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7 日,据分析师顾文军爆料,富士康在大陆的 DRAM 和西部地方政府的进展不顺利,可能要转战山东。

 

顾文军所说的“西部”,据分析认为应该是西安。从业内人士处获悉,西安高新区的确有一块空地,台积电和富士康都对此感兴趣,不过更大可能与当地政府进行接触的是富士康。

 

 

除了都对这块地感兴趣,富士康和台积电还不约而同的看中了 DRAM 业务。根据此前的报道,富士康和台积电都在布局 DRAM 产业,可是做 DRAM 为何都曾想去西安呢?

 

为什么曾选择西安

一方面,西安在成本方面相对有较大优势。比如,水电气成本比东部低 30%左右,人力成本低 40%左右。其次,西安高校数量继北京、上海排全国第三,每年有高校毕业生接近 30 万,可以提供充足的人才。另外,西安在战略地位、城市能级、发展机遇等方面“硬条件”的不断提升,营商环境、政府服务、干部作风等方面“软实力”的也在持续改善。

 

 

 

目前,西安已形成从原材料和设备的研发生产,到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及系统应用的完整产业链。2012 年,西安高新区成功引进三星电子存储芯片项目,二期也正在建设当中,三星的存储器项目已经带动了 100 多家配套企业落户。因此,富士康若真有意将存储器布局在西安,也并不会让人感到意外,毕竟三星已经铺好了路。

 

业内人士指出,富士康看中西安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政府的补贴力度大。

 

然而,该业内人士近日表示,富士康与西安政府的谈判并不顺利,改道沿海了。这与今日顾文军的说法不谋而合,山东正是沿海地区。

 

济南的春天?

日前,济南市政府正式发布该市 2019 年市级重点项目安排。2019 年济南市共安排 270 个重点建设项目,总投资 11602.7 亿元,年计划投资 3000.3 亿元;同时安排重点预备项目 100 个,总投资 3568.8 亿元。

 

在这些重点项目及预备项目中,包括不少的半导体相关项目,例如“天岳高品质 4H-SiC 单晶衬底材料研发与产业化项目”、“天岳碳化硅功率半导体芯片及电动汽车模组研发与产业化项目”、“长江云控云芯逻辑集成电路制造项目”、“济南宽禁带产业园起步区建设项目”等。

 

 

值得注意的是,这批重点项目中还出现了“富士康功率芯片工厂建设项目”。富士康去年宣布进军半导体产业之后,便迅速在大陆的烟台、珠海、南京以及济南开始了布局。

 

去年 9 月,富士康与济南市签约共同筹建济南富杰产业基金项目,该产业基金项目规模 37.5 亿元,将以产业基金形式服务于济南市集成电路发展,主要投资于富士康集团现有半导体产业项目。根据双方签约内容,富士康先期将促成 1 家高功率芯片公司和 5 家集成电路设计公司落地济南。

 

若按照协议,接下来富士康还将在济南市促成 5 家集成电路设计公司落地,在济南市政府相关部门的新闻稿中亦有“富士康芯片设计及生产一揽子项目”一称。

 

可以看到,富士康已经下定了决心进军半导体产业。但外界普遍的疑问是,进军半导体为什么是 DRAM 呢?鸿海不差钱,技术又从哪来呢?

 

为何?如何?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 DRAM 利润高,前两年产业荣景让存储器厂商赚得盆满钵满。尽管现在已经开始跌价,产业景气进入周期性下行,但预计在明年年初又将会开始回暖,富士康现在开始布局正是最好的时机。

 

另外,富士康发力 DRAM 如果还需要一个原因,那么就不得不提到三星。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将三星视为竞争对手,他曾表示:“我一个人打不过,全世界只有三星一家公司,可以这三个(存储器、面板、半导体制造)都玩。”他还强调,“我只有联合几个人一起打,张忠谋打三星 ASIC,我打 TFT(LCD 面板),尔必达也要打(DRAM)。”

 

 

 

收购夏普后,鸿海获得了液晶面板、夏普电视、夏普手机等业务,但三星在半导体方面实力雄厚,尤其是 DRAM 业务,鸿海仍难以撼动。郭台铭口中的尔必达也被美光收购,鸿海的战线似乎在 DRAM 方面没有火力可言。

 

2017 年,东芝由于财务危机对外出售半导体业务,尽管郭台铭强调富士康收购东芝闪存业务至少有一半以上的胜算,并向东芝开出了 3 万亿日元(约合 270 亿美元)的报价,在当时竞购者的出价中排名第一,然而最后还是无疾而终。

 

然而富士康进军半导体的决心并没有因此受到打击,在被拒绝后,郭台铭宣布富士康已设立了一个半导体业务部门,并且拥有 100 多名工程师。为了从三星的虎口夺食,富士康决定自力更生。

 

据悉,富士康投资了数家半导体相关企业,并已正式成立半导体事业集团,涵盖制造、设计、软件及存储器等,并正在考虑建造两座 12 英寸晶圆厂。在存储器方面,富士康认为会持续往 3D 堆叠方向发展,并将会有新技术崛起,所以可能会进入到新一代存储,如类似 MRAM 等,以应对因 AI 等领域不断发展而出现增长的数据中心需求。并且,富士康还在与 SK 集团、台湾的存储大厂旺宏在技术层面合作。

 

种种迹象表明,富士康的 DRAM 业务已经呼之欲出。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富士康在美国的威斯康辛州厂拿了当地政府补贴,却未能兑现当初的承诺。更何况 DRAM 并不是富士康的强项,该项目技术难度相当大,所以无论是已经与富士康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的珠海,还是顾文军提到的山东,都要避免富士康威州厂的类似情况发生,争取达成真正的双赢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