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EDA往事2:Cadence和 Avanti的神仙打架,Synopsys坐收渔翁之利

2019-06-06 10:57:09 来源:EEFOCUS
标签:

撒切尔夫人说过,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一原则在徐建国和Arcsys的合作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徐建国从Cadence的离开让Arcsys看到了机会,Arcsys以技术见长,而徐建国以销售和市场见长,一起合作无疑会形成优势互补,于是Arcsys对失意的徐建国伸出了橄榄枝,Arcsys的董事会给了他55W股股票的筹码,每股票面价值三毛的购买权,这在三年后大约价值2000多万美金。

 

当收到徐建国的辞职信时,卡斯特罗马上就意识到了危机,他非常清楚,如果没有徐建国,Arcsys只是EDA市场上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但是徐建国的加入会让Arcsys如虎添翼,徐建国在Cadence的打磨积累不仅让他深知EDA市场的用户需求,而且非常清楚技术应该向哪个方向发力。更让卡斯特罗担忧的是,随着徐建国的离开,Cadence的B组崩溃了,员工士气大受打击,更可怕的是徐建国会带走Cadence的技术工程师和技术,从而让Cadence元气大伤。卡斯特罗不得不有所行动。

 

于是,在1994年徐建国刚上任Arcsys,董事会就接到了Cadence的律师信,威胁要将Arcsys以不正当竞争告上法庭。最终两家达成了暂时性的协议:第一,徐建国的上任时间从4月推迟到7月,以便交接在Cadence的工作;第二,在1994年内,Arcsys不得招聘任何Cadence的员工。

 

有了这两条保证之后,卡斯特罗暂时控制了Cadence的被挖角危机。Arcsys因为自身的弱小,也只能暂时服输。但是重金之下没有挖不动的人,在1995年刚过,Arcsys就立马开始挖人行动,在第一个月内,有九个工程师离开Cadence加入Arcsys。

 

挖角高潮发生在1994年9月,Cadence的一位资深软件设计师,米奇·依古瑟递交了辞职信,他是公司最重要的专管软件架构的工程师之一,而且负责一项叫QPlace的新布局技术,被公司视为打败Arcsys的“秘密武器”。卡斯特罗自然不想失去宝贵的技术人员,于是一再挽留,还许下高薪承诺,但是米奇·依古瑟决然要求离去,并且解释自己或许成为独立咨询人。当卡斯特罗要求米奇·依古瑟签署一份不到Arcsys工作的说明书时,他断然拒绝,这让卡斯特罗更加确定他的去向。

 

米奇·依古瑟离开以后,卡斯特罗请专人对原来米奇用过的工作站进行全面的细节侦讯。最后发现:米奇在离开Cadence的前一天,曾经向自己家中的电脑发过一封6MB的电子邮件,这电子邮件中最大的一个文件有5.3MB,正是米奇负责的核心技术QPlace的源代码文件。



于是,Cedence通过法律手段让当地检察官搜索了米奇的住宅,找到了QPlace的全部源码和数份拷贝,以及米奇与 Arcsys的管理人士的约会记录,Arcsys对米奇的钱财支付等。卡斯特罗认为这是Arcsys有组织地对凯登斯进行商业机密盗窃。然而检察官认为这些证据只能说明Arcsys确实有意收买Cadence的技术秘密,但并不能证实是米奇背后的黑手。

 

从1994年到1995年,徐建国在执掌Arcsys的一年时间里取得了辉煌的成果,从1994年6月到1995年6月,Arcsys完成了1300万美金的销售额,比前一年的170万美金高了七倍,并实现盈利。更重要的是,Arcsys在1995年6月上市,每股价格26.50元,整个公司价值二亿四千万。同年11月,Arcsys宣布与做验证技术的ISS合并,取名阿凡提(Avanti)。

 

眼看着徐建国春风得意,卡斯特罗自然非常郁闷,苦苦想不到制裁之法。终于在1995年8月,Cypress的一位工程师告知卡斯特罗Arcsys的ArcCell的一条出错信息,与Cadence的软件一模一样。

 

这个工程师为什么如此肯定?原因是他测试ArcCell时,发现了一条错误报告:Error a: color not found in this file。这条错误本来是意图写成: Error:a color not found in this file 。这位Cypress的工程师当年是Cadence的员工,也正是这段程序的创造者,他觉得这个小小的语法错误实在没有修改的必要,于是就进行来保留。两个不同的人在同样的地方犯完全相同的低级错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表明Arcsys不仅仅是意图盗取Cadence最新的技术,而且原来的ArcCell产品本身就是对Cadence的直接侵权。于是卡斯特罗重新启动了法律武器,直指Avanti。1995年12月初,当地检察院对Avanti整个公司进行搜查令,规模之大属硅谷历史罕见。

 

当时的Avanti已经有经济实力和Cadence进行较量,于是双方展开了长期的争斗。中间总共换过三个法官;有对反控的反控,有对反控的反控的反控;有法庭文件泄密事件;有SEC的插入调查等等。最终在2001年7月做出了宣判。 



