芯片,Mac 拥有了更多可能性。它不只是性能更强了,还可以和 iPad、iPhone 等移动设备更好地连接、协同工作,可以运行 iOS App。

 

因为旗下所有产品线都采用 ARM 架构芯片,苹果也建立了一套完整、统一的开发体系。开发者可以轻松将 App 移植到不同设备平台,用户也可以获得更连贯的体验。

 

这可能是过去一年,推高苹果股价的最关键因素。

 

新配方

 

过去两年,苹果用坚挺的业绩表现,回应了质疑。但真正的秘密,其实藏在财报的「利润」里。

 

2021 财年,苹果收获了947亿美元的净利润,综合利润率为25.8%,相比2020财年574亿净利润,20.8%的利润率,大幅增长。

 

这说明,苹果的成本大幅降低。这背后,最大的成本削减,发生在 iPhone 12 的生产制造环节。

 

有分析认为,苹果股价的暴增,与美国科技股存在泡沫有关。苹果市值大涨与国际货币政策关联甚密。

 

但业绩增长,也是苹果市值的重要支撑。苹果是专注少数擅长的领域而不是盲目多元化赚快钱的企业,其舍得巨资投入进行长期研发是值得国产企业学习的,另外在足够强大的品牌力下,其才能够快速实现全球化的商业覆盖能力。

 

第二增长曲线

 

多年以来,iPhone始终是苹果最大的销售动力和营收来源。

 

只不过,在全球手机市场已然触及增速天花板的大背景下,单纯依靠手机销量驱动公司快速增长的模式注定无法持久。

 

为此,苹果选择将目光进一步投向更广泛的硬件生态和服务领域。

 

不仅如此,随着AppStore、AppleArcade、AppleMusic、ApplePodcasts和iCloud等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推出,苹果的服务收入也在迅速增长。

 

2021年财年,苹果服务板块营收684.25亿美元,同比增长27%,占总收入比例为18.7%,再创历史新高。

 


熟练的外交官

 

他对购物者隐私的照顾,帮助苹果在普遍的反科技情绪中,避开欧盟的怒火。

 

在中国,他签署了一系列协议,以扩大制造业务。

 

乔布斯生前从未到访中国,库克却反其道而行,频繁地到访中国。

 

公开数据显示,库克担任苹果公司CEO后,已经先后15次到访中国大陆。

 

而苹果零售店的数量从另一个侧面反应了库克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在库克的任期内,中国内地的苹果专卖店已经从最初零星的几个增长到最新的43家。

 

此外,从苹果公司公布的200家供应商名单上看,中国内地+中国香港的苹果供应商数量增加到了51家,成为苹果公司供应商最多的国家。

 

而苹果在大中华区的销售金额,也从2013财年的254亿美元,上涨到2021财年的683.6亿美元。

 

库克非常精明地驾驭了世界商业的更广泛潮流,首先是特朗普的关税,然后是新冠肺炎疫情,苹果的估值已经反映出了这一点。

 

如果是乔布斯继续领导苹果,这一切不会做得如此恰当。

 

放弃

 

库克的最大成就之一在于,能敏锐地意识到,苹果必须竞争的地方和必须放弃的地方。

 

华尔街喜欢库克有两个原因,其一是股票回购。在库克任期的前十年,苹果的股票数量减少了37%,从拆分调整后的260亿股降至今年的160亿股。

 

相应地,每股收益达到了之前的5.6倍。因此,虽然苹果的市值在过去10年里增长了8倍,但股价在却上涨了13倍。

 

其二是,在经历了17年的暂停后,苹果于2012年开始支付股息。整体而言,库克掌权期间,公司股东每年获得33%的收益。

 

结尾:

 

在新的领域,苹果已经不再是引领者,而更像一个追随者。

 

但作为重量级玩家,苹果的入局势必会牵动着市场上其他玩家的关注。而作为曾经科技世界的颠覆者,市场都在期待苹果能带来新的惊喜。

 

作者 | 方文

 

部分资料参考:

极客公园:《3 万亿:苹果迈向富可敌国的 5 个关键词》

连线Insight:《市值超3万亿美元,苹果还能“躺着赚钱”多久?》

互联网那些事:《3万亿美元苹果,最该感谢中国》

南方日报:《苹果三万亿美元背后的“财富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