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切尔夫人说过,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一原则在徐建国和 Arcsys 的合作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徐建国从 Cadence 的离开让 Arcsys 看到了机会,Arcsys 以技术见长,而徐建国以销售和市场见长,一起合作无疑会形成优势互补,于是 Arcsys 对失意的徐建国伸出了橄榄枝,Arcsys 的董事会给了他 55W 股股票的筹码,每股票面价值三毛的购买权,这在三年后大约价值 2000 多万美金。

 

当收到徐建国的辞职信时,卡斯特罗马上就意识到了危机,他非常清楚,如果没有徐建国,Arcsys 只是 EDA 市场上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但是徐建国的加入会让 Arcsys 如虎添翼,徐建国在 Cadence 的打磨积累不仅让他深知 EDA 市场的用户需求,而且非常清楚技术应该向哪个方向发力。更让卡斯特罗担忧的是,随着徐建国的离开,Cadence 的 B 组崩溃了,员工士气大受打击,更可怕的是徐建国会带走 Cadence 的技术工程师和技术,从而让 Cadence 元气大伤。卡斯特罗不得不有所行动。

 

于是,在 1994 年徐建国刚上任 Arcsys,董事会就接到了 Cadence 的律师信,威胁要将 Arcsys 以不正当竞争告上法庭。最终两家达成了暂时性的协议:第一,徐建国的上任时间从 4 月推迟到 7 月,以便交接在 Cadence 的工作;第二,在 1994 年内,Arcsys 不得招聘任何 Cadence 的员工。

 

有了这两条保证之后,卡斯特罗暂时控制了 Cadence 的被挖角危机。Arcsys 因为自身的弱小,也只能暂时服输。但是重金之下没有挖不动的人,在 1995 年刚过,Arcsys 就立马开始挖人行动,在第一个月内,有九个工程师离开 Cadence 加入 Arcsys。

 

挖角高潮发生在 1994 年 9 月,Cadence 的一位资深软件设计师,米奇·依古瑟递交了辞职信,他是公司最重要的专管软件架构的工程师之一,而且负责一项叫 QPlace 的新布局技术,被公司视为打败 Arcsys 的“秘密武器”。卡斯特罗自然不想失去宝贵的技术人员,于是一再挽留,还许下高薪承诺,但是米奇·依古瑟决然要求离去,并且解释自己或许成为独立咨询人。当卡斯特罗要求米奇·依古瑟签署一份不到 Arcsys 工作的说明书时,他断然拒绝,这让卡斯特罗更加确定他的去向。

 

米奇·依古瑟离开以后,卡斯特罗请专人对原来米奇用过的工作站进行全面的细节侦讯。最后发现:米奇在离开 Cadence 的前一天,曾经向自己家中的电脑发过一封 6MB 的电子邮件,这电子邮件中最大的一个文件有 5.3MB,正是米奇负责的核心技术 QPlace 的源代码文件。



于是,Cedence 通过法律手段让当地检察官搜索了米奇的住宅,找到了 QPlace 的全部源码和数份拷贝,以及米奇与 Arcsys 的管理人士的约会记录,Arcsys 对米奇的钱财支付等。卡斯特罗认为这是 Arcsys 有组织地对凯登斯进行商业机密盗窃。然而检察官认为这些证据只能说明 Arcsys 确实有意收买 Cadence 的技术秘密,但并不能证实是米奇背后的黑手。

 

从 1994 年到 1995 年,徐建国在执掌 Arcsys 的一年时间里取得了辉煌的成果,从 1994 年 6 月到 1995 年 6 月,Arcsys 完成了 1300 万美金的销售额,比前一年的 170 万美金高了七倍,并实现盈利。更重要的是,Arcsys 在 1995 年 6 月上市,每股价格 26.50 元,整个公司价值二亿四千万。同年 11 月,Arcsys 宣布与做验证技术的 ISS 合并,取名阿凡提(Avanti)。

 

眼看着徐建国春风得意,卡斯特罗自然非常郁闷,苦苦想不到制裁之法。终于在 1995 年 8 月,Cypress 的一位工程师告知卡斯特罗 Arcsys 的 ArcCell 的一条出错信息,与 Cadence 的软件一模一样。

 

这个工程师为什么如此肯定?原因是他测试 ArcCell 时,发现了一条错误报告:Error a: color not found in this file。这条错误本来是意图写成: Error:a color not found in this file 。这位 Cypress 的工程师当年是 Cadence 的员工,也正是这段程序的创造者,他觉得这个小小的语法错误实在没有修改的必要,于是就进行来保留。两个不同的人在同样的地方犯完全相同的低级错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表明 Arcsys 不仅仅是意图盗取 Cadence 最新的技术,而且原来的 ArcCell 产品本身就是对 Cadence 的直接侵权。于是卡斯特罗重新启动了法律武器,直指 Avanti。1995 年 12 月初,当地检察院对 Avanti 整个公司进行搜查令,规模之大属硅谷历史罕见。

 

当时的 Avanti 已经有经济实力和 Cadence 进行较量,于是双方展开了长期的争斗。中间总共换过三个法官;有对反控的反控,有对反控的反控的反控;有法庭文件泄密事件;有 SEC 的插入调查等等。最终在 2001 年 7 月做出了宣判。 



在检察官撤销了其中数项控罪、减轻大多控罪后,Avanti 众人以不争辩(no contest)承认了罪行。六人中有四人需服一到两年的刑期,并判决 Avanti 对 Cadence 的损害性赔偿金额为一亿九千五百万美元,创下硅谷知识产权官司中,公司对公司最高赔偿金额的刑事案件。

 

然而,Cadence 和 Avanti 的这场争斗中反而成就了 Synopsys。2001 年 12 月,Synopsys 宣布将以八亿美金收购 Avanti。2001 年,EDA 市场从销售额上,Cadence 以 15 亿美金,位列第一;Synopsys 以 9 亿美金,位列第二;Mentor Graphics 以 7 亿美金,位列第三,Avanti 以 4 亿美金,位列第四。Synopsys 收购 Avanti 以后,将 Mentor Graphics 远远甩到后面,从而也巩固了 Synopsys 的市场地位。

 

从技术来看,EDA 的 CAD 市场大致分为三部分:前端技术(frontend)包括 Verilog 等的模拟与器件组合;后端技术(backend)包括 Place&Routing 芯片布局与绕线;验证技术(DRC/LVS)。Synopsys 基本垄断了前端技术, Cadence 基本垄断了后端技术与验证技术,Mentor Graphics 于 2016 年被西门子收购成为其一个部门。

 

自 Cadence 和 Avanti 的争端结束后,硅谷的 EDA 市场多年归于平静,几乎没有新公司的兴起,三家公司牢牢把握了全球的 EDA 市场份额。但是今年 5 月或许是一个转折点,因为特朗普掀起了中美贸易战,让本来安于现状的中国 EDA 市场激起千层浪。

 

本文参考内容:《硅谷丛林故事》、《硅谷风云》

 

硅谷 EDA 往事 1:物理学家转投电子领域,成就 EDA 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