在检察官撤销了其中数项控罪、减轻大多控罪后,Avanti众人以不争辩(no contest)承认了罪行。六人中有四人需服一到两年的刑期,并判决Avanti对Cadence的损害性赔偿金额为一亿九千五百万美元,创下硅谷知识产权官司中,公司对公司最高赔偿金额的刑事案件。

 

然而,Cadence和Avanti的这场争斗中反而成就了Synopsys。2001年12月,Synopsys宣布将以八亿美金收购Avanti。2001年,EDA市场从销售额上,Cadence以15亿美金,位列第一;Synopsys以9亿美金,位列第二;Mentor Graphics以7亿美金,位列第三,Avanti以4亿美金,位列第四。Synopsys收购Avanti以后,将Mentor Graphics远远甩到后面,从而也巩固了Synopsys的市场地位。

 

从技术来看,EDA的CAD市场大致分为三部分:前端技术(frontend)包括Verilog等的模拟与器件组合;后端技术(backend)包括Place&Routing芯片布局与绕线;验证技术(DRC/LVS)。Synopsys基本垄断了前端技术, Cadence基本垄断了后端技术与验证技术,Mentor Graphics于2016年被西门子收购成为其一个部门。

 

自Cadence和 Avanti的争端结束后,硅谷的EDA市场多年归于平静,几乎没有新公司的兴起,三家公司牢牢把握了全球的EDA市场份额。但是今年5月或许是一个转折点,因为特朗普掀起了中美贸易战,让本来安于现状的中国EDA市场激起千层浪。

 

本文参考内容:《硅谷丛林故事》、《硅谷风云》

 

硅谷EDA往事1:物理学家转投电子领域,成就EDA巨头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郭云云
郭云云

与非网副主编,网名:咖啡不解困。在电子产业圈混迹8载,喜欢听大咖讲产业故事,喜欢听牛人分析产业趋势,也喜欢发表自己的“正理邪说”,时刻保持对所见所得的思考。

继续阅读
全球 EDA 巨头 ANSYS 封杀华为?海思恐将遭受巨大冲击

据台湾经济新报报道,自5 月 15 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对中国华为及其子公司发出禁售令之后,规定美国企业在未获得许可之下,禁止与华为集团相关公司进行往来。

Arm重申对中国市场高度重视,Arm中国的成立带来的积极意义

近日,Arm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格雷厄姆·巴德(Graham Budd)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表态,“Arm正在评估各种可行的方案,并积极地跟各国的政策制定者、Arm在中国的合资公司、海思等沟通,希望此事能尽快得以解决。

如何在Allegro中导入Outline
如何在Allegro中导入Outline

在PCB设计过程中,EDA工程师常常需要匹配两代PCB的结构,这种情况下,将上一代PCB的Outline(板框)导入新的PCB设计文件中,就可以大大缩短时间,而且尺寸完全准确。我看到常常有网友检索类似的信息,所以打算图文并茂的方式为读者讲解Allegro中导入Outline的方法。

由芯片研发模式引发的问题该如何解决?

Google的TPU芯片专门为云端AI应用设计,可谓是为云而生。而TPU的设计过程又越来越多的利用了云的优势,可谓是生于云中。TPU所带来的创新,不仅仅是芯片架构,还反映在整个芯片研发的思路,方法,甚至是“文化”,而后者可能对整个产业都会带来更为深远的影响。

集成电路设计很困难?有了 EDA 工具之后还需担心吗?

说到集成电路就没法不说EDA工具。时至今日,尽管所用的语言和工具仍然不断在发展,但是通过采用类似编程语言的硬件描述语言来设计、验证电路预期行为,利用工具软件综合得到低抽象级门级设计并进一步完成物理设计的途径,仍然是数字集成电路设计的基础。

更多资讯
台积电:每年投入100亿美金,力争技术领先

日前在上海的技术论坛上,台积电联席CEO、总裁魏哲家发表了演讲,回顾了台积电过去的成就,也介绍了台积电的进展及未来动向。

妙招教你如何规避 PCB 布局设计风险

本文罗列了各种不同的设计疏忽,探讨了每种失误导致电路故障的原因,并给出了如何避免这些设计缺陷的建议。本文以FR-4电介质、厚度0.0625in的双层PCB为例,电路板底层接地。工作频率介于315MHz到915MHz之间的不同频段,Tx和Rx功率介于-120dBm至+13dBm之间。

结合 PCB 和 PCBA 实际工艺水平,深度探究器件封装优化需改善的问题

随着现代电子技术的飞速发展,PCBA也向着高密度高可靠性方面发展。虽然现阶段PCB和PCBA制造工艺水平有很大的提升,常规PCB阻焊工艺不会对产品可制造性造成致命的影响。但是对于器件引脚间距非常小的器件,由于PCB助焊焊盘设计和PCB阻焊焊盘设计不合理,将会提升SMT焊接工艺难度,增加PCBA表面贴装加工质量风险。

中芯国际新董事会诞生,或跳过10nm直接进入7nm

昨天中芯国际举行了股东会,选举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周子学继续当选董事长,联席CEO赵海军以及梁孟松也继续当选执行董事,意味着两个人未来一段时间的职位都会很稳定了。

张忠谋退休,台积电乌云笼罩

外界对于台积电前景充满诸多不确定性,也反映在 6 月 5 日股东会上。