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雷科技数码3C组

编辑:白徵明

 

近几年来,中国手机市场遇冷收缩后,开拓海外市场可能性就成了手机厂商们寻求增长和保持体量的重要手段。在这几年间,包括华为、小米、OPPO、vivo在内的中国品牌,分别在全球各地区销量和市占率获得明显增长,给自身寻找到了可持续发展的另一条曲线。

 

全球化和多地区销售从来都不是易事,所有厂商都需要针对海外手机用户需求,以及当地市场的喜好和文化背景等对产品做出相应修改,甚至还得定制专门的本地化机型。而在产品和市场营销之外,国际形势也在暗中威胁着手机品牌海外销售,乃至影响厂商做关键决策。

 

前日,荣耀CEO赵明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荣耀团队已经从印度撤出。不过目前仍在当地 有合作伙伴开启相关业务,并在印度市场保持盈利状态,未来会采取非常稳妥的方式在印度展开业务。克制扩增寻求稳定的现状,与手机品牌进入印度时的轰轰烈烈形成了鲜明对比。

 

被纠缠上的中国手机品牌

 

完成国内产品线的梳理和重整之后,发力海外市场本会是荣耀重点工作。此前,赵明曾在采访中称2022年将是荣耀布局全球市场的元年,将在第二季度正式重启海外市场。如今对于印度市场态度的转变着实有着不小差距,而这就不得不提到进口手机品牌在当地遭遇的不公正待遇。

 

在当地合法合规的开展经营,是所有跨国公司应当履行的义务。我们也相信所有进入海外市场的中国手机品牌,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其他国家,都合理合法地正常经营、按照明文规定缴纳税款。然而在印度,纳税成了手机厂商们最容易遇见的外部阻力,还都不是小数字。

 

印度手机市场地位不输国内的小米,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早在2022年年初,小米就突然收到印度财政部发出的追缴通知,要求缴纳约合人民币5.58亿元之多税款,而涉及的名目关系到了难以厘清的产品定价构成。小米当回应称,在全球范围内坚持合法合规并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这还没完,5月小米又被印度政府扣押了约合人民币48亿元的在印资产,原因是涉嫌违反印度外汇管理相关规定对海外实体非法汇款。这些资产的价值相当于小米2022年第一季度净利润的约160%,这家公司仍在发声明澄清事实并寻求妥善解决的路上。

 

OPPO在印度也不顺利,还是印度财政部,其在7月13日声称这家手机厂商因错误使用关税豁免,在印逃税金额达到了约37.18亿元人民币,要求缴纳相应税款。这番操作颇为眼熟,像是如法炮制出来的一般,OPPO同样是否认了印度指控的内容并表示正在寻求沟通解决。

 

无独有偶,vivo在印度也受到了逃税相关的指控,印度有关部门还声称vivo涉嫌洗钱,而在7月展开了突击调查。当地法院相当“仁慈”地表示,如果企业想要解冻被有关部门冻结的相关账号,需要向银行提供约合人民币8.04亿元的担保金,并且保留约2亿人民币的余额不做转移。

 

2020年上半年,印度政府开始要求封禁59款来自中国的移动应用,封禁列表中不乏在全球都排得上号的社交软件,比如抖音的海外版Tik Tok还有一众社交、通讯、视频等主流品类的应用。与此同时,小米官方打造的用户交流平台小米社区App,也在印度遭禁无法使用。

 

这或许无法和那些响当当的名字相提并论,但也给用户带来了实际困难,原本可以获得更多手机使用技巧、交流经验的平台在一夜之间变成空白。其他手机厂商在当地的互联网服务亦受到不同程度影响,手机用户在短时间内得不到完整的服务支持,更被当时的情绪所感染。

 

略显幸运的是,海外销售的手机主要依赖不受影响的Google体系为用户提供基础互联网服务,即使无法正常地使用品牌的官方在线服务,用户依然可以获得相对完整的手机体验。掐住厂商财政“命脉”的做法就要危急不少,甚至有可能造成当地业务瘫痪无法正常经营的后果。

