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成立于 2017 年的 EDA 新创公司在日前于美国旧金山举行的年度设计自动化大会(DAC 2018)上正式亮相,这家名为 Avatar Integrated Systems 的 EDA 领域新秀,实际上是以同样在 2017 年声请破产的另一家 EDA 工具供应商 ATopTech 被拍卖之资产为基础而诞生,而且有两位在 EDA 领域声望卓著的老将加入其管理团队。


Avatar 的技术基本上包含先前 ATopTech 的所有工具,包括获得不少 IC 设计业者采用的 Aprisa 与 Apogee 布局与绕线工具;而这家新公司的管理团队也包括了 ATopTech 的共同创办人暨架构长 Ping San Tzeng,还有两位曾担任益华电脑 Cadence Design Systems 高层的 EDA 领域老将──徐季平(Chi-Ping Hsu)与黄小立(Charlie Huang)。


2003 年成立的 ATopTech 是因为一场与 EDA 市场龙头新思(Synopsys)缠讼许久的官司败诉,而在去年在美国声请破产并拍卖资产;中国东方集团董事长韩敬远(Jingyuan Han)低调收购 ATopTech 资产并担任 Avatar 的董事长。韩敬远出身香港,在中国大陆经营钢铁业有成,是 Forbes 杂志中国富豪榜上排名 136。


ATopTech 与 Synopsys 之间的诉讼源自 2013 年的版权纠纷;在 2016 年,美国联邦法院陪审团发现 ATopTec 侵犯 Synopsys 的 PrimeTime 静态时序分析工具套件中的指令集相关专利,判定后者应获得 3,000 万美元的损害赔偿,也迫使 ATopTech 声请破产。


在声请破产前,ATopTech 的布局与绕线(place-and-route)技术成长表现不俗,获得了包括三星(Samsung)、赛灵思(Xilinx)等大客户青睐,抢了一些 Synopsys 的市占率;市场研究机构 Pedestal Research 研究总监 Laurie Balch 表示,ATopTech 高峰期销售额曾达到一年 3,000 万美元左右;“诉讼结果出来之后一切都崩溃了,”Balch 指出:“在那之前,他们的生意不错,技术也相当受到使用者欢迎,被认为具备高品质而且实用。”


最近相继加入 Avatar 的徐季平与黄小立都在 EDA 业界有很深的资历,而且大部份是在 Cadence──徐季平曾任后者策略长,黄小立则是执行副总裁暨总经理。黄小立表示,虽然有一些 ATopTech 的客户在公司破产后流失,但很多还是继续采用其工具,现在也成为 Avatar 的客户;他也强调,尽管经历诉讼波折,该公司的技术仍持续跟上制程节点演进,现在已经有 3 项客户的设计案是 7 奈米设计:“如果因为先前的破产而停滞不前,我们不可能做到。”


“中资”背景?因为收购 ATopTech 资产的 Avatar 董事长韩敬远之背景,在美国担忧自家技术被中国企业收购的此刻特别受到关注;美国一个政治评论网站 Politico 在 5 月份就有一篇文章以 ATopTech 资产在 2017 年 3 月被拍卖的事件做为引言,为一项该网站针对美国政府未在技术资产出售给海外企业方面善尽监督责任、对国家安全造成之影响调查报告揭开序幕。


对此 Pedestal Research 的 Balch 指出:“让人感到忧虑的部分是,这家 EDA 新公司与中国之间的关系不完全明朗化。”但黄小立对于公司与中国的任何联系轻描淡写,只强调 Avatar 是一家总部在矽谷的美国公司,大多数的工程师也都在美国;他并指出韩敬远也投资其他 EDA 新创公司,不过不方便透露那些公司名称。


徐季平则是以从 Cadence 退休的身份加入 Avatar,他将此视为在制程技术进入 FinFET 且复杂性不断升高的时代,推动实体设计技术革新的一个契机;他进一步解释,合成技术在 1990 年代是实体设计主流,之后是布局技术崛起。徐季平指出,Aprisa 受到市场欢迎就是反映了 IC 设计技术朝向细部绕线(detail routing)的重点趋势:“典范(paradigm)已经转移,”他仍看到在布局与绕线方面有很多可提高生产力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