 

中国手机如何成为印度宠儿

 

印度一再成为手机品牌关注的重点市场,与其特殊的市场环境离不开关系。印度消费者消费力偏弱,入门级和高端之间存在巨大真空地带,同时又面临着进入下一代通信网络、智能手机全面普及进程。熟悉的一幕让厂商有信心在当地有所作为,并且在之后的数年间收获颇丰。

 

印度市场的巨大潜力让小米开始为海外消费者定制专门的产品线,于2015年4月发布小米手机4i,同期还将至今仍是是小米核心IoT产品的小米手环带到当地。为表达对印度用户的重视,雷军亲临发布会操着口音跟当地人有得拼的英语现场演讲,在不经意间催生了中文互联网名梗。

 

授予印度负责人更多权力、在当地开辟生产线建设线上线下生产渠道、为印度用户定制软硬件产品体验......一系列举措让小米在这个环境与国内类似的市场获得了巨大增长,很快就在2017年年末超过三星成为市占率最大厂商,直到今天,小米依然是印度销量最多厂商之一。

 

(图源:IDC)

 

看上这片市场的自然不只有小米,OPPO和vivo就在同一时间将智能手机产品带到了印度,并且试图以国内曾创造辉煌的线下销售模式,在这个充满着商业机会的邻国分得一杯蛋糕。这两家“难兄难弟”没有超越三星的市场地位,不过也顺利登上了印度市场前五的位置。

 

现已是OPPO旗下高端子品牌的一加,在印度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虽然绝对的市占率始终不高,但一加是为数不多在印度市场500美元以上价位段能够和苹果展开正面竞争的品牌,足够强大的性能和规格,加上合理的定价以及符合当地用户喜好的系统,一加在印度成功留名。

 

如今是全球增长速度最快品牌的realme,把印度市场作为发掘第一桶金的宝地。产品力比肩小米而性价比还能更高,让这个新品牌在短时间内对在长期领跑印度市场的后者造成巨大威胁,顺利吃下了一大块市场。截止到2021年,realme市场份额超越OPPO来到了第四。

 

(图源:realme)

 

一度将欧洲、中东和东南亚作为海外发力重点的华为,并没有在印度产生太大影响力,荣耀在当地也是长期处于发展阶段。不过有了印度种种不公正行径“惊醒”,对于需要站稳脚跟的新荣耀而言,有目的地降低潜在风险,或是比在主要市场之外盲目寻求扩张更可靠的做法。

 

小心留存力量,寻找生存可能

 

国际贸易向来不是容易的工作,让我们欣慰的是,中国手机厂商在外往往是以不卑不亢的形象面对一切风波。遭遇影响手机业务正常发展的“断供”时,华为勇敢地寻找获得其他增长可能的路;面对来自美国的无厘头指责时,小米也是积极应诉,最终寻回了应有的公正。

 

早在三星乃至诺基亚称霸印度手机市场的年代,这些外国企业也曾遭遇过当地政府的无理要求。打压还会影响到产业链上的更多企业,赵明就表示印度手机产业链的中小工厂,有约80%因风波而不得不倒闭。在当地赚到的钱能否带出去,也是所有海外投资项目都将面临的问题。

 

在当地投产,提供进出口关联性更低的纳税以及工作岗位,是不少手机厂商在印度扩大销售规模过程中选择的模式,这也让产品供应更加稳定。前不久发布的面向全球市场的Nothing Phone,就采用直接在印度当地进行生产的模式,印度用户得以在较早批次买到新机。

 

相信在印度遭遇税务纠纷的厂商们,这一次也能够顺利化险为夷,在当地继续维持正常经营。将来自中国的科技进步借由这个小小设备普及到更多世界,为全球更多消费者提供高水平的移动互联网体验,让所有人都平等地获得和分享信息,正是互联网作为技术革命最大价